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玉生香》
第64节

作者: 宅浪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朱重九看着王健根本就不理他这一套,只是仰天冷笑,朱重九只好又把头再地上磕得咚咚直响:“王少爷,只要你救我这条命,我朱重九,这辈子就给你做牛做马……”

  王健低头看着这条可怜虫,摇着头说道:“朱重九,你中的尸毒可不仅仅是手上戴的这枚戒指,我看你印堂发黑,嘴唇乌紫,想必是还有其他不干净的东西在你身上。”
  朱重九一听愣了一下神,他一想莫不是自己贴身穿的那件金缕玉衣?
  这件金缕玉衣可是他花了好几亿从别人那里买来的,据说是穿上这件金缕玉衣不仅可以防弹防刺,而且还可以辟邪。
  但这件金缕玉衣也可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呀?
  朱重九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地掀开自己外衣,指着贴身穿着的那件金缕玉衣,惊恐万状地对王健说道:“是不是因为我穿的这件金缕玉衣的缘故?”
  王健大吃一惊:“卧槽,有钱就是任性,连这种价值连城的玩意儿都可以当小棉袄来穿!”
  他掀动鼻翼用力地嗅了嗅,一股苦苦的艾香味道窜入王健的鼻孔:“这毫无疑问,就是一件来自西汉年代的真东西。”
  王健对朱重九嘲笑道:“朱少爷,你有钱不假,但也不能这么任性吧。”
  “这件金缕玉衣也是西汉时期,王公贵族死后带入阴间的陪葬品,死人的东西再珍贵也不能往活人身上穿呀?”

  “你可真是死要面子,不要命呀!”
  朱重九绝望地说道:“可我这件金缕玉衣不一般啊,我也听说金缕玉衣上的玉片可能会沾惹上不干净的东西,还专门请工匠将上面的玉片一片一片地摘下来,全部换成了赤金丝线,经过加工改造,这间金缕玉衣的防弹功能特别强……”
  王健又冷笑道:“除去了玉片,你能除去附着在金丝上的阴魂吗?”
  “你特么也不想一想,你们从人家身上剥去了珍贵的金缕玉衣,尸主就毫无怨言?”

  “我估计,尸主早就将他的咒怨依附在这件金缕玉衣上了,他的阴魂不散,你穿的时间越长,你的精血就越受到诅咒,最终就会……”
  听到这里,朱重九早就被吓得面无人色,他扑通一声象一堆烂泥一样摊在王健的面前。
  看着奄奄一息地跪在自己面前的朱重九,王健低头说道:“朱重九,算我王健心软,来来来,你把你的鼻子凑过来。”
  王健伸出自己的左腕,将他戴的那串迦南伸到朱重九的鼻子底下。
  朱重九的鼻子刚刚一接触到那串迦南,只觉得一股异香从鼻腔传遍全身,顿时整个人就觉得神清气爽……
  就在朱重九缓过劲来的时候,突然,这家伙又捡起地上的那把手枪对准王健的裆部。

  朱重九狞笑着说道:“王健,想不到你们王家还有迦南这么绝好的玩意存世。”
  “你赶快将你手上的这串迦南交给我,不然的话,我就一枪把你档里的这玩意打个稀巴烂。”
  王健大吃一惊:“卧槽,这真是一出农夫与蛇的活报剧啊!”
  “自己好心好意救下这个朱重九,他倒要我的命了。”

  王健心想:“这个朱重九,特么天生就是我王健的克星……”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朱小七一声尖叫,她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尖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高声地嚎叫:“九哥,你要是今天敢对王健开枪,我也不活了。”
  说着说着,朱小七手里的尖刀就向自己的脖子里一割,一股鲜血顺着小七的脖子往下淌……
  小七厉声尖叫:“九哥,你再不放下枪,我今天就死在你的面前。”

  朱重九一看朱小七这架势,像是来真的了。
  他这才悻悻地把手里抢从王健的裆部移开:“王健,老纸今天就饶你一条小命。”
  “但我劝你识相点儿,老老实实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朱重九的枪收起之后,王健顾不得揉自己生疼的裆部,一个跨步就到朱小七跟前。
  王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尖刀,此时朱小七已经晕倒在王健的怀里。
  王健将朱小七安顿好,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对朱重九说道:“朱总,士可杀不可辱。”
  “无论怎样,我王健都不会做你的卧底的。”
  “你放心,我也不会来元璋集团做你那个副总裁的。”

  说完,王健就大步迈向院门……
  身后,留下了朱小七那凄厉的尖叫声:“小健,我求求你了,你就答应九哥吧!”
  还有朱重九那恶毒的谩骂:“王健,你就鸭子死嘴巴硬吧!”
  “看我咋收拾你们,你就等着吧,我也不会成全你和郑媛媛这对狗男女的,我会让你们文和公司生不如死的……”

  朱重九的恶毒谩骂王健可以置之不理,但朱小七那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却迟缓了王健的步子。
  王健一边缓慢地迈步向前,一边在忧虑:“今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小七的抑郁症会不会旧病复发呀?”
  走出朱小七家院子不到一百米,王健才感觉到整个儿人都软了下来,就像是虚脱了一样。
  后背上的冷汗已经湿透了王健的衬衫,就连衬裤也是湿漉漉的……
  今年是庚子年,农历闰四月。已经进入六月下旬了,经济危机依然还未结束,羊城的气温已经高达三十五六度了。
  王健本可以自己开车上班的,但昨晚又和区小武出去喝酒撸串,他怕血液里酒精浓度高,就坐了公司的通勤车。
  今天公司的通勤车上几乎都是满座,但一大车的人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这种气氛有点不太对头,往日里,一上公司的通勤车,必定是人声鼎沸,大家一看公司的少东家上来了,就闭口无言了。
  王健心想,这才一天没上上班,会不会是公司里又发生什么大事情了?
  王健自从接受公司事务之后,他一般情况下不太喜欢请假,除非万不得已。
  因为在这个非常时期,哪怕是请半天假,王健心里面都会觉得很不踏实。

  老是觉得,王健不在的时候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就觉得跟不上同事或领导们的节奏,跟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的人似的。
  特么的说到底,这也是一种没有安全感的心理在作怪。
  一下车,王健就直奔公司的员工大饭堂。
  按道理,王健是可以到二楼的管理人员小餐厅就餐的。
  但王健就是不太喜欢去二楼的小餐厅就餐,老是觉得跟那些管理层的人在一起别扭、不自在。
  在大餐厅就餐能和大家有说有笑的,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
  天南海北的胡侃一气,既能拉近同事之间的关系,又可了解一下公司一线员工的思想动态。
  要不然,被美女总裁郑媛媛问起下情来,他这个少东家就会一问三不知,那就真成了纨绔子弟了。
  早餐原本就是王健维系一天活力的主餐,再加上昨晚上在朱小七家又没吃成晚饭,现在王健的肚子简直是空得能装下一座山。
  王健跟窗口打饭的师傅说:“麻烦您,给我每样来两个……”
  看着王健餐盘上堆得像一座小山一样,坐在王健身旁的李一梅惊讶地说道:“少东家,你是饿唠鬼托生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