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37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如果这监控器还能用,那自己就能在这件事中全身而退。
  想着,陈东连忙抓起手机,打开监控软件查看起来。
  渐渐的,陈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老天爷保佑!

  距离打电话不到半小时,钱盖领着三名署警来到。
  陈东开门,两人四目相对,都是露出一丝苦笑之意。
  一名署警手里举着录相机,正在开拍。钱盖也没有多说,直接开口:“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给我登记下!”
  这话从钱盖的嘴里问出来,而所问的对像居然是自己。这让陈东的心极为难受。但面对录相机和别的署警在,陈东没有废话,直接道:“陈东。”
  “确认身份!”钱盖接过陈东递出的身份证,看了眼,交给身旁的署警,登记后才还给陈东。
  “陈东,有件事和你有关系,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有问题吗?”

  “没有!但我需要联系我的律师,你们有问题吗?”在钱盖来之前,陈东已经考虑好了。
  有些事,就得专业人士来办才行。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现在,你有五分钟的时间联系你的律师,让他到警署等你。在此期间,你可以拒绝回答我们任何问题。”
  “好!”陈东拨通罗仁和电话。
  “老罗,我这边有点事,你马上来趟市警署。”
  “好!”罗仁应的干脆,陈东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现在打电话来,一开口就是求助,身为兄弟,自然是没有二话说的。

  至于其它的事情,他没有问,陈东也没有说。
  挂断电话,将手机递给钱盖。
  钱盖摇头:“现在只是怀疑,并不是抓捕。所以,你的私人物品,自己收好就行。”
  出酒店,上警车!

  几十分钟后,来到市警署。
  一路上,有别的署警在,钱盖没有和陈东再说半句话,而在进入警署后,他将陈东交给别的人,便径直离开。
  钱盖这一声不吭的做法,虽说是正确的。但这却让陈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本是有几分信心的,现在又变得没把握了。
  被关在一间小屋里,不到半小时,有两名署警来到,其中一人面地表情地对陈东道:“跟我们走吧!”
  “去哪里?我已经叫了律师,他没有到之前,我是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陈东紧张地说道。
  他的反应,倒是把那两名署警给逗乐了,两人强忍着笑,说话的署警干咳两声道:“放心吧,不是审问取证,而是认人。”

  “认人?”
  “对,肇事司机说认识指使他的人,现在让他认人。”
  “哦!”陈东故作松口气,但心里却是比之前更为紧张。
  自己只知道车祸,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并不清楚。
  现在看来,这司机,显然就是撞死宁青波几人的那个司机。
  他要认人,周立国不可能想不到这点。而且,如果真是周立国策划的。那他想让一个陌生人认识自己,也不难。
  自己曾在他身边做过事,是有相片在他手中的。就是在前不久,和他,还有曾旭军拍过合影。
  这样的想法,让陈东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如果被这司机这个当事人指认,那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人证物证!
  这可就是最具说服力的人证。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随两名署警来到一房内,依他们的所说面对一块镜子站好。
  房间内,还有其它人,加上陈东,足有十几个。
  陈东,被署警安排站在了中间。
  不过,陈东动了个小心眼。
  就在署警转身的瞬间,陈东毫不犹豫地和旁边的男子换了个位置。
  虽说这人一脸的不情愿,瞪着大眼睛盯着陈东,可陈东手上所表露出来的力量,让他反抗不了。在陈东那充满威胁的眼神中,他不甘地闭上了嘴巴。
  而那署警并没有发现这一动静,自然也就没有来阻止。
  署长办公室,钱盖铁青着脸:“署长,我不服。这些年,你看我那件事上询过私了?你也知道,这人还是我亲自带回来的,凭什么现在让我回避?你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我凭什么?凭法律法规。我再说一遍,钱盖,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插手,这是为你小子好!”
  “署长,你这不会是受人指使吧?”
  钱盖忽然间不怒了,一脸阴笑地反问道。
  这话一出,果然是轮到署长暴跳如雷。

  “钱盖,你这混蛋,老子是什么人,老子是那样的人吗?滚滚滚,给我立刻、马上滚出去。”
  钱盖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处站定,转身看着署长认真地道:“署长,说句认真话。我这兄弟我了解,他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这事我敢保证不是他做的。但如果真要是安在了他身上,我钱盖后半辈子什么也不做,就把这事死磕到底。还有,别以为我们兄弟什么也不是,咱们,也是有靠山的人。他要是被冤枉,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滚!”署长大吼,抓起一只笔砸了过来。
  钱盖闪身出门,顺手关上门,听到了里面传出砰的一声响。钱盖有些嚣张的挑了挑眉,表情变得极为凝重。
  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消息了!
  “东子,你小子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要不然,老领导面前我可没办法交差的。”
  几分钟后,门再按门铃打开,之前的署警从外面走进来,指着陈东旁边的人道:“你留下,其它的人出去。”

  陈东听到这话,神色立变。
  因为,这人就是刚才和自己换位置的人。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换了位置,那么现在留下来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
  换句话说,被那肇事司机指认的人就是自己。
  “周立国,你可真是有本事啊,连署警都收买了。”
  这地方是警署,如果司机知晓自己所站的位置,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署警在给他通风报信。
  在这一刻,陈东心里生出一种步步为艰的感觉。

  这是太平盛世,可现在,每时每刻,自己都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这地方,越早离开越好。
  走出房间,有署警朝陈东招了招手。陈东走过去,这署警道:“陈东是吧?你的律师来了,跟我来吧!”
  “谢谢!”
  陈东跟在这署警的后面,走进一间狭小的房间内。

  室内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两张椅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开门进去,看到已经坐在时机面的罗仁,陈东快步上前。
  署警没有进来,在门口着着,门没有关,两人的谈话和动作,他能听的到,也能看的到。
  “老罗,我是被人陷害的。”陈东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急着证明自己的无辜。
  罗仁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来了。东子,但这事口说无凭咱们得有证据,你和我说说,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的清白吗?”

  “刚才在见你之前的,我以你律师的身份,大概地了解了下这件案子,你身上最大的疑点,是昨天在手机上转出两百万。而肇事司机的户头上,刚好也多出了两百万。”
  “我不认识他,我的钱也是转给他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