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60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朱新福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小眼睛也不转了。
  “食不多言,王哥你先吃,吃完再给我们讲肉的事。”小米的王哥叫得越来越顺口了。

  王壳郎高高兴兴地拿起了筷子,虽然仍不时地说一两句,毕竟卡过嗓子一次小心多了。
  “叫米姨!”朱新福终于说话了。
  “舅舅,小米、兰姐,不好意思,我的车三养,来晚了。”白丽燕进来就向大家表示歉意,还是那么漂亮。
  原来是白丽燕。
  饭都吃到差不多一半儿了,朱新福叫的人才来。
  朱哥这个脸啊,一会儿青一会红,一会又青中带红……
  咱王哥这个美啊,原来就觉得小米是个好孩子,真没看错人。
  “王哥……”

  “王哥,来点香菇。”
  “王哥,毛肚没给您煮老吧?”
  “王哥,你别光吃肉啊,吃点菜。”
  小米这边才不管他呢,不停地给他上眼药。
  他不再招惹小米,一边吃一边和米依兰说话。

  又把朱新福治住了,哈哈。
  “对,就是应该叫姨儿。”王壳郎还帮衬了一句。
  “叫姑啊,不对,应该叫姨,对叫姨儿,赶紧的!”小米没说完就笑了起来。
  “你叫他王哥,那咱俩怎么叫?”朱新福终于说话了。
  “干什么?这是怎么了?”白丽燕笑着问。
  朱新福一说,白丽燕便嘎嘎笑了起来:“和你玩儿呢,把你认真成这样,不像你啊?”
  “不是玩,”王壳郎说话了:“小福应该叫姨,燕儿你不用跟着他叫,你该叫什么还叫什么。”
  说完还对小米使了个眼色。

  啊?原来他是故意的,这舅舅也真是没谁了,和外甥逗着玩儿。
  白丽燕一来,桌上的气氛马上热烈了起来,白丽燕的性格确实像小米想像的那样,奔放开朗,直来直去。
  也让小米知道了一个非常意外的好消息,她和朱新福准备年后结婚。
  朱新福喜欢自己这件事,是大家判断错了还是他真花心呢?

  莫非真的冤枉他了?
  他只是满嘴跑火车逞能乱说的?
  不管怎么样,知道白丽燕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她的女朋友并已经有了婚期,小米心里还是满高兴的。
  打白丽燕进来后,朱新福说话中找了几次小米的茬,小米都没反击,在白丽燕面前还是应该收敛一些。
  出了大刀涮肉大约走六七分钟就到了朱新福的家,是一幛老式六层单元住宅楼,朱新福家住三楼。
  “行了,这顿就算你请了,咱俩的帐就算清啦!”朱新福终于大方了一次。
  出来到吧台结帐,却发现白丽燕已经抢了先。
  米依兰支持去朱新福家,白丽燕的母亲太热情,怕被招呼得受不了。
  “去哪儿就去哪儿,这还挑来拣去的,现在的年轻人,哪像我当年?一点都不痛快!”说着穿好上衣和大家告别了,进公园下棋去。
  “还是去我家吧,我姐和我妈都不在,去了你们家让你妈管她叫啥,小米妹妹?”朱新福对这事还耿耿于怀呢。
  小米心里是不想去的,也不太想搭她的车回家,可又觉得不好拒绝人家的热情。
  “我和人约了五点,现在走太早,去我家认个门儿吧。”白丽燕热情地邀请小米。
  吃完饭听小米说要回家,白丽燕说她正好下午要去来广营一带办事,顺路把小米捎回去。

  不能让人家多心。
  房间大约六十平米的样子,两居室,客厅很小,打扫得干干净净,客厅的墙上挂了很多相框,里面贴着很多照片。
  “你们家这是五十年前的风格啊,倍儿怀旧的感觉,我喜欢。”米依兰一进来就开始看照片。
  小米无事可干,也跟着米依兰看这些照片,有不少都已经发黄了。

  朱新福一见二人感兴趣就站在旁边做起了讲解员。
  朱家从清乾隆年代起就做生意,几百年来一直不温不火,但也算富足,日本人占了北平后,朱五成的太祖(曾祖父)除了几家店铺交给几个伙计打理外,家产全部变卖,举家移居到武汉,后来又到了重庆。
  “哇,你是在重庆出生的?”小米惊呼。
  朱五成小眼睛眨巴眨巴:“你不会是真傻吧?抗战时期我就出来了?怎么没把你吓死呢?”
  有白丽燕在,小米没按套路让他滚。
  抗战胜利后,朱家迁回北平,一直到解放。
  九年前,朱家的老店铺除了一处做为文物保留外,其余全部拆除了。
  朱新福说到补偿款这儿就停住了,可能是不好意思说他败光家产的事吧。
  “怎么不说了?拆钱得了不少钱吧?”小米故意,你越不说我越问。
  “有啊,别说医院,火葬场也有啊,什么事您说!”
  还是米依兰把他们打断了,她问朱新福在医院有没有熟人。
  这下小米有队友了,白丽燕也加入进来,和小米一起对付朱新福。
  “嘿嘿,朱元璋是要过饭。”朱新福没生气。
  白丽燕这么一说,小米放松多了。
  这时白丽燕插话了:“就得小米整你,要不然他这张嘴烦着呢。”
  “噢,明白了,你们家祖先是要饭的,怪不得请人吃饭还不花钱呢。”本来不准备呛他了,小米还是忍不住崩出一句来。

  “什么满族,我是大明朝的皇族!”朱新福一说这话腰杆也挺起来了。
  “你是满族?”小米问。
  “告诉你,我们家可是皇室血脉,你以为是普通人啊?”
  只好瞪他一眼。
  “你什么表情?一脸不屑,你什么意思?”小米给他留面子,他还来劲儿了。
  天哪,好大的脸啊,小米差点叫出声来。
  “不少钱也是我和燕儿的,和你有啥关系?我不说是怕你们受打击,我这个人一向低调,不爱露富你是知道的。”
  白丽燕打了他一巴掌:“你这是什么嘴?”
  小米捂着嘴笑,又开始吹牛了。

  没想到米依兰说的是自己的事,因为李晶晶辞职一事米依兰训了她一顿后,又和她长谈过一次。
  小米这才知道,那个周末李晶晶还特意来了一趟北京,在米依兰家住了一晚才回去。
  工作上的事聊完,俩从闲谈起室里的事来,李晶晶提到过小米脖子下面那个肿块的事情,她只是随意说了一下,没想到米依兰放在心上了。
  “是甲状腺吧?”朱新福把正要伸向小米的手又缩了回来,放在他自己脖上下面问小米:“是不是这儿?”
  小米点点头,原来这家伙也不全是吹牛,连这个他也知道。
  “死不了,没事。”
  “你好好说话行不行?”白丽燕又拍上他了。
  “我平时就这么说话你不知道啊?再敢打我一下,咱俩的婚事重新考虑啊,你想清楚了再打。”
  这真是牛到天了。
  白丽燕一边喊着不小狗才想嫁给他呢,一边捶朱新福。
  “你知道他是干嘛地?北大第一医院内分泌内科主治医生!”

  “有点耳熟,说他干嘛,说正事!”米依兰不想听他把话又扯远了。
  小米看着朱新福想,他这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耗子你不认识?就小时候总偷东西,长大戒了那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