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36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喜欢田小米。”解释完和陈姐的关系后,朱新福突然冒出一句。
  米依兰又想起了朱新福和小米室友陈姐之间的事,问他居然也不承认,说就是纯粹朋友关系,独自带个小孩不容易,常去帮忙。

  “别跟我提你那个什么俱乐部,半个月才营业一天也算正事?”米依兰把朱新福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
  最后,米依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让你给人打工是不可能了,也没人要你,你要是喜欢小米就正儿八经的找个事做,得有担当和责任心!”
  朱新福虽然不承认,但却一直老老实实地听米依兰训他。
  这时俩人才发现苏剑锋和李晶晶不在身边。
  “咦?那对男女呢?”朱新福刚老实没多长时间,嘴里又不吐象牙了。
  放眼望了一圈也没看见,以为俩人一高兴也下场跳舞去了,只看见田小米和那个新疆姑娘跳得正在兴头上,也没看见他俩。
  “哎?这不是小米的朋友吗?”一个大妈叼着一根烟走了过来,米依兰以前和小米来过两次,这大妈记性真好,一眼就把她认出来了。

  “红姨您好。”米依兰忙站起身来,红姨是这个场地的最高首脑。
  “嚯!”朱五成看见这红姨不由叫了一声,不过没敢往下说,这红姨肚大腿细,戴一副80年代的蛤蟆镜,和退役黑老大似的。
  “你们和小米一块堆儿来不下场跳会儿?”
  “不了红姨,我们不会跳,再说我们公司还有俩人要来,我们在这儿等他们。”米依兰说。

  “这是你男朋友啊?”红姨看着朱新福问。
  “不是。”
  “我说嘛。”红姨这么一说,朱新福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就那么差吗?虽然不敢再惹这里的大妈大叔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红姨,我是不是特寒碜?”
  “你长得挺喜庆的。”
  这确实是马尚东当初给自己母亲答应的条件,这事儿在公司很少有人知道。
  “马大鼻涕当初找你去不是答应过渡一两年就让你当公司的二把手吗?要不然你会去他的公司?”
  可朱新福接下来的话让米依兰发不起火来了。

  难怪小米不理他,这家伙确实是放肆。
  “知道了,你也是海归啊,他再混将来也混不到你的级别。”朱新福说米依兰。
  不过苏剑锋好像没听出他这句话里的坏意,忙说:“苏总是公司的营销总监,海归人士,年轻有为。”
  米依兰此时也想踹他一脚了。
  “一中午听你们说苏总苏总的,他在你们公司倒底是个什么总(种)?”朱新福含着鸡肉有些含糊不清地问。

  “没想到苏总也爱吃这种街头小食。”米依兰表示不能再吃了,中午才吃过涮羊肉,现在吃不下。
  “沁香居的鸡串,味道很一般。”朱新福嘴上这么说,手却毫不客气半接半拽地从苏剑锋手上把一串鸡肉拿过来,飞快地将第一块肉撸进口中。
  这串够大,足有一尺多长。
  苏剑锋和李晶晶回来了,原来他俩是跑回西码头那边买鸡肉串去了。
  米依兰想笑,朱新福想哭。
  但米依兰母亲却把这事当成一种荣耀在邻居中说了个遍。
  没想到这消息拐来拐去,从朱新福嘴里当着公司人的面冒了出来。
  “依我看,米经理的才学和能力当副总完全能够胜任。”还是苏剑锋解了米依兰一时的尴尬。
  米依兰自然不能认,只能说是邻里之间的一种炫耀,当不成真的。
  “你们公司现在有多少人?”朱新福换了话题。
  “一百多人吧,如果把下面服装厂算上的话,将近三百人。”米依兰答。

  “好家伙,这么大啊,500强吧?”朱新福又问。
  米依兰感觉自己上当了,朱新福下面肯定没憋什么好话:“你吃你的串串吧,别噎着。”
  “没有,我们离500强还差很远呢。”苏剑锋不知就里地谦虚道。
  朱新福又撸了一口肉:“苏总你刚来可能不了解情况,你们公司在业界可是非常有名的。”
  “奥,是吗?”
  “崇文门外500强嘛,连北京医院和同仁医院的病人都知道。”话音一落,米依兰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立刻给朱新福来顿毒打。
  “挫伤还是穿通伤?”
  “眼压低吗?”
  “视网膜没受损?”

  “没事。”
  “眼底没事?”朱新福问。
  “没事,大夫说过几天就没事了,现在只是淤青大,看着吓人。”周里说。
  “对了,苏总,你这眼睛不要紧吧?”朱新福又转问起苏剑锋的伤了。
  既然他都这么配合,米依半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个我知道,现在的丰都还有黄泉路、奈何桥、鬼门关这样的景点。”苏剑锋接过话说。

  “你胡说什么?那只是神话或传说。”米依兰也听说过丰都。
  “丰都听说过吧?著名的鬼城。”朱新福故作神秘地说。
  然后给苏剑锋讲为什么田小米跳鬼步跳得那么好,那是因为田小米是重庆丰都人。
  他先往场子里看了看田小米,跳得正欢。
  朱新福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开始接着放炮。
  米依兰后悔把朱新福叫来了。
  朱新福一手护着自己,一手还不忘把肉串吃完。
  “查没查有没有外伤性白内障?”
  “小心引起继发性青光眼啊。”
  “球内、眼睑异物查没查?”

  朱新福一连串的询问,把苏剑锋问得一头雾水:“没那么复杂吧,大夫说点几天眼药就好了。”
  “我给你说,这可不能不当回事,搞不好是一辈子的事,上了班到同仁彻底查查,我有熟人。”朱新福貌似很认真地对苏剑锋说。
  朱新福突然不说话了。
  田小米从场里跳完舞出来,站到了他身旁,瞪着一双怒目看他又在摆乎啥呢。
  一见此景,米依兰和李晶晶都笑了。

  “我,我只是关心关心。”朱新福挠着头说,表情极不自然。
  “吹归吹,不过对于眼伤这件事,他是有亲身经历的。”米依兰替朱新福说话了。
  小米绷着脸问:“是不是嘴欠让人踢过眼睛?”
  那还是朱新福读高中时,街坊里有个叫燕儿的女孩子,和班里女同学打架把人家脸抓破了,女孩的哥哥来找燕儿算帐。
  这个燕儿从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根本不服软,和人家哥哥二话不说就撕打了起来。
  女孩和男孩打架,怎么可能占到便宜,更不用说燕儿那时不过是个初中生,被人家两脚就给踹到墙角了。
  偏偏被朱新福和李三先在街坊里闲遛撞见,朱新福把人打倒,李三先照着人家脑袋踢了一通,把眼睛踢伤了。

  对方报了警,李三先跑了,好些天没回来,朱新福和燕儿被叫到了派出所。
  朱新福把责任全揽了下来,看病花了好几万。
  “你……,为啥这么看我?喜欢我就直说!”
  小米故意拧着脖子把头伸到朱新福面前,看了看他,不像是弱智者啊。
  这位大哥也不是一般的二货,上学时就有过这种事,之后还能两次借钱给他做生意,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