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54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曲唱罢,一位拉京胡的大叔问小米:“你就是在下面跳舞围了一帮子人那个姑娘吧?
  小米点点头:“是呢,叔,你见过我跳舞啊?”

  小米脑瓜飞快地转着,实在是想不起来。
  “啥叫我认识你,化成灰……,不对,这话不合适是吧?反正就这个意思!”这人又说。
  “您认识我?您是……?”
  确实有点眼熟,一下子想不起来。
  “田小米!装不认识我是不是?!”突然一声传来,小米一看,是另一位拉京胡的大叔,戴着一副大墨镜。
  没想到跑到假山上看自己的粉丝。
  小米和苏剑锋往这块石头上一蹲,果然像大叔说的一样,视线更好。
  “你再往下走两步那块平石上,树一点都挡不住,刚才有个大小伙子就坐在那儿看,说下面人挤,不如上面看得清楚。”大叔又说。
  真的吗,山上这么多树还能看到?小米走到这位大叔身边,往下一看,视线从树与树之间穿过,刚好能看得见下面跳鬼步的地方。

  “我天天在这儿票,你跳舞的地方我刚好能看见,你跳得和别人不一样,你一来我就知道,上个礼拜你就没来。”大叔说。
  “要不,您把墨镜摘下来?”
  “猜不出来吧,我早就知道,一准儿是你把我忘了,没良心!”
  一旁的苏剑锋懵了,这位大叔说话太没分寸了吧?
  这时,眼前这位把京胡放到了一边,摊开手一边摇一边摘下了墨镜。
  “看看我是谁,看看我是谁?”还带着唱腔。
  “王……,”小米捂住了张大的嘴,差点把他的绰号喊出来。
  不是别人,正是朱新福的那位神经质舅舅王壳郎。
  “舅舅。”田小米终于喊出了这两个字,真不情愿,也别扭。

  “对不住啊小米,和你加完微信没几天功夫,我去东郊钓鱼,钓着个大的,鱼没拉上来把我给扥鱼塘里了,手机掉进去没捞出来,一直都没和你联系,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
  田小米看到苏剑锋也想笑,憋着呢。
  “那您,没事吧?”

  “没——事,”王壳郎拍拍胸脯:“咱这身体,这肌肉。”说着还撸起了袖子。
  小米心想,啥都不想叫你,根本不想见你。
  “以后不许叫舅舅!”
  “站住!”王壳郎大喊一声,把小米吓一跳。
  赶快走,指不定这位还会冒出什么吓人话呢。
  “那……,舅舅,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你接着玩儿吧。”
  小米点点头,顺便看了一眼苏剑锋,没有刚才的笑容了。
  “小福是朱新福吧?”苏剑锋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俩字,问小米。

  小米立刻就不好了,你们家小福有福让人把钱骗了?厚道?真好笑。
  小米还琢磨应不应该此处说谢谢呢,王壳郎又来一句:“要是和我们家小福比……,小福可是一脸福相,这上面差了点意思,我们小福也厚道一些。”
  在得到小米肯定的回答后,王壳郎上下左右地转着圈把苏剑锋打量了一通:“小伙子不错,挺帅,人也精神。”
  小米拿出手机加了好友,一刻也不想停留,正要告别,王壳郎突然指着苏剑锋问:“这就是你男朋友?”

  我能加了?好像我多想加你似的,这个好友肯定要加的,要不然会被他烦死,还是痛痛快快加了吧。
  “换了手机我想去找你来着,太忙了一直没空儿,今天巧了,我微信也换了,你能加了。”
  嘴上却礼貌地问了一句:“不叫舅舅叫啥?”
  “叫哥,叫王哥。”
  小米愣了一下,不自觉地问了句为啥,很快她就为自己问这句后悔了,纯粹是没事找事。
  “以前你和小福在一起叫我舅舅没错,现在你俩黄了,咱们没有上下辈儿的关系了,就叫哥,我们街坊里比你小的姑娘都叫我王哥呢。”
  什么叫我俩黄了?有过开始吗?
  这个二猪头,不知道和他舅舅怎么说的。
  小米也不高兴了,问王壳郎:“是朱新福和你说的?”

  “对呀,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他刚才还在那儿蹲着呢。”王壳郎说着话一指刚才小米和苏剑锋去看过的那块大平石。
  原来那位大叔说的蹲在石头上看自己跳舞的是朱新福!
  小米下意识地看了苏剑锋一眼,没有表情。
  “跑哪儿去了这是?”王壳郎一边说一边四下张望:“一转眼儿的功夫,刚才还在这儿呢?”
  “王……,”小米这句王哥实在叫不出口,她一边拉着苏剑锋往山下走,一边说:“我们真有事,改天再聊!”

  “真没。”
  “想他干啥,你真没生气?”
  “想听真话?好我告诉你,我这一路上一直在想,这个朱新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是琢磨不透。”
  “那你一路上都不爱理我,全是我在说话,我还没那么傻!”
  “傻妹妹,你又没犯错我生什么气?”
  “你就是生气啦!”小米嘴噘得老高。
  “没有,我为啥要生你气呢?”苏剑锋说着还像个大人对小孩一样地摸了摸小米的头。
  从10号线的安立路出站后,小米才问苏剑锋:“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在讲到王壳郎这个绰号是因为他小时候喜欢捉屎壳郎而得时,才看见苏剑锋的笑比刚才自然了一些。
  从陶然亭到地铁站,4号线倒2号线、2号线倒8号线,小米一直在给苏剑锋讲她和王壳郎认识的经过、死缠烂打加自己微信,还有给自己找工作的事。
  “急什么呀,风风火火的……”背后传来王壳郎的喊声。
  小米高兴了,挎住了苏剑锋的胳膊,这一路上连手也没和他拉。
  安立路站离小米家很近,倒一次地铁,才三站地。
  出了站往北走就不远就是大前天和苏剑锋去过的双流老妈兔头,往南走一公里左右就是他们今天要去的初色海鲜自助。
  “我和朱新福最多算个普通朋友,真的没有别的关系。”小米怕苏剑锋不信,接着解释。
  “这个我当然相信,你要再解释我可就真生气了。”

  “嘻嘻。”小米彻底恢复了正常,连走路都开始一颠一颠的了。
  钱花在哪儿都好,确实和小米以前吃过的几十块一位的自助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种类繁多、琳琅满目的海鲜让小米找到了目不暇接的感觉,光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大小虾就有十多种,那些带壳的就更多了。
  三文鱼、梭子蟹、面包蟹都是不限量供应的,还有小米喜欢吃的烤鸭,一个师傅现片现卷,码在盘里供客人取用。

  更让小米惊奇的是,她在品类众多的水果里一眼就看到了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山竹。
  “哇,格老子的,乖乖……”小米回头对正在笑她苏剑锋说:“我吃这个!”
  “那也得吃完饭才能吃。”
  “我要吃山竹。”小米用湿巾纸擦了擦手说。
  苏剑锋则一边吃一边看着小米,不时地用餐巾纸为她擦试一下嘴角的饭渍。
  一餐的时间里,田小米除了埋头苦吃苏剑锋不停端回来的各类生熟食品,就是偶尔对他发出一个傻傻甜甜的、带着一点顽皮的憨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