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56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搞清楚好不,我约了人在湖心岛谈事,怕让你看见,我才翻山走窑台,明白了吗?不是看你,是躲你!”朱新福这个理由显然太牵强了,要开始玩儿赖了。

  “以前我一直以为你虽然说话难听,做人还算光明磊落,没想到你今天跑到窑台上偷看我,你想看不能大大方方看啊,我又不是不让你看!”
  “陶然亭你们家开的?不能去啊?”朱新福也开呛了。
  “我是哪种人?哪种人也比你藏在背后偷看人强,你今天去陶然亭了吧?”
  战火一旦燃起就难以控制,小米立刻开始反击:

  “你?就你这种人我是不敢信了。”
  “行了啊,明天的事儿咱们就算定了,新福请客,大家都去。”陈文静一边打岔一边抓住小米的胳膊使劲儿握了握,平息战火。
  “那我就请假了啊。”刘香玉当然很兴奋,小米没作声,明天她还要和苏剑锋去香山,自然不能去了,等朱新福走了和陈姐说吧,省得和他一说话就吵架。
  “说定了,明天上午10点半,我来找你们,我先走了。”朱五成站起身来。
  小米不和他斗,他也觉得没意思了,便起身告辞。
  朱新福走后,陈文静跟着小米进了她的房间。
  “小米,别怪陈姐啰嗦,你现在这个时候可能是最听不进意见的时候,陈姐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只想和你说一句话,你不想听也要听,可以吗?”陈文静郑重其事地对小米说。
  “陈姐你说,我听着呢。”

  “每天晚上必须回来睡觉。”陈文静说。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陈姐你怎么了?”
  “切记切记陈姐这句话,你早点睡吧。”陈文静说完就关上门走了。
  陈姐也神经质了吧,这是什么意思呢?
  不一会儿苏剑锋的视频请求就来了,俩人聊了半个多小时,互道晚安后各自睡觉。

  “咱们爬山时总有吊椅从上面过,你没看见吗?”
  小米则嘎嘎笑了一路。
  花了100元,到了眼前才知道,这索道是吊椅式不是全封闭的,苏剑锋还有恐高症,一路上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下山的时候苏剑锋说什么也不徒步了,坚持要坐索道。
  “小锋子,你这体能还得练啊!”小米得意地说。
  快到顶的时候,居然是小米不停地拉着苏剑峰,嫌他慢。
  苏剑锋没想到,一路爬到香炉峰一个多小时,中间歇了四五次,全是苏剑锋提出来的。

  “爬不动你背我。”
  “爬不动你可别哭。”
  到了香山,从碧云寺出来后,苏剑锋问小米敢不敢不坐索道徒步登上香炉峰,小米只是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他问:“你行吗?你行我就行。”
  午餐是在车上用的,苏剑锋带了不少吃的。
  早上六点多,苏剑锋就开着他的红色牧马人来到了旭辉奥都的西门外,按照计划,上午去植物园看郁金香、拍照,然后去爬香山。
  临睡前,小米终于弄懂陈文静那句话的意思了,是怕她和苏剑锋……,没想到陈姐这么保守。
  苏剑锋告诉小米,当时光注意离山顶还有多远了,根本没在意。
  下了山已经不早了,就在公园内的松林餐厅吃了顿饭。

  “陈姐和我说,要我答应她一件事,每天必须回家睡觉,我猜她是怕你占我便宜。”小米说完把苏剑锋彻底逗乐了。
  “你真是傻到可爱了,这话对谁都可以说,唯独不能对我说,懂吗?”
  “为什么?”小米问。
  “回去替我谢谢陈姐,说改天我请她吃饭,谢谢她帮我看好你,顺便转告她,让她放心,我要把最幸福的一刻留在最幸福的那一天。”
  小米转着眼珠想了想:“真臭美,我答应你有那一天了吗?”
  回到家中又10点多了,刘香兰立刻迎了上来,满面油光。

  “小米你可回来了,去哪儿玩了?”
  看刘香玉这付高兴的模样,今天是吃美了。
  一问才知,朱新福这个不着调的没有提前预定,初色没吃成。
  只好在另一家餐馆吃了一顿,吃完饭又带着力力去儿童乐园玩儿了一下午,晚上到望京撸了一顿串儿才回来。
  “这次不是三轮车啊?”小米想起了她搬家的时候,朱新福说他是带车来的,下楼才看见是电动三轮车的事,又笑了起来。
  陈文静告诉小米,今天朱新福借了个车,他没驾驶本,是二蛋开的。

  不对啊,他们一天走这么多地方,走得够快的啊。
  小米倒在沙发上笑得起不来。
  “哎,我算服了你们俩了。”陈文静叹道。
  “陈姐,你就别替朱新福说话了,他一进门知道小米不去就说不去正好,省一个人的钱。”刘香玉可真实在,陈文静这圆场还不如不打呢。
  “怎么就没提,上午一进门就问小米了,听说小米不去还挺失望的。”陈文静出来说。
  小米睁大眼看着刘香玉:“香玉姐,人们都说我傻,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傻呢。”
  “别自作多情了,人家气你干什么,全天一个字都没提你。”

  “艾玛,这二猪头今天这么大方啊,我知道了,这是故意气我呢。”小米说。
  “当然不是啦,是奥迪。”刘香玉可能是太兴奋了吧,陈文静还没说话,又被她抢了个先。
  “朱新福这是长进了啊,真没看出来。”
  陈文静又替朱新福说话了,常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朱新福再不济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八年前他才多大?就懂得出来创业,虽然失败了,可8年前的一千多万,打水漂也能砸出半池子朋友来,说小米真的太小看朱新福了。
  “噢。”小米虽然这样应承,但心里却不怎么认可。
  “陈姐说得对,今天那个二蛋就可听他的话了,他让买单就买单,他让开快点就开快点,好像很怕他呢。”刘香玉又说话了。

  “买单?两顿饭都是二蛋请的?”小米问。
  “没,中午是二蛋请的,儿童乐园是我们去的半路上有人给他送的套票,晚上烧烤他又叫了个人,叫大宝,是他买的单。”
  刘香玉这一通插嘴,陈文静替朱新福说的话全白说了。
  搞来搞去这个朱新福连吃带玩儿的一分钱也没花啊?这能力也真不是谁都有的。
  “陈姐,我想笑会儿行吗?”小米调皮地问。

  “滚回屋睡觉去!”
  回到屋里刚坐到床上,苏剑锋的视频就来了。
  “还没睡呢?”苏剑锋的手机离得很近,脑袋把屏幕占得满满的。
  小米一边笑一边把朱新福今天不花钱请客的精彩表演给他说了一遍。
  没想到苏剑锋的看法和陈文静差不多,朱新福确实是见过大钱的人,再加上他又是本地和尚,社会关系肯定是他们这些外地打工者比不了的,还说朱新福小毛病不少,但却是好人一个。
  苏剑锋虽然头把屏幕占了多半,可还是有遮不住的地方,小米很快就发现他不在家里。

  他是故意离的近想挡住自己视线的?
  “你在哪儿,这么晚了你和谁在一起呢?”小米的话音还没落,手机里隐约传来了女人的说笑声。
  “看看这是谁?!”苏剑锋叫了一声,把他的大头照移开,镜头一转,身旁立刻就多了两个女人:周越和米依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