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79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别碰,感染了怎么办?我得先去打一针破伤风去,幸亏就在医院啊,上次伤我脚,这次伤我头,我是从头到脚让你伤了个遍,这次我可没答应你不要医药费啊,你们都给我做证!”
  说完话,朱新福还真往南边的急诊楼去了。
  “燕儿你快跟着去一下。”
  “没事的,就是蹭破皮,渗出一点血来。”白丽燕满不在乎地说,最终还是拗不过陈文静,被催着追朱新福去了。
  “说说你的事吧。”陈文静回过头,带着些许怪怨的表情对小米说。
  “那我,直接把结果告诉杰瑞吧?”
  还说请朱新福找熟人帮忙看能不能提前一些,手术和病房排队的人多他是知道的,现在开始一步不耽误跟着程序走,到做手术的时候恐怕用不了一个月也得二十天以后。
  苏剑锋一点也没吃惊,似乎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他嘱咐小米听医生的话,按部就班地检查,尽快做手术。
  给苏剑锋打完电话后,小米就从雨过天晴变成阳光灿烂了。
  “嘻嘻。”小米又吐了下舌头。
  “这就不好说了,我不想动不动拿道德来说事,”陈文静说了半句马上严厉起来:“你这是绝症吗?就得朱新福那样骂你才行!”

  “那要是绝症呢?”
  “这就对了,看得出杰瑞在你心中有多重,我只想说一个简单的道理,你得的不是绝症,只是漫长人生中需要跨过的一个小坎儿而已,做为你的另一半就必须同你携手一起跨过,否则的话,这个人可能原本就不属于你,也没必要留恋伤心。”
  在这期间,放松心情,安心工作,等着他回来。
  “看看怎么样,小脑袋不知想啥,纯粹就是想折腾我们几个对不?”陈文静笑着拍了小米一下。
  苏剑锋说得没错,手术离现在时间还早,光是穿刺检查就约在了二十天以后,穿刺结果出来以后还要等住院部的消息,有了病床才能入院做手术。
  “我爸妈下周就来北京,正好手术前能陪他们转转。”小米又像没事人一样了。
  两人正聊着就看见朱新福和白丽燕远远地从南边过来了。
  朱新福头上缠满了纱布,像电影里的伤员一样!
  啊,这么严重啊?
  白丽燕和朱新福走到近前才看清,他的头上缠了两圈纱布,横着的一圈围着脑门,还有一条斜着的,把左眼还遮了一半儿。

  “田小米,要不要看单据?”朱新福板着脸问。
  “不,不用了,几,几个伤口啊?”都成这样了,伤口肯定不止一处。
  朱新福没接小米的话,直接告诉小米,医药费一万三。
  “啊?你的头,这……这么值钱啊?”
  白丽燕这才站起身笑着给小米和陈文静讲了事件全过程。
  “剩下这条是我给你摘还是你自己摘?”小米叉着腰问朱新福。
  小米冷不丁向前跨了一步,把那条纱布就扯了下来,果然纱布下面啥都没有。

  朱新福脑袋上这两圈纱布横着的那圈还可以,斜着那圈就像树桩上挂了件丨内丨裤似的,松松垮垮。
  “人多,忙不过来。”朱新福一边躲小米一边回答,一旁的陈文静也看出问题,笑了起来。
  “北大医院是知名三甲,这包扎有失水准啊。”
  “你干什么?别忘了你我都是有主的人,这么看我不合适。”
  她走到朱新福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
  小米立刻明白了,这个二猪头又诳自己呢。
  这种情况不是笑就是哭,那肯定是笑了。
  小米不懂这脑震荡严不严重,转头看了下白丽燕,她已经坐到一边的石凳上,弯腰低头捂着脸,弓起的背部快速地起伏着。
  “田小米,你怎么说话呢?我告诉你,这是轻微脑震荡!”
  朱新福挂了个急诊号后,医生就拿个棉签给他不知随便涂了点什么药水就要轰他出来,告诉他不用再来了。
  他非缠着小护士包扎,人家小护士很忙也没空理他,是他趁护士不注意偷了人家两块纱布出来让白丽燕帮他包扎的,由于胶布没偷够,所以后包的那圈只是凑合粘了一下。
  “陈姐,你看看他!”小米也没法再和朱新福理论了,脸皮厚到子丨弹丨也打不透,说了也没用。
  陈文静笑笑:“他一直就这么皮,你又不是不知道。”
  刚见到朱新福满脑袋纱布时,小米还确实吓了一跳。
  在往停车场走的路上,小米和陈文静走在后面,还在说朱新福真是闲得慌,开个玩笑至于搞到这么荒唐的地步,简直就是小学生的智商。
  “新福这人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心很细,就是一到正事就没他了。”陈文静说。
  “就是,兰姐就和我这么说过,他从来没个正事。”
  陈文静看了小米一眼:“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
  接着又叹了口气:“有时想想新福吧,傻得可怜。”
  “是啊,你说他让李三先骗了那么多钱,还傻呵呵的拿人家当朋友。”
  陈文静停下脚步,用指头戳了小米的鼻尖一下:“我再一次确定,你不是装傻,是真傻。”
  想不明白就不想,这也实在不是小米的强项。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越想越心烦,越复杂。
  而且,自己每每控制不住情绪对朱新福有些过火举动时,白丽燕不仅从没当回事,还往往站在自己一边?
  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俩个人连婚期也定了?
  再看白丽燕和朱新福这一对儿,细想起来也不怎么正常,多年前白丽燕就在街坊里嚷着要嫁给朱新福,从朱新梅和她母亲第一次偶遇自己时那个态度就知道,她们至少没有接受白丽燕。
  她说朱新福可怜恐怕不是因为被李三先骗钱的事儿,和自己完全就不是一个角度。
  到了公司小米再次想起上午发生的事情时,觉得陈文静今天话里有话,说自己傻不是第一次,这次好像特有所指。
  “傻就傻呗,鼻子都酸啦!”小米喊道。
  小米的方案总算做完,暂时可以轻松一些了,接下来就是全力应对手术的事情了。

  米依兰告诉小米,这次做手术期间请假恐怕连工资也要扣,换了别人也许不会,但小米之前在郭副总名下闯得祸太多了,让小米心里想开些,要不然周总也会为难的。
  小米非常愉快地接受,本来自己就做得不好,扣钱没意见,穷人嘛,最愁的是没钱,最不怕的也是没钱,习惯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李晶晶却为小米鸣不平,按规章制度办,按公司和职工的签约办事,都没道理扣工资。
  “都停吧,我这次决定主动要求扣工资,给那个大锅盔消消气,要真是按规章制度办的话,也许我早就不在公司了呢,对不?公司对我有再造之恩,偏偏田小米又有一颗感恩的心,妈呀,太感动啦!”小米望着天花板自恋得直摇头。
  “她又头大了。”王诗意说。

  “快看,张大志又来了。”
  这次合并办公室不久,张大志就明显对李晶晶流露出了好感,明明知道晶晶和崔大夫交往还这样,让小米和王诗意都很反感他。
  李晶晶满不在乎地说:“来就来呗,你要不喜欢就把他轰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