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59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什么他买的,也是公司财务报的。”许立新说。
  “他那种破水平还用专用拍子,我当然得自己买一只啦。”小米说。

  “那你是什么……水平?”
  “唉,有点不好意思说,大三的时候想参加大运会,结果被淘汰了,没拿上资格。”小米做出一脸沮丧的样子。
  “啊?!”几人惊呼起来。
  朱新福!

  今天从旁边经过的时候,却发现跳舞的人里有个熟悉的身影。
  小米每次路过这里都要加快脚步,实在是太吵了。
  陶然亭北门一进去,就能看见一班跳水兵舞的大妈大叔们,他们常年在这个位置跳水兵舞,舞跳得很群众,声音放得山响。
  那当然是偷吃的东西最好吃啦,小米打小就有切身体验。
  要问什么东西最好吃?
  周日早上实在是家呆不住了,又坐地铁来到了陶然亭,这次她谁也没告诉,准备悄悄地嗨皮一天,自己买一只老天桥熏鸡店的特价熏鸡,到中央岛找个安静的地方偷偷吃一顿。
  又到周末了,没有苏剑锋的日子变得好难熬,大周六也不休息,苏剑锋和上海一家连锁店服装公司正谈到紧要关头,陪吃陪喝,还把周日的时间也约出去了。
  李晶晶也拿她没办法。

  “我保证,再等等。”小米对李晶晶小声说。
  第二天李晶晶怪罪时,她还十分有理,我们的二人时间凭什么谈这些八卦?还是等下周回来当面问吧。
  晚上和苏剑锋视频时,小米非常甜蜜地把李晶晶求她的事忘了。
  这个猪搞什么名堂,不会是在这里等自己吧?
  别人都是一对儿搭着跳,只有他一个人在边上半张半举着两只胳膊和个大狗熊似地来回挪。
  穿了一件崭新的蓝色t恤,一条卡其色的长裤,这家伙开始打扮自己了?收拾得这么利落?

  既然看见他了,再躲就没意思了,没准儿他早就看见自己了。
  小米走到他身边站着。
  也不知他是真没看到还是装没看到自己,小眼睛一直盯着旁边一对男女的步法认真学习呢。
  音乐停了,教练让大家歇一下,朱新福回头看见一曼:“你怎么站这儿也不吭一声,和个女鬼似的?”
  “你才是鬼呢。”
  “看好了,这不是鬼步,谁跳鬼步谁是鬼。”

  小米没理他,问:“你跑人家这儿捣什么乱呢?”
  “没有,我准备在这儿学习呢,以后天天来,减肥健身。”朱新福故作严肃地说,一边说还一边来了几下扩胸运动。
  小米当然不信。
  “你说说你,动不动就拿断交说事,我很怕是不是?”

  “好,今天我请,把欠你那顿还了,以后你要是再提,咱们可就没得交了。”
  也好,趁今天请他吃一顿,省得以后他总拿自己欠他一顿饭说事,把米依兰叫上是个好主意,要不然自己现在这种情况要是单独和他吃饭会很别扭的。
  “我把兰兰叫上,怎么样?”朱新福的死缠小米是见识过的,你说你的,他说他的。
  “谁和你吃饭,自己吃去!”
  “咱不闹,中午吃个饭,好吧?”
  “我原本也没打算去新疆,那得坐好几天火车吧?”小米故意惹他急。

  “能不能不去新疆了?”朱新福问小米。
  一直跳到10点多小米准备去新疆舞场地时,朱新福也没走。
  “你啥时候能说几句真话啊?行了,你在这儿玩吧,我走了。”小米扔下朱新福,径直走到窑台前左边的鬼步场,朱新福也跟了过来,见小米已经不理他上场了,就一直在外边拍照、录像。
  “他只是打听了一下,没交钱。”那个教练立刻就揭穿了朱新福的谎言。

  “不信?我都交了一年的钱啦!”
  小米没理他,转身往外走。
  新疆舞也没心情去了。
  “有点早吧,还不到11点呢。”朱新福紧追了两步。
  “去秤砣那儿吃,还用看时间吗?早吃早结束!”
  朱新福又跑两步,站在小米面前:“什么呀你就去秤砣那儿,你请客不得问问客人想吃啥吗?”
  小米一把推开他:“客随主便不懂吗?你的语文是门房老大爷教的吧?”
  说完小米就笑了一下,总算把第一次在地铁上见他时说自己的话给他还回去了。

  “赶紧给兰姐打电话啊,你又不是苍蝇,围着我转干啥?”
  “我是苍蝇,围着你转,那你是啥?”
  小米一吐舌头,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这家伙还真会钻空子。
  “能不能多叫一个人?”朱新福又问。
  “行啊,不就添双筷子嘛。”
  “诶,得勒,姐儿真大方。”
  小米突然停住,很严肃地对朱新福说:“我和你说,以后不许叫我姐,你的那些朋友要是再有人敢叫我一声米姐,”
  “断绝关系?”朱新福打断了小米。
  到了大刀涮肉门口,一位前台经理迎了出来,认识小米,她见过小米两次。

  一张口就叫了句米姐。
  小米除了瞪朱新福一眼外也真没什么好办法。
  “两个人坐6号包吧。”这位经理说。
  “4个人。”
  “那就一号包。”

  王壳郎一边往里夹肉一边给大家讲起了各地羊肉的特点,内蒙的、新疆宁夏的、陕北的,从口感到味道头头是道地讲了起来。
  肉端上来了,刚好锅开。
  天,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嗬,还有小米和兰兰啊,太好了,今天我就和你们一起吃啦!”

  朱新福还没来得及回答,王壳郎就进来了。
  “那你叫的人是谁?”
  小米气的真想掐他一把。
  “看什么?不是我叫的他啊,你要是不欢迎他直接轰出去,不用给我留面子。”
  原来这家伙叫的人是他舅舅,这个疯老头来了这顿饭能吃好吗?
  连小米都听出来了,是王壳郎。
  “什么?小福在一号包?”外面这位声音高得像是和人嚷嚷一样。

  怎么非要反着说话呢?
  服务员愣了,米依兰和小米都笑了。
  “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是别让他下来。”
  “您先喝杯水,我去叫他下来。”服务员一边倒水一边说。
  进了一号包后,朱新福问怎么没见秤砣,服务员说老板昨天喝多了,刚才有人上楼看见他还没起呢。
  朱新福正冲着对面小区门口招手呢,米依兰还没出小区大门他就看见了,看来视力和眼睛大小无关。
  一边说一边吃,一个没注意卡了嗓子就咳嗽了起来。
  他一个人就把整个饭局搅乱了。
  小米坐在他身边,自然第一个站起来给他捶捶背,好让他把这口气倒腾过去。
  心里想,以后吃饭再也不来这里了,不是碰上朱新福他妈和姐就是碰上这个疯子舅舅。

  “舅舅,您慢点,来,先喝口水。”小米把水往他手上递。
  王壳郎止住了咳,回过头,很严肃地看着小米:“你叫我什么?”
  小米这才想起来,上次和苏剑锋在窑台碰见他,逼着自己叫他王哥,小米叫不出口借机跑了。
  看了一眼对面的朱新福,这得叫啊,原来不合适,现在太合适啦。
  故意拖着长音,清清脆脆地叫了一声:“王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