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28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就这样,平静的日子一一天过去,梅蕊蕾进入柳波的公司快两年了,她的工作一直进展得很顺利,她与张小刚的感情还算不错。
  不过看似平静的工作之外,她的生活却过得并不如意。
  因为她的心里有一个沉痛的遗憾,那就是结婚多年,她一直没有怀孕,这件事成了她和张小刚最大的心病。
  老天好像跟他们做对似的,她和张小刚越着急,她就越怀不上孩子,每个月焦急的盼望,到头来总是一次次的失望。
  时间长了,那种渴望便渐渐变成了失望,甚至绝望,为什么要个小孩就这么难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梅蕊蕾的心里矛盾万分,她原本想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贤惠妻子,相夫教子,像数以万计的打工夫妻那样,平静地赚钱,养孩子,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可是盼了这么多年,孩子一直没有影子。双方的父母焦急,她和张小刚更加不安,面对现实,他们不得不怀疑两人之中肯定有一个人的身体有问题导致不孕。
  经过几年无望的等待后,他们只得去医院就诊,于是便出现了前方提到的医院就诊一幕。
  另一方在,每天面对柳波的款款深情,她本能地想拒绝,但是女人性格的弱点决定了她无法抗拒柳波身上那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四十多岁的有钱男人,无疑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倾慕的,何况柳波一直对她关爱有加。
  她想接受,但是又害怕跟他有进一步的发展。她的内心顾虑重重,双方的家庭,柳波的孩子,凶悍的赵倩,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深不可越的鸿沟。

  因此,既想保住工作,又不跟柳波有一步的发展,她只得处处躲避他投过来的炽热的目光。至于这种躲闪的日子能持续多久,她的心里也没有底,毕竟感情的事情是无法预料的。
  此时的梅蕊蕾只有抱着听天由命的心态,期盼着能天降奇迹,让她有一个自己的小孩。那时那地,也许只有孩子才能将她从感情的煎熬中解脱出来。
  至于柳波,他和赵倩结婚多年,双方感情一直不睦。说实在的,成天面对那样脾气暴躁,自私自利,既不体贴人,又不干家务活的妻子,即使脾气再好的男人也无法忍受,更何况柳波也是一个脾气大,且有着严重大男子主义思想的男人。
  赵倩每天照样泡美容院,或在麻将桌上虚度时日。柳波对她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反感,但是又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了。

  女儿四岁那年,柳波从原单位辞职开始创业。那几年东城的小型加工厂还不算多,他得益于原东家固定的加工单,工厂开业后,生意一路高歌,发展得十分红火,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赚了五十多万元。
  初战告捷,他的信心大增,赚取第一桶金后,他在东城买了房子和小车。从此彻底摆脱了住出租房,挤公车的打工仔生活。
  生意步入正轨,他就开始扩大生产线规模,员工也从最初的十几人增加到了五十多人。他工厂的管理模式同其它民营工厂一样,他本人主管生产和业务,赵倩负责人事和财务,他们的加工厂就是典型的夫妻店式小作坊。
  当上老板娘后,赵倩再也不打麻将了,不过脾气却越来越大,不管跟谁交往,她总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老板娘姿态,以致很多人都对她敬而远之。
  他们工厂每天的进出流水帐很多,为了防止柳波动用公款,赵倩将公司的经济大权牢牢抓在手上,没有经过她的允许,谁也不许动用工厂公款。一旦被她发现帐目异常,她便找柳波大吵大闹,闹得全厂都没有安宁。
  为了不在工人面前出丑,柳波只得对她百般忍让,能迁就之处就尽量迁就她。如此一来,赵倩变得更加目中无人,唯我独尊。
  可以说,柳波的生活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白天他在生意场上忙得不可开交,晚上回到家里没有一刻安宁,这样的生活让他心烦不已。
  渐渐地他开始逃避赵倩,除了节假日以及女儿的生日外,他很少回家去。平时就住在工厂宿舍,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他实在不想看见“母老虎”般的妻子,一个人住在工厂宿舍里乐得图个安静。
  赵倩自尊心极强,她很少会低头求人。每次与柳波吵完架后,晚上丈夫不回家,她也从不过问他的去向,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以致关系持续恶化。
  与生活上的一团糟相比,他们工厂的生意却十分红火,这也给了柳波不少安慰。后来在朋友的鼓励下,他又成立了一家电镀厂,随后又开办了一家塑胶厂,专业生产塑胶原料,既供厂内自用,也销售给有需求的客户。
  由于他的人脉广泛,几家工厂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柳波与赵倩之间除了公司财务和孩子所必须的交流外,其它时间很少沟通,他们的感情早就名存实亡。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和财产,他们很可能早就离婚了。
  有一次他们吵得很凶,柳波一气之下提出离婚。不过赵倩并没有答应,她为人精明,善于权衡利憋。
  在感情与现实面前,她知道孰轻孰重。自从与柳波结婚后,全家的经济来源主要依赖柳波的收入。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悠闲自在的生活,也习惯了管控柳波的一切。
  尽管他们的性格都太要强,平时争吵不断,但她并不想失去他这个雄厚的经济靠山,和优越的“老板娘”头衔。
  她的脾气泼辣古怪,不过在感情方面,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她很清楚自身的条件,年轻时长得还算不错,可是女人一旦过了四十岁,昔日的花容月貌早在时间的打磨下,变成了昨日黄花,水底月亮。
  加之这些年她经常去做美容,化妆品用多了,她曾经白嫩细滑的皮肤受到了很大的伤害。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脸上长出了很多斑班点点,皮肤变得粗糙暗黄。
  回想年轻时的女花容颜,如今只能空对镜子,独自垂泪,感伤地回忆逝去的青春。

  她与柳波结婚后就没有上过班,过了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老板娘生活,她早就与职场环境脱节了。一旦离婚,她将不得不自谋生路。
  可想而知,十几年没有参加工作,如今的职场上早就是年轻人的天下。像她这样的年龄,以及那张早就过时的“中专文凭”,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更何况,即使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她也无法适应职场中那种“勾心斗角”的快节奏生活。
  创业几年,他们的生意一直由柳波负责管理,她只管理公司的财务,对车间的管理一点儿也不熟悉。
  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如果和柳波离婚,即使凭着她的霸道分到两家工厂的经营权,迟早也会坐吃山空。

  抛开经济实力不谈,单就从感情方面来讲,像她个这纪,四十多岁的妇女早就是大众口中的“黄脸婆”。毋庸置疑,离婚后她肯定找不到像柳波那样有着经济实力,又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了。
  相反,柳波就不一样了。就如社会上所传说的那样:“四十岁的男人一枝花”,特别是那些腰缠万贯,为人成熟,处世老练的中年男人,他们很受年轻女孩的追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