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让我的人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75节

作者: 锦小七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张先生,您是什么意思?”布莱尔已经有些怕了。

  “不妨你问问他。”张朦胧指着刚才那个传消息的工作人员说道。
  “你还有什么没有说的?”布莱尔追问道。
  “主管,不仅是华夏的姑苏国际会展中心,我们原本拟定的行程上,所有的合作方都和我们取消了合作,违约金已经全部返回到我们的账户里了!”
  “什么!”因为这一次的巡展是受到完整瞩目的,那些城市巴不得能在他们的地盘上办理这场画展,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当然,相应的,违约金也并不高,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那些合作方居然会反悔!
  而这区区一笔违约金,对于他们的损失来说,完全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用屁股想想都能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张朦胧!他刚才说过,要让他们的画展在任何地方都办不下去!
  就在布鲁斯还要再挣扎一下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老......老板?”布鲁斯看到了这个号码,顿时呼吸都变得安静了不少。
  “刚刚我收到消息,所有的合作方都和我们取消了合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在华夏做了什么?”对面直接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阵责问。
  “老板,克拉克这个白痴惹事了!”连总部都开始问责了,布鲁斯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撇清,很显然,这么大的事情,总部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是你们那边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老板,是这样的......”布鲁斯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那个混蛋的脑袋里都是屎吗?”
  那一阵咆哮声甚至大到整个场馆内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总裁,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把电话给那个年轻人,打开跨国视屏通话,我亲自和他谈!”莫桑克已经出离愤怒了。
  “张先生......我们老板想要和您聊两句,不知道您......”
  “聊吧,我倒是要看看他要说什么!”张朦胧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戏的样子。
  视频里出现了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的身材微微有些发福,头上的头发稀疏而又发白,不过似乎因为保养地不错,并没有秃。
  莫桑克第一眼看到张朦胧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凝固了。

  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二十多年前,那个曾经带给他无限震撼的华夏青年的脸。
  那一张脸,居然和张朦胧的脸有着八九分的相似!
  “简直一模一样......这不会只是巧合吧?”莫桑克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当年那个华夏青年的后代?
  “什么巧合?”张朦胧有些莫名其妙,“你是谁?他们的老板?”
  “我是谢丽尔集团的总裁莫桑克,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
  “我姓张,”张朦胧冷冷地说道。
  “张!”莫桑克的心条速度一下子加快了好几倍,他记得,那个华夏青年也姓张!
  同样的外表,同样的财力,还能驱使那个庞然大物一样的家族,只可能那个人才能做到!
  “对不起张先生,事情的起因经过我已经知道了,我为我手下员工的无礼向您道歉。”莫桑克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家伙什么情况?我长得很凶?”张朦胧对身边的陆伊瑶说道,这个莫桑克怎么看起来好像很怕自己的样子。
  “凶是不凶,就是有点傻!”陆伊瑶打趣道。
  “喂,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这件事错的不是你,你不用道歉,我要他向我们华夏人道歉,向我们的华夏文明道歉!”
  “张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妥善,您把手机给布鲁斯吧。”
  “行,那我给你一个面子,看你怎么处理了!”
  布鲁斯拿起了电话,和莫桑克叽里呱啦地又交流了起来,几分钟后才放下了手机。
  他走到了克拉克的面前,这个时候,克拉克已经是脸色惨白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让他老板都害怕的人。

  “布......布鲁斯,老板说......说了什么?”
  “老板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需要继续留在这个项目组了,”布鲁斯说道,“我们公司在非洲买下了一片煤矿,从明天开始,你就去那儿挖煤吧!”
  “让我去挖煤?”克拉克没有想到自己的老板居然会这么狠!挖煤这种事,几乎都是最低等的工人做的事情,而且大部分工人还是他最看不起的黑人!
  “不光这些!”布鲁斯继续说道,“华夏的文明远远比你想得要深远地多,你不懂华夏的文明实在是太可惜了,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要背诵华夏的一篇古文,少背一篇,就多挖一天煤!一直到你精通了华夏文化的时候,你就可以回去了。”
  “背诵华夏的古文?我......我不认识华夏的字啊!”
  布鲁斯冷冷地说道,“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事,我只是在为老板转述他的命令而已!”
  “啪!”克拉克一瞬间仿佛被抽光了所有的力量,瘫坐在了地上......
  几近崩溃的克拉克已经被自己的同事带走了,而这一场画展也按照张朦胧的要求被迫终止,所有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这些作品,原本热闹非凡的展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其实会场里的人并没有走,华夏的文化虽然博大精深,但是必须承认,在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确实涌现出了一大群充满了创造力的画家,不仅是那个其实,其他时期涌现出来的那些画家,也有不俗的能力。
  华夏的画和欧洲的画在风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借鉴研究他们的画作,对于很多人都有意义,毕竟这不仅仅只是关乎到华夏文化和情怀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他们的生活。
  “哎!”那一位眼睛艺术大学的教授谈了一口气,依依不舍地看着那一幅幅画被人从墙上摘了下来。
  他一大把年纪了,坐飞机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安全的事情了,想要看到这些作品,几乎就是奢望!
  好不容易姑苏迎来了这一场画展,他千里迢迢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有机会可以一睹真迹,但是没有想到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民族的荣誉大于一切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与那些作品失之交臂,对他来说也是非常遗憾的事情,甚至很有可能这是他这一辈子唯一的一个机会了。
  不光是那一位教授,还有很多人也是抱着相同的心情,这一场画展这么终止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有些比较极端的人,甚至在心里多多少少对于张朦胧有一些怨气,但是毕竟张朦胧也是为了民族的文化和气节,他们也不能站在任何的道德角度上指责他。
  “张朦胧,大家好像都很失落的样子,”陆伊瑶拉了拉张朦胧的衣角,“要不这件事就算了吧,那个克拉克也遭到了应有的惩罚,画展就这么终止,会让很多人都很失望的。”
  其实说实话,陆伊瑶的心里多多稍稍也有一些失望,毕竟他们才刚进来,还没有欣赏几幅画。
  “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张朦胧并没有否认自己的错误,确实,他是爽了,那些看热闹的网友们也都爽了,因为他们对于这一场画展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兴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