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玉生香》
第75节

作者: 宅浪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王健说:“小武,飞机上的卫生间已经关闭了,你就在忍一忍吧,反正马上就降落了。”
  区小武没搭理王健,他还是起身向飞机尾部走去。
  这个大黑牛,特么就是这么任性。
  老纸就不相信了,难倒说空姐会为他一个人单独行这个方便?
  王健看着区小武一直走到飞机尾部,然后,他盯着那两张狗皮膏药的座位,对着那位漂亮的空姐说着什么。
  一开始,那空姐脸上还堆满着职业的微笑。
  但不一会儿,王健就看到这位空姐神色大变。

  紧接着,这位漂亮的空姐还向区小武鞠了一躬。
  然后,那位空姐就匆匆忙忙向机舱驾驶室方向走去……
  王健看着神态自如的走回来的区小武并不想很内急的样子。
  区小武似乎啥事也没发生一样,他又闲庭信步般的回来了。
  这大黑牛走到王健的身边的时候,还朝王健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王健就搞不明白了,这大黑牛有啥得意的,他想刷特权上厕所的伎俩并没有得逞呀!
  直到飞机停稳之后,王健才明白区小武这一招的却只得他得意忘形。
  飞机刚刚停稳,机舱门并没有象往常那样慢慢打开。
  机组通知大家,稍安勿躁,请各位乘客在各自的座位上稍稍等候。
  不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刺耳的汽笛声由远而近。
  一辆私家囚车一路鸣着警笛在前面开道,后面紧跟着一辆同样闪着蓝灯的救护车。
  两辆车越来越近,慢慢地就开到了王健们这架飞机的旋梯边上了……
  此时,王健忽然明白了区小武这家伙的阴谋诡计了。
  当王健们所乘的这架飞机的乘警,强行将那两张狗皮膏药押向私家囚车和救护车方向的时候,那个矮子似乎还不明就里,他一边做着无谓的挣扎,一边吃惊地向乘警做着什么解释。
  那位电线杆倒是十分镇定,在给带下飞机之前,他还扭头用阴郁的眼神盯着王健和区小武所坐的方向……

  那意思就是说:“你们俩儿先别得意,王健知道是你们俩儿使地坏,咱们等着瞧,看王健后面咋收拾你俩儿……”
  目送那两张狗皮膏药先下了飞机,王健悄悄地捅了捅区小武,问道:“哎,大黑牛,你不会是跟空姐说他们俩儿是恐怖分子吧?”
  小武一脸平静地说道:“就他俩儿那怂样,还配是恐怖分子?”
  王健又问道:“那你到底跟那位漂亮的空姐说了啥?”

  区小武强忍住笑,对王健说道:“也没说啥呀,王健就说他们俩儿好像是艾慈病疑似患者……”
  王健一听就乐了:“王健靠,小武,你可真够狠毒的呀?”
  “你这一招,可比说人家是恐怖分子还要毒辣多了。”
  区小武问道:“小贱贱,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王健捂着嘴巴说道:“你说他们俩儿是艾滋病疑似患者,不管是与不是,这俩货一下飞机就得被强制隔离14天呢!”
  王健越想就越想笑,但又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笑,值得捂着肚皮偷笑:“小武,我靠,你,你可真够狠的,等,等他们俩儿解除隔离放出来,王健们早就办完事儿回羊城了。”
  区小武还是不笑,他黑着脸对王健说道:“小贱贱,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呀!”
  区小武这一招真特么是绝了,他们在缅甸仰光机场只是虚晃一枪。
  由于早就订好了仰光到昆明的机票,他们俩儿连机场都没有出,就地转机杀回了国内。
  飞机到达昆明机场的时间已接近晚上了,一出机仓门就闻到一股云贵高原的凉风里夹杂的清爽气息。
  王健贪婪地嗅着这纯净的空气,然后对区小武说道:“哎,小武,你说那俩儿货在缅甸被强制隔离十四天之后,会不会再追到云南?”
  区小武抚着肚皮说道:“我估计不会,他们可能会再缅甸境内到处找咱们呢。”
  那两张狗皮膏药,被他们俩顺利地甩到缅甸仰光机场了,再也不用担心这俩儿货了,因此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
  王健跟区小武说道:“咱们明天再订去晋宁的票吧,今晚上咱就找个地方,好好地撸串哈啤酒。”

  区小武盯着王健看了半天,然后,嘿嘿地笑着说道:“小贱贱,我发现你这个人有个优点。”
  王健一听就来劲儿了,这个大黑牛很少表杨人,难得他还能看到王健王健身上的优点。
  王健兴冲冲地问道:“啥优点,快点表扬表扬老纸。”
  区小武悠悠地说道:“嗯,让我想想,对,你的优点很突出,就是不挑食呀!”

  草,这小子又在拐着弯儿骂我呢!
  王健指着区小武骂道:“大黑牛,有你这么表扬人的吗?”
  “你这特么那是表扬人呀,你特么这是拐着弯骂劳资呢!”
  “你以为劳资听不出来呀,你小子不就是骂劳资一天到晚就想着撸串,是个吃货吗!”
  区小武笑道:“那不就惦记着撸个串吗,也不是啥山珍海味的,算不上正宗吃货,顶多算是个撸手……”
  “王健草,还撸手,你还不如说是撸……”

  这一本正经的区小武开起车来也还蛮猛的。
  从机场出来,王健们没有马上去吃东西。
  区小武说趁着还有点儿时间,咱们不如先去滇池南端昆阳镇看看。
  听说那里有个月山,山上有个郑和纪念馆。
  王健们去瞧一瞧,看看里面都是些啥东东。
  从机场打车到滇池西面的昆西镇,也就不到五十块钱。
  一下车,王健就问路上的一位行人:“请问,去郑和公园怎么走?”
  那位行人一脸懵逼地反问道:“神马郑和公园?我们这里没有神马郑和公园。”
  这时,正好过来一个年轻人,看模样还在大学读书的样子。

  王健问他:“知道郑和公园怎么走吗?”
  他笑嘻嘻地说道:“先生,你肯定记错了,郑和公园不在这里,是在离昆明五六十公里的晋宁县。”
  “那个公园挺大的,里面也有很多景点可以看。”
  王健马上说道:“晋宁县的那个郑和公园我知道,那是郑和的故乡。”
  “但,据说这里也有个郑和的古迹啊!”
  王健这样一说,那位大学生才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
  “你没有说明白,这里山顶上倒是有个景点,你说的肯定就是那个郑和纪念馆。”
  他往前面一指说道:“你们沿着这条街往前再走一百来米,转个弯儿就可以看到那座小山了,山上面就是郑和纪念馆。”
  王健和区小武沿着盘旋的山道,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才到达山顶。
  此时已近傍晚,夜色之下盘山道两旁都是黑黢黢,影影绰绰可见杂树丛生。
  三五只晚归的鸟儿,啾啾哀鸣着寻找归家的路。

  一阵山风吹过,路两旁的树林发出呼呼的啸叫,令人毛骨悚然……
  突然,盘山路旁的黑暗处传来一阵尖利的厮杀声,王健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跪在了地上……
  这时,区小武一把将王健拉起,然后,他迅速从背囊里摸出一支手电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