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1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个深秋的傍晚,凉风习习,月色朦胧,浩瀚的夜空中,偶尔闪过几只小星星,调皮地眨巴眨巴着忽躲忽闪。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不过对于深圳这座有名的国际大都市来说,忙碌并没有结束,精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深南大道上,热闹繁华的街头,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朦胧的夜空下,车灯,霓虹灯摇曳生辉,映衬出一幅幅美伦美奂的深圳夜景图。
  匆忙赶路的行人中,有下班后往家赶的上班族,白天忙碌了一天,下班后要急着赶回去买菜做饭,接小孩,或者约上朋友,去泡吧,蹦迪。
  拥挤的站台上,挤满了等候公交车的人,地铁站口,赶路的人们进进出出,穿梭不停。
  尽管这几年南下打工的外地人口略有减少,但是深圳似乎从不缺人,据统计,深圳每平方米居住的人口密度远远超过其它大城市。这座国际大都市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一拔又一拔来此淘金的年轻人。
  这里物价高,房价高,生活节奏快,在这里工作的人没有不觉得累的,但是却很少有人选择离开。究竟原因,就是因为这儿的环境优美,生活设施配套齐全,创业的机会多,深圳在全国,以及全世界都是一张响亮的名片。
  莞深高速大概是珠三角一带最忙碌的高速公路,特别是上,下班早,晚高峰期。
  此时已是夜色已晚,不同款式的小汽车和大小货车依旧川流不息。公路两旁耸立着一座座灯火通明,机器轰鸣的厂房,随着汽车的快速行驶,一幢幢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快速地向两边退去。繁华迷人的夜景,处处向世人在展示着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富有与辉煌。
  临近深圳的东城市,bv 公司的的老板柳波正开着他那辆心爱的宝马,急速驶在莞深高速公路上,副驾驶上坐着他公司的会计梅蕊蕾。

  随着汽车的急速行驶,深圳繁华的夜景一幕幕向两边隐退,半个小时左右,他们的车便驶入了两市交界处的忙山镇。
  尽管已到深秋时节,梅蕊蕾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凉意。她在东城生活多年,早就习惯了这边温和的气候,一年四季都是不冷不热的,这样的天气对于爱美的女孩来说很合适,因为她们随时可以穿着不同款式的漂亮裙子。
  梅蕊蕾长相端庄,优雅,她的身材高挑修,凡是认识她的人都羡慕她有一副好身材,高挑苗条,不胖不瘦,无论穿什么衣服,总能完美地衬托出她完美的身材,不少女同事对她羡慕不已。
  这天她穿了一件束腰,紫色镶黑蕾丝边,下摆齐膝的毛绒秋裙。白晳的脸上略施粉黛,飘逸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成熟优雅,端庄大方。
  梅蕊蕾时年三十岁,已婚少丨妇丨,正是女人最有韵味,风情万种的黄金年龄。她生就一副俊俏的瓜子脸,白晰的皮肤嫩如滑肌,灵巧的小嘴牙白唇红。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眼笑起来顾盼生辉。
  柳波一边开着车,时不时侧过身与她闲聊着。说不清为什么,他很喜欢与她在一起的感觉,虽然他们都有各自的家庭,道德与责任已经不允许他对梅蕊蕾有“特殊”的好感,可是只要与她单独相处,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欲念。
  梅蕊蕾不仅长得漂亮,气质出众,难得的是她的性格文静,知书达理。柳波经常带她参加各种应酬或聚会,在公共场合她很少开口说话,给人一种识大体,懂礼数的感觉。她给柳波和他的朋友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们对她的评价都很不错。
  这天他们从深圳一家客户那里收了一百多万的货款回来,这批货款已经押了几个月,他们曾经多次向客户催要未果。几经 努力,那天总算要回了一部份,虽然客户还没有全部付清,不过这笔款项好歹可以帮助柳波缓解厂里的资金周转困难。
  为了催要这笔货款,柳波和梅蕊蕾多次来深圳找过这家客户的老板,想和他当面商谈付款事宜。可是那个狡猾的老板总是躲着不见他们,每次他们过去,他以各种借口避而不见,只是安排采购部的办事员出面应付他们。
  众所周知,大公司的采购员都是一群吸血鬼,他们仗着有选择供应商的优势,经常利用手中的特权,肆无忌惮地向供应商索取回扣,吃,喝,卡,要,毫不手软,反正不是他们的钱,不要白不要。
  在他们眼里,供应商就是一群可以任意宰割的羔羊,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就以断单,转单,或者延期付款为由威胁供应商,逼迫他们答应索贿。
  说实在的,跟那些供应商打交道久了,柳波很反感他们的做法,但是身在肮脏复杂的生意圈里,他不得不随波逐流。要不然,他的生意就很难维持下去,因为周围的环境都是这样子。
  这种现象很不合理,但是不可否认,在生意圈中,这种丑陋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谁也无法改变这样的事实。
  在竟争激烈的生意圈中,一些供应商为了争取到订单,即使对那些采购员有再多的不满,他们也只能忍心吞声,违心地答应他们的要求,不断地请他们吃,喝,玩,甚至嫖…
  了解生意圈的人都知道,那些采购员可不是一般的难缠。当他们吃饱,喝够,玩累了,供应商望穿双眼等他们下单后,他们就拼命地催货,如果交货稍微迟了些,他们就像催命鬼跟在后面吵,让人不得安神。
  让人气愤的是,当供应商交完货,向他们催要付款时,他们又变成了行将就木的病死鬼,对于供应商合理的请款要求,他们采取的原则是能拖尽量拖,能扣则毫不留情地扣。
  可以说,每笔订单的货款都要被他们以各种没来头的理由,比如:色差,破损,延期,等无故被扣去2-3%左右。
  工厂的利润原本就低,每笔订单都要被他们东扣西扣的,领到的货款从来没有足额。每次请完款,柳波总觉得好像在心上挖了几块肉似的疼痛不已。
  怎奈何,在生意圈中混饭的人都明白,这种黑吃黑,一环吃一环的黑色潜规则根深蒂固,要想在这个圈子里混饭吃,就得学会心狠手辣,脸厚心黑。就算对客户有再大的不满,也只有咬牙彻齿地忍受着,打落牙齿吞进肚子里,却还要强装笑脸招待那些吸血虫。要想生存,就得学会这种坑人的生存法则,因为此类不公平的现象在哪个行业都存在,这也是社会阴暗面的真实写照。
  同样的道理,供应商也可以采用这种黑吃黑的手法,去克扣他们下一环的供应商链,可以从他们那里收回被客户无端扣去的利润。

  说实在的,柳波也不是善茬,他的供应商曾经被他用类似的方式克扣多次,所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环吃一环,也正好印证了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社会生存法则。
  那天收回那么一大笔货款,不只是柳波心情大好,梅蕊蕾也很开心。作为公司的会计,她经常被供应商催要货款,遇上资金周转困难时,她也时常感到犯愁。正所谓“手头有钱,办事不累”。
  小车在快速行驶着,柳波的心情大好,旁边有美女相伴,耳边飘荡着舒快的轻音乐,凉凉的微风从车窗中吹进来,他感到一阵阵神清气爽,脑海中渐渐升起一个违背人情伦理的可怕念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