《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35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奸商!”小米转身就走。
  “米姐,您怎么……?”陈拓走过来,看见小米在查菜单,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朱新福要是常在这儿吃的话,不知道那个猪头被骗了多少次了。
  朋友是用来坑的,这话有道理啊。
  总算知道什么叫奸商了,故意先说高价然后给你打折,让你一分钱也不少花还得领他的情,他算准了大家都是熟人,不会那么叫真儿和他要菜单。
  陈拓给小米还行上礼了。
  他好面子?
  才怪。
  小米没好气地说:“我看你不该叫陈拓,应该叫秤砣才对!”
  陈拓顿时睁大了眼睛:“对呀,我的绰号就是秤砣啊,二哥他们平时就是这么叫的!”
  我也是醉了,什么事都这么巧,原来他真叫秤砣。
  不过她回去还是给朱新福留了面子,没有说这件事。

  吃完饭米依兰请大家去她家认个门儿,朱新福看了看小米对她冷漠的表情后没有跟着,怏怏地回自己家了。
  沏茶倒水后,米依兰给小米说了她自己爆炸性的判断,朱新福喜欢她。
  “他喜欢我?今天都快把我气死啦!”小米惊叫了起来,小米把今天朱新福在公园出丑相的事一一说了一遍,大家又笑起来。
  “当时晶晶不在,只有你们两个人,他把苏总监当成你男朋友,吃醋了。”

  听完小米的叙述,米依兰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交个普通朋友我觉得还行,一起玩儿多热闹。”李晶晶转了话题。
  “不喜欢他就找个机会和他挑明了说,就像……,”李晶晶差点把自己当面拒绝刘东明的事儿说出来。
  如果单论长相,朱新福虽然离帅有点远,但也说得过去,至少当他严肃的时候是个男人样,可他这素质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哎呀苏总监,我就算和李晶晶比不了也不至于找个他那样的人做男朋友吧?”
  “我看你训他的时候一点也不留面子,关系应该是走得很近,那你喜欢他吗?”苏剑锋问。
  本来自己就不怎么喜欢这个二猪头,他和陈文静处得好好的还喜欢自己,这种人更要不得。
  “我觉得米经理说得对,是这个原因,他喜欢你。”苏剑锋也支持这种观点。
  以她对朱新福的了解,这人虽然满嘴放炮,就算过份也有他自己的尺度,今天的表现不正常。
  “算了吧,就今天他这表现,不把我的人丢完就算烧高香啦!”

  苏剑锋好像对朱新福特别感兴趣,米依兰就给大伙讲了朱新福小时候的种种糗事,往狗屎里插鞭炮看来是真的,黑窑厂街的过来人都知道。
  朱新福坐牢的事纯粹是以谣传谣的结果。
  黑窑厂街四宝中的老二李三先和一个来京做生意的中年泰籍女华人结了婚后去了泰国,在香港和泰国之间做批发水果生意,朱新福把家里的拆迁款全投了进去,结果生意赔了。
  李三先和那个女人离婚后没有回来,留在香港做生意没资金,朱新福又把他姐分得的200万拆迁款给汇了过去,因为这件事她姐和姐夫起了矛盾,后来也离了婚。
  在邻居眼里朱新福把老朱一家全给祸害了,钱赔完后朱新福消失了两年,这才有了被公丨安丨局抓的猜测,传来传去就成了事实。
  “这人真够实在的,第一次赔光,第二次还能把他姐的钱接着送上门,有意思。”李晶晶笑道。
  黑窑厂街四宝中,小米已经见过三个,唯独没见过这个老二李三先。
  米依兰告诉小米,四宝中就数这个李三先鬼点子多,他们小时候干的那些淘气事大多都是他的主意。
  不过这个人已经回北京了,仍在做生意。
  “他们四个小时候天天就像粘在一起似的,用不了多久你一定能见到他。”米依兰对小米说。
  “我见他干啥,我连朱新福都不想见啦!”
  小米此时在想,今天这事要不要和陈文静说,趁早和朱新福断了吧。
  五一三天假这才过了多半天,李晶晶显然是想借此机会和苏剑锋多些接触,得知苏剑锋和人有约,后天就要飞上海时,多少有点失望。
  当听说小米下午还要去陶然亭会新疆舞友时,苏剑锋却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反正今天也没什么安排,既然来一次,再看看小米的新疆舞。
  这倒让小米没想到,这都什么年代了,苏剑锋还对这些东西有兴趣?
  李晶晶当然支持,小米知道,她才不是想去看跳舞,是想和苏剑锋多呆一会儿。

  米依兰也决定一起去,顺便把朱新福叫上,中午小米对人家的脸色太难看,不管怎么说也是朋友。
  小米既没表示支持也没反对。
  大伙再次感受到了田小米在这伙人中的强大亲和力。
  新疆舞集中地在陶然亭西南方向的华夏名亭园北栅栏外。

  “你明白什么呀?”米依兰白了小米一眼没再说什么,她说得显然不是这个意思,她把朱新福叫来也是有用意的。
  现在都明白了。
  自己还得意过那么一小会儿,有种被当明星捧的感觉。
  必竟还不算熟,一个装,一个矜持,谁也没好意思张口单独约,把自己当成他们继续呆在一起的工具啦。
  小米听米依兰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明白了,苏剑锋看来和李晶晶这是两情相悦不舍得分开啊。
  “傻丫头,今天的事儿你没看出来吗?苏总监不怎么对劲儿。”米依兰路上和小米说。
  原来他家和米依兰家只隔一栋楼。
  几人下了楼,朱新福已经在楼前等着了。
  人家俩是发小儿,既然提出来了,自己总不能驳米依兰的面子。
  田小米一到这儿就把随行的朋友们忘一边,和舞友们说了几句话后就投入到了场地中。
  这里可不像跳鬼步那里,人格外多,从二三十多岁到六七十岁各年龄段的人都有。
  不少人都穿着新疆服装,有全套的,也有穿一件的,还有不少人只戴一顶帽子的。
  “哇,民族大团结啊,这么多新疆人民?”朱新福叹道。

  “哪有,就那边一个新疆姑娘,好像叫阿依古丽吧,其他全是北京人。”米依兰给朱新福一指,这才看见田小米正和那个新疆姑娘在一起跳舞呢。
  “北京人?搞这么正规啊,还有带假胡子的?”
  “这就叫热爱,懂吧?”
  “这个境界我是达不到。”朱新福说。
  “不是我说你,你快三张的人了,务点正事好不好?”米依兰脸色一沉,正色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小米?”
  朱新福一怔,马上就矢口否认。
  米依兰知道,朱新福的小眼睛一眨,八成就是在撒谎。
  喜欢就光明正大地表示,在人家苏剑锋面前往死了作算怎么回事,让小米颜面尽失。
  “你就是数鸭的,肉烂嘴不烂,你这样撑着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米依兰不想和他再说什么了。
  “你想多了,嘿嘿。”朱新福说他喜欢小米是因为觉得小米这姑娘傻了吧叽的好玩儿,又爱闹,和自己很投缘,愿意常带她一起玩儿,做哥们儿。
  “那你就听我的,好好找个事儿干,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同意,你配不上小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