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78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就在这儿做?”陶主任还是问小米。
  小米木然地点了点头。

  “好。”陶主任开始在电脑上不停地敲打起来。
  “主任,一共大约要多少钱啊?”小米问。
  陶主任头也没抬:“大约两三万吧,大部份项目医保都可以报销的,个人花几千块吧,费用不高。”
  “噢。”小米放心了些,她花得一个月接不上一个月的,哪有钱,多亏医院可以刷信用卡。
  父母马上要来了,张不开口也得张口了,刷这么多钱自己还不上。
  “担心什么钱,咱看病要紧。”朱新福在她旁边悄悄说。
  “先去二住院部去预约,做个穿刺,然后住院部会通知你入院时间,入院头一天再做几个术前检查,第二天就手术,两天后就可以出院了。”陶主任把单子递给小米,朱新福立刻接了过去。
  “穿刺?”小米对这个名词还是听说过的:“不做不行吗?”

  “不行,我们必须要先确定了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才能更准确地做出手术方案。”陶主任说。
  小米无助地看着陶主任,脑子一片空白。
  答案马上来了,陶主任毫不避讳:“你是白大夫介绍来的,我也不瞒你,从肿瘤的形状来看,以我的经验判断应该是恶性的几率大一些,当然最终还要看穿刺的结果。”
  “要是别的癌症我们会让病人回避,单独和家属谈的,为什么陶主任直接告诉你了,就说明这个病没事的,别担心。”陶主任身旁的助手也说话了。
  小米吓得脸都白了,话也说不出来,听陶主任说这话的意思自己是恶性的可能性还不小。
  “对,甲状腺肿瘤就是甲状腺结节的一种,不要担心,就算是恶性肿瘤的话,甲状腺癌这个手术的术后治愈率是非常高的,而且不影响寿命,不要一听癌就怕,不一样。”
  “真是肿瘤,不是结节啊”小米自言自语。
  “**状甲状腺癌是甲状腺恶性肿瘤中最轻的一种,治俞率极高,不要有心理负担,要相信自己,相信医生,回去准备一下吧。”陶主任带着微笑和小米说。

  “听见主任说没?最轻的,根本就没事,是吧主任?”白丽燕一句话问了两个人。
  陶主任微笑地点点头。
  和陶主任致完谢后,四个人出了诊室,白丽燕一个没注意,差点让浑身发软的小米瘫在地上。
  “你看看你,平时不是挺厉害的嘛,怂了?”朱新福连扶也没过来扶一下,不过也用不着他,一左一右有白丽燕和陈文静在呢。
  “你闭嘴!”白丽燕和陈文静同时怒吼道。

  陶主任能这么明确地告诉自己,那穿刺结果做不做也是癌症无疑了。
  以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小米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准备好,在北大医院西边小草坪的石凳上坐了好长时间,满脑子都是苏剑锋上次和自己吵架时的情景。
  如果说以前对是不是癌症还有所怀疑的话,这次算是坐实了。
  朱新福被白丽燕和陈文静轰走了。
  无论白丽燕和陈文静怎么开导和安慰小米,就是一句话也不说,也没哭。
  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草坪,一动不动。

  “陈姐告诉你,能治好的病就不是病,病全在你自己心里。”
  “不管你在想什么,一点意义也没有,你爸妈马上就要来了,你想让他们看见你这个状态?”
  “这可不像你,如果是病的事,大夫不是已经说了吗,这是最轻的一种类型,完全可以治愈的,如果是想苏剑锋那就更不应该了,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他。”
  “还是苏剑锋?”
  “想病的事?”
  “小米,想什么呢,能和姐说说吗?”
  陈文静再次走过来,到小米面前蹲下,朱新福和白丽燕不远不近地站在她身后。
  朱新福被轰走后不知在哪儿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也站在她俩身边听她们说话。
  陈文静好像猜到了什么,和白丽燕劝慰无果后站到十多米外交流了起来。

  上次和苏剑锋闹别扭的事,除了公司的人知道外,小米回家告诉了陈文静,当时她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差不多过了有40多分钟。
  陈文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小米还是不吭声。
  朱新福火了,把试图阻止他的白丽燕还一把推了个趔趄。

  “别拦着我,我一看她这个没出息样就来气!”
  朱新福走到小米面前,举起右手又放下:“我真想抽死你个没用的玩意儿,怕那个小白脸不要你是不?你爸妈不管了?就你这德性没人要你,谁要了你都后悔,没良心的东西!”
  小米抬起了头,圆睁双眼看着朱新福。
  “看什么看?我算认清你了,平时喳喳呼呼,把自己搞得多天真烂漫似的,没钱没关系,有点骨气也行,介天儿的装傻充愣扮清纯,欠人家医药费赖着不给,说了话不算,自己长得本来不怎么样,还想找个好对象,还有……,”朱新福说着说着想不起来接下来该骂小米什么了。
  “二猪头我和你拼啦!”小米突然跳起来扑向朱新福。

  朱新福一个冷不防,被小米这全力一扑,蹬蹬蹬地直往后退。
  哪想后面一条石凳挡住了小腿,上身却随着惯性往后一仰,一个非常不标准的后滚翻就倒在了草坪上,接着滚了半圈。
  朱新福从地上坐起来,捂着脑袋直叫:“田小米你个灾星,上次让你伤了还不够,你想弄死我呀?”
  白丽燕和陈文静忙着看朱新福怎么样了,田小米却站在那儿看着朱新福的狼狈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文静摇了摇头:“唉,雨过天睛,没事了,我这心脏迟早得让田小米惊出病来。”
  “燕儿姐你别嫁给他,让他一辈子没老婆!”
  陈文静和白丽燕儿笑了起来。
  “听见了吧?她知道自己的病能看好,她的傻全是装出来的,这下露馅儿了吧?”
  “你刚才骂我那些话我全记住了,等我把病看好了咱们一条一条算!”小米说着话,一只胳膊还在陈文静脖子上吊着没拿下呢。
  “看看,看看,我说她玩赖你们还不信。”
  “那也不给你,是你自己不要的!”
  “是真心话怎么着吧?”朱新福拍打着身上的土和草屑问。

  “什么胡说?”小米从陈文静肩头起来:“他说的是真心话,不就是因为上次我踩了他医药费是自己花的,一直耿耿于怀吗?”
  白丽燕忙回过身来把朱新福从地上拉起来,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行,我算明白了,田小米还就得你这一通胡说带白说的烂骂能治好。”
  “嗨嗨嗨,没人管我了是不是?”朱新福在地上喊了起来。
  “怎么又哭了?”白丽燕也懵了。
  田小米一下子又扑在刚站起身的陈文静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那他就该骚扰你了,你做好心理准备。”白丽燕笑着说。
  “燕儿姐,你怎么说话也……讨厌啦!”
  朱新福把一只手手心朝上伸了过来。
  “血!”陈文静喊了一声。
  小米也愣住了,自己又把朱新福给弄伤了。
  “没事儿,蹭破皮出血了,我看看。”白丽燕跑到朱新福身后想扒开他的头发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