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52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在见到两人出现,本是站在栏杆边看夜景聊天的罗仁和钱盖,大步走了过来。
  “华子,你小子总算来稠州了,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老罗,罗仁。老罗,这就是我和东子在军队里最好的兄弟,华子,林华。”
  钱盖一脸笑容地给两人介绍。
  林华看了眼罗仁,再盯着钱盖:“不用你介绍,我自己有嘴能说。再说了,就算是介绍,东哥在,也轮不到你盖子开口。”
  “靠,华子,你小子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啊?”说着,钱盖看着陈东,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原因。
  陈东苦笑,正要开口,林华却是抢行一步出声:“我问你,现在你可是市警署的刑侦大队长,正科级了吧?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是要称你一声‘钱大队长’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叫你‘盖子’啊?”
  “我靠,华子,你这是挖苦我啊!什么狗屁大队长,我告诉你,别说现在,就是以后我坐的再高,你也随时随地可以叫我盖子。”
  “这么说,你还当我们两人都是你的兄弟?”

  钱盖微微一怔,这话说的有点怪,听着更是令人不舒服。
  但他清楚华子的性子,如果不是有原因,那这话他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心里想着,眼睛看着面前这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林华,钱盖大声道:“这是自然!华子,谁要是敢说我们不是兄弟,我钱盖第一个削他。”
  “好,这话我华子记住了!那我再问你……”

  “华子,不说了!”
  陈东知道林华是要问什么,连忙出声喝住。
  林华看了他一眼,一脸的不爽,但还是没有再出声。
  他不说了,可钱盖却是受不了。被人吊在半空的滋味,可是一点不好受。
  盯着看陈东,钱盖神色坚定地道:“东子,华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我是得罪了他啊?你肯定知道原因,说来我听听,别让我死的不明不白的。”

  “你没有得罪我,但是,你……”林华冷笑着,适时的住口,让钱盖却是有点抓狂了。他盯着陈东,一脸认真地道:“东子,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东摇头一笑:“盖子,没事,都是些小事,过去了!老罗,咱们的菜好了没有,边喝边说吧。”
  “早就准备了,老地方!”罗仁伸手相请:“华子,咱们兄弟可是*见面,今晚,你可得和我好好的喝几杯。”
  “好,你是东哥的兄弟,那就是我华子的兄弟。陪兄弟喝酒,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这话时,林华的眼睛在盯着钱盖。
  这言下之意,可是明显的很。
  不是兄弟的,在一起喝酒都难。
  林华一而再的挑衅,钱盖真的有点生气了。
  “华子,这他娘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不够兄弟了?你说,要是有一次,今天我认罚,你怎么罚我都行。”
  林华冷冷地盯着钱盖:“罚什么罚,我现在最想的是揍你一顿。”
  “行,你说,只要真的是我钱盖不对,那我就让揍一顿,保证不还手!”
  “呵呵,听着倒是挺义气的,可你这话是说给谁听呢?”
  林华不阴不阳的冷声道:“钱大队长,你这话,听着让我感觉有点恶心!”
  “我去!东子,求你了,你让他说吧,哥,我真的求你了。我知道华子最听你的话,你要让他说,他一定会说的,求你了,行不行?”钱盖本是一脸认真状地在听,结果是差点被林华的话给气疯掉。
  双手朝着陈东连连做揖,是真给气的不轻。
  “我说了,不是不说,你急个什么劲啊?来吧来吧,边喝边说。”
  陈东拉住急如热锅上蚂蚁的钱盖,罗仁则是和林华并肩,四人走到位置较为偏的一角坐下。
  入座,罗仁招招手,几名服务员立刻开始上菜。眨眼间,桌上已经摆了七八个色香味俱全的下酒菜。

  罗仁开酒,倒上四杯,率先举杯开口:“来,大家喝一个,为华子接风洗尘!”
  钱盖是一脸的苦相,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大家都在举杯,他也只能拿起酒杯高高举起。
  可不敢再拂了林华的面子。
  看着他,钱盖苦着脸道:““华子,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如果我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兄弟你也得原谅我,好不好?”

  林华一脸气呼呼的模样不说话,陈东则是苦笑摇头:“这么多年了,华子的脾气和在军队时一模一样。盖子,你也别放在心上,喝完这杯,我来说。干了!”
  “干!”
  “干!”
  四人起身,举杯,一饮而尽。
  再次坐下,三人六眼都盯着陈东,特别是钱盖,那眼神完全是一幅沉冤得雪的模样。

  “昨天,我前往国光饰品公司上班,这事大家都知道的吧?”
  “听你说过!”罗仁点头,这事,陈东在电话里说过。
  钱盖也点头,陈东在电话中通过气。
  “昨天是第一天,难免有点激情澎湃啊!国光饰品的副总经理朱文峰,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我也就没有和他客气,还了他两记大耳光。”
  “就是那周立红的儿子?”钱盖显然是做过文章的,朗声道:“周立红和周立国兄妹的关系非常好,朱文峰要为难你,就算不是周立国的意思,那也是在讨好周立国。这耳光,换我也得赏他。”
  “呵呵,话是这样说,可人家不服气啊!上午挨了打,中午我和周薇在外面吃饭时,他许了二十万,让人来敲断我一条腿。”
  “东子,你确定是朱文峰干的?我立刻带人把他弄回警署,告他一个买凶杀人,让老罗来给你辩护,结果会怎样?”
  钱盖最后一句话,是在问罗仁。
  这种事情,罗仁才是专家。

  见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罗仁开口出声。
  “东子,如果我料的没错,这买凶的人不会是朱文峰,他没有这么傻,还让你发现把柄,对吧?”
  “当然不是他,是国光饰品安保部的经理骆建国,那个被他收买的人叫周城,没动手,三言两语就被我给镇住,说了些东西,也算是证据。但我认为,那些东西拿不下朱文峰,没意思。”
  陈东这话一出,罗仁便朝钱盖挑挑眉,笑道:“盖子,听到没有?朱文峰只要不是白痴,这种事,他一般都不会留下把柄的。”
  “你的意思是就这样便宜了这小子?”
  钱盖有点真生气,拿起酒瓶直接喝起来。
  陈东一手抢过,淡淡地道:“哪能啊!就算是我愿意,人家也不愿意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还有后手?”
  钱盖伸手在桌上一拍:“他大爷的,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东子,你当时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盖子,这是国光饰品公司内部矛盾,何况,我也不见得会吃亏。骆建国在停车场设了个局,可被他派来的保安不是傻子,在我亮出身份后,没有再动手。后面,骆建国自己来了。”
  “他还是对你动手了?”钱盖一看陈东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猜的不错。
  “嗯,骆建国也是从军队退下来的,有点真本事。但拳怕少壮啊,和哥们比起来,差了点。”说到后面,陈东挑了挑眉,有点得瑟地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