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19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大学毕业,在部队待了几年,那时候,有钱盖和几个兄弟陪着,没有练不出来的东西。
  后来,自己办工厂,喝酒的事更是免不了。说酒量,不说千杯不醉,但那红星二锅头,两斤下肚,还能来个十公里越野的。
  也正是有这底气,陈东才有这胆量,敢先喝三杯。
  不过,事情有点奇怪,三杯下肚,陈东立刻就有种天晕地转的感觉,酒杯都没放下,人‘扑通’一声,趴在了桌上。
  坐在一旁的杜拉,盯着陈东,像是在看一曲大戏样,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在陈东倒下后,还不忘用手推了推陈东。

  “陈先生?陈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任凭他怎么推怎么喊,陈东像死猪一样的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直到这时,杜拉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起身,走出房间。
  那瓶没有喝完的酒,他也顺手带走。

  在他离开后不久,两名酒店服务员装扮的男子进来,扶着陈东离开。
  这一觉,当真是睡的死,陈东再醒来,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大黑。借着床头灯的光芒看了四周,判断出自己应该是在酒店。
  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抬腕看了眼手表。
  凌晨五点!
  时间还早,脑袋生痛欲裂,陈东又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会。

  不知又过去多久,迷迷糊糊地陈东被开门声吵醒,睁开眼,当看到进来的人时,心中顿时有种大妙的感觉。
  因为,这进来的不是酒店服务员,也不是打扫房间的清洁工,而是身穿制服的署警,一行四五人。个个都是幅严肃认真的样子。
  看有人手里,举着手机在录相。
  ‘查房’!
  这个词,从陈东的脑海中蹦出来。

  房间的灯被人打开,陈东坐起身,但当看到旁边时,傻了眼。
  宽大的床上,随着陈东的坐起,竟是又有三人从被子中钻出来。
  三个赤果着身子,年轻漂亮、浓妆艳抹的女子。
  酒店,四人同床,署警临检!

  所有的信息汇聚在脑海里,陈东心中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
  是杜拉?
  他的目的是什么?
  陈东想不明白。
  就算自己因为这原因被拘留,最多也是十五天,再罚几千块而已。合同已经公证,不怕杜拉反悔,有老唐三人在厂里盯着,误不了事。想着,陈东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不好意思,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现在?不行,有什么事你也得先跟我们回去后再说。”署警们一个个都脸色不善。
  一男三女,而且三个女的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是极品,是个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有那么一点不舒服的。

  穿上衣服,陈东被带回,扔在了一间不到三平方的小屋子里。
  半小时前,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虽然自己不知道,但床上的确还有三个漂亮女人。而半小时后,却躺在冰冷的水泥板上。
  这样的差距,当真是人生如戏。
  陈东大是感叹,再无睡意,脑袋,不知不觉中也不痛了。看着那不到三十公分的小窗,眼见着天亮,太阳高高升起。
  直到下午,才有人来。
  被抓个正着,就算是全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的。所以,陈东没有为此分辨,极是爽快从署警手中要来自己的手机,转帐,交了罚款。
  交完钱,署警离开,并没有要将手机再收回去的意思。这一点有些不符合逻辑,但陈东自然不会傻到去告诉对方。
  他们人一走,立刻拨通老唐的电话。现在,陈东最担心的就是工厂的事。而唐鱼山,自然是他最信任的人。
  电话,没有人接。
  再打方郓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陈东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一人不接电话,能解释的通。手机没带在身上或者是没听到、没电,都是有可能的。可方郓是采购,手机为离身的,他怎么也会不接电话?
  怀着不安的心思,陈东拨打马山的电话。
  结果,和前面的一样,还是无人接听!
  三人都不听电话,陈东已经可以肯定,厂里绝对出了大事。而这一切,极有可能是周立国在搞的鬼。

  因为,如果这一切都是个圈套,在自己认识的中,似乎也只有周立国能做的出来。当然,那个杜拉也有嫌疑,但以他的身份,可以设计害自己,但和他没有交集的老唐和老方是害不到的。
  陈东找到钱盖的号码,打了出去。
  这一次,电话很快被接通。
  “东子,你有事啊?我跟个案子,要去外地几天,有什么事,回来咱们再说成不?”
  钱盖的声音响起,有调侃的意思在内。

  他似乎是听到了风声,但陈东是怎样被抓的,他这个警署的刑侦大队长,想保人也拉不下这脸。
  听着这话,陈东倒是咧嘴笑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没事,本想找你小子喝酒的。但你既然要要出差,那可别我不地道,下次可就是你请我了!”
  “一顿酒而已?没问题,到时我请客你付帐就成了。”钱盖爽阴笑道:“兄弟,真没事啊?我可在开车。”
  “没事!小心点,等你回来喝酒!”
  “好!”
  陈东挂断了电话,脑袋飞快的转动着,想着。

  钱盖,也被人算计了。
  他以为自己是因为那啥被抓的,可他并不知道,这只是遮掩,遮掩真正的事情。
  心中,大是着急!
  但人在这三平方的小空间内,让人无计可施!

  一夜无眠!
  老唐的电话,是在晚上十一点多才打过来的。看到来电,陈东连忙接通。还没开口,手机内已经传出老唐焦急不堪的声音。
  “老板,你在哪里?咱们厂被封了!”
  “什么?”陈东差点跳了起来:“老唐,发生什么事了?老方呢和马山呢?”
  “他们还在对帐!老板,你和老板娘是不是吵架了啊?今天一大早她便带着税所的人来厂里查帐!把所有的帐本全都交出来了。”

  “查账?她……她居然这么做?”陈东气的说不出话来。
  自己被他们算计,白养了她母子几个月,事发后,自认也没有疯狂的报复,只求离个婚而已。可结果呢?好心没好报,反被她算计?
  陈东顿时有种老天瞎了眼的感觉。
  “老板,听税所的人说,咱们这次怕是要补交一两百万。现在,厂里的几个银行帐户都被封了。还有那个外国人,叫什么杜拉的,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在马山那里把订金要走,还说要咱们赔偿他的损失……”
  老唐说的,没有一个好消息。

  陈东听着,心越来越沉,如坠冰窖。
  补税、赔偿!
  这一刀比一刀狠,看来,这是周立国在赶尽杀绝啊!而在这紧要关头,自己还被关在挽留所,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在这一刻,陈东甚至都怀疑,钱盖这时出差办案,怕也是周立国的手段。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陈东想像不出来,自己当日和周立国说的那些狠话,是有多傻。

  但不后悔!
  斗不过,只能说自己不行。但如果事到临头连反抗都不敢,那还算是什么男人?
  老唐挂断了电话,陈东到最后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和李雪曦离婚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