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34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想着,陈东心里有点乐了,也替这宁清波默哀三秒钟。
  宁青波此时真的很不爽,和陈东所猜的一样。

  身为审查组的组长,居然被个女人当众抽了几记耳光,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本来要对付的主要目标是陈东,现在,他改变了心思。
  回来的路上,宁青波一直是在想法子。现在见到陈东,他勉强一笑,朗声道:“陈先生,让你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边事多,办事情又得按先后顺序来的。今天,咱们聊聊。”
  “好啊,领导,你有什么要和我聊的?我陈东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东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说要配合,那就一定好好的配合。
  “哈哈哈……好好好,这才好样的。与我好好合作,我可以保证,你能平安的走出这里。”
  说着,宁青波挥挥手,示意旁边的人打开录相机,对准陈东。
  “你叫什么?”
  “陈东!”
  陈东楞了下,随即意识到这是正常程序,倒也没有为难他,报上自己的名字。
  “2007年8月8号稠州市的土地拍卖,你参与标号为五号地的拍卖,有没有这回事?”
  “有,我以六千四百万的价格,拍下五号地。”

  “陈东,你认识稠州市一把手张经贺吗?”
  “认识!”
  “经常见面吗?”
  “差不多!”

  听到陈东这答案,宁青波不由地露出笑意:“陈东,如实地说说你们认识的经过,还有最近一次见面的经过。”
  “好!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在昨晚七点四十的稠州新闻,他发表了讲话。我虽是在电视上看的,但同样深受鼓舞。我也相信,世界在变,稠州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只要我们……”
  宁青波听着陈东的话,眉头越皱越深,到最后,伸手重重地拍地桌上。
  “陈东,不要不识好歹!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告诉你,你这是在作死!老实交待,或许你还有机会重获自由。要不然的话,等待你的将是后半生的牢狱之灾。”
  “呵呵,怎么?宁组长,难道你不是来听我说真话的?是想屈打成招吗?”陈东收了脸上的笑容,冷笑道:“你们既然查到我头上,那应该知道,在退役前我和钱盖是同一军队的。论身手,钱盖都不如我。你们几个想动手,难道我会怕吗?”

  宁青波似乎在心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脸,大声道:“陈东,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在调查,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要对你动手了?”
  “最好是这样!那就请问吧,还想知道什么?”
  “好,土地拍卖之前,你和钱盖见过面,据我们所查知道,你还在他家喝过酒,没错吧?”
  宁青波似乎已经放弃了之前的问话方式,语气平和地问道。
  现在,他问的也不再是张经贺的事,而是钱盖。

  不过,陈东心中明白的很!
  不管宁青波的问话方式怎么变,最终他的目的还是在张经贺的身上。因为,只有把张经贺拉进来,才能真正的让自己万劫不复。
  笑里藏刀,这也是个阴狠的角色。
  只可惜的是,脑子有点不够用。
  以他的身份想地中生有的对付一个市一把手,有点太自大了点。
  陈东在心里,给宁青波下了定论。

  知道他的用意,陈东心中也有了对付的主意,闻言点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回事!”
  “你去钱盖家是白天,钱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是什么原因让他连任都不汇报,而是请假在家陪你喝酒?”
  “因为我离婚了!”
  “李雪曦,是你的前妻,陈东,能否说说,你为何会在她生下小孩的当天选择与她离婚?是她发生了你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宁组长,你为什么不问是不是我发现了她的秘密呢?”陈东怒了,双眉倒竖,眼睛含煞:“派你来的人没有告诉你,有些问题是不要问的吗?”
  “陈东,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宁青波冷笑:“我是审查三组的组长,面对被审查的人,我有权力问他任何问题。现在,请你回答我的提问。”
  “你真想知道?”
  “当然!”宁青波一脸坚决的表情,大有陈东不说他就誓不罢休的念头。
  陈东不怒了,脸上反是露出充满着玩味的笑容:“宁组长,让你来的人真的没有交待过你,不该问的就别多问吗?”
  “陈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接到举报才来调查的。你再这样,我可以告你诽谤!”

  宁青波的反应,出卖了他的内心!
  同样的话从陈东的嘴里说出两次,让他有些乱了分寸。
  陈东也不再纠缠这问题。
  因为,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么,接下来……陈东深吸一口气,朗声道:“因为,我老婆出轨,生的孩子是别人的。准确一点来说,我被他们算计,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背锅侠’,而这人,就是国光集团的董事长周立国。”
  “宁组长,如果你老婆这样做,而从头到尾,你却连她和头发都没有碰过,知道真相的你会怎么做?”
  陈东不要宁青波回答,双眼中恨意毕露,凶狠狠地道:“杀了他们这对狗男女,对吧?”

  事情转变的有点出乎意料,在听到陈东这话,纵是宁青波也在微微点头。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换做自己,这样的奇耻大辱,没有哪个血性男人可以忍受得了的。
  “呵呵,我没有!”陈东苦笑道:“我不能让一对贱人毁了我,他们要做什么由得他们去就好了,我离婚就好。宁组长,碰到这样的事,你说我能不找最好的兄弟喝点吗?我的好兄弟,他会不会放下手中的事来安慰安慰我吗?”
  “再说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又不止这件事!”
  “还有事?”宁青波有些惊愕,忽然之间,对陈东竟是生出几分怜悯之心。
  “当然,与那贱人离婚后,周立国又给设计,找了个老外联合我工厂的人骗我,陷害我!在我被拘留后,那贱人则是带着工厂的帐本去税所举报,等我从拘留所出来,工厂已经被查封。”
  “无奈之下,我不得不申请破产还债。宁组长,你知道拍下我工厂的人是谁吗?”
  “周立国?”宁青波不加思索地说出声,在看到陈东脸上那淡淡的笑容时,他心虚地低下头,有些无地自容了。
  “对啊,就是他!短短不到十几天的时间,这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困局,说是妻离子散一无所有也不为过吧?两件事加在一起!宁组长,如果我是你过命的兄弟,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出差在外。事后,你会不会请我喝酒?”
  “我——会!”
  宁青波是个性情中人!
  陈东心中完全地放下心来,只要这宁青波不坏到骨子里,那这事就有转机了。
  “钱盖他也会!所以在他出差回来的第二天,请假陪我喝酒!宁组长,这个就是你要的答案,你可满意?”
  “嗯……那个,我们这也是了解情况,抱歉抱歉!”宁青波露出愧疚之意,但陈东看的出来,他并没有要放自己离开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