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35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总之,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尴尬处境,她总得找条活路才行啊。
  对于无依无靠的农家打工妹来说,有一份安稳的工作,独自养家糊口比什么都重要,什么面子,尊严都放到一边去吧。
  她进入柳波的公司三年多了,如今每月有四千多块的工资,柳波额外还会给她一些好处费,她的年收入超过了六万元,相对于同行业的其它工厂来说,她的工资算是相当不错了。
  近几年来,在东城找工作的大学生多如牛毛,很多工厂招聘会计都要求有本科文凭,英语六级证,有的甚至还要求有会计师的职称。
  她的手中只有那张拿不出手的中专文凭,不要说找一份月薪四千块的会计主管职务,恐怕连一般的会计工作都难找。更何况,她已经三十岁了,又有着“已婚未孕”的身份,这样的条件对于女人来说,找工作无异于比登天还要困难。
  思前想后,她还是打消了辞职的念头,打算继续留在柳波的工厂,以后的事态发展还是静观其变吧。

  张小刚和梅蕊蕾结婚多年,一直没有怀孕,在去医院就诊之前,他们都以为是女方身体的原因导致不孕,为此梅蕊蕾在东城和广州几家大医院都做过检查,共花了好几千块钱,结果医生确诊她的身体没有问题,完全可以正常生育。
  结合他们多年没有怀孕的事实,医生怀疑可能是她的丈夫张小刚身体有问题,才导致梅蕊蕾无法怀孕,于是她建议梅蕊蕾让张小刚去医院检查看看,如果真是有病就早点治,毕竟生孩子是大事,张小刚的父母盼了多年,一直眼巴巴地盼着抱孙子。
  张小刚理解父母盼望抱孙子的急切心情,可是对于医生怀疑他的身体有问题导致不孕,他却表现得相当反感。
  作为男人,他很要面子,起初很不情愿去医院做检查,可是考虑到父母抱孙心切,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往医院检查。
  那天上午,在东城一家大医院里,医生看完他的化验单后,皱着眉头对他说道:“你的身体有点问题,会影响生育。”
  “什么问题?怎么会这样?”之前妻子的身体确诊没有问题后,张小刚的心里就有一种可怕的预感,怀疑自己身体可能有病,才会导致梅蕊蕾多年不孕,只是他不敢往那方面想。

  如今铁的事实摆在他的眼前时,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那一刻好像晴天一记惊雷在脑海炸响,原来以前的怀疑真是真实的。
  不想接受的事实,他也不得不接受,因为已经是事实了。
  拿着诊断书,他坐在椅子上呆而木鸡,深深地陷入了痛苦的绝望之中。
  “哎,年轻人,别太紧张了。医生见此情形,便和蔼地劝慰道:“你的病因很难说,有可能是你在母体时受病毒感染所至,也有可能是你小时候受过伤感染引起的。”
  “这种病能治愈吗?”张小刚抱着一丝丝的希望,焦急地追问道。
  听着医生耐心的讲解,他听得脑袋发胀,觉得自己犹如坠入了万丈深渊般,眼前一片漆黑,他努力想往上爬,但是手脚却没有一点力气,眩晕之际,差点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似乎又想起了父母焦急的问候:“小梅怀上了吗?我们都七十岁的人了,还能活几年呢?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呢?”
  “你大姐的孩子都快结婚了,我们连孙子都没有抱上”
  “村里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老人都快抱曾孙了,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呢?”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弃,要不然怎么面对年迈的父母呢?
  想到父母,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问医生道:“一点治愈的希望也没有吗?”

  “治愈的机率不大,不过也说不准。”医生的话犹如一把尖刀,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头,他感到心在滴血。
  “这,这?怎么会这样子呢”。”张小刚脸色苍白,不停地喃喃自语。
  “小伙子,别这样子,我们可以想其它办法辅助生育,这年头科学这么发达,还有什么病治不好呢,你说是不是?”医生连忙笑着安慰他。
  “什么方法可以生孩子呢?”医生的话让绝望中的张小刚又看到了一丝丝希望。
  “做试管婴儿”
  “这个?真的可以吗?”
  “可以试试看,不过成功的机率很小,而且费用要几十万,如果真要做的话,你得准备好足够的费用”。
  听了医生的话,张小刚脸色苍白地瘫坐在诊室的椅子上,表情痛苦而绝望,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他这样身强体壮,身高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怎么会患上这种难以启齿的病,更何况,他是家里的独子,肩负着传宗接代的重任。

  想到父母殷切的期盼,梅蕊蕾的念叨,他感到心乱如麻。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孩子,原来自己才是罪魁祸首,以前他和家人都错怪了妻子。
  苍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为什么要让我患上这种难以启齿的病呢?得了这种病,男人的尊严将置于何地?父母抱孙子的心愿如何才能实现呢?
  张小刚面如苍白,神情呆滞地坐在椅子上,一时间所有的烦心事都交织在他的心头,他终于忍不住情绪失控,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单,只是未到伤心处。
  此时此刻谁能理解他心中的苦呢?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这辈子没有孩子,怎么面对年迈的父母呢?
  患上这种难以启齿的病,在妻子面前,还有什么男子汉的尊严呢?
  更何况,村里人最喜欢说三道四,眼看他们结婚几年了,还没有小孩,那些农村妇女总是追问他母亲问这问那的:
  “小刚媳妇咋还没有怀上呢?是不是有啥病呢?”
  “听说在南方打工的女孩,都很开放的,你家那媳妇是干啥的呢?”
  “要不然,他们都三十多岁了,怎么还不生小孩呢?”
  “不是说她和小刚都是坐办公室的吗?坐办公室的人都有钱,又不是养不起,干嘛趁早生小孩呢?”

  其实张小刚很反感村里那些人的闲言碎主语,但是不可否认,他们说的没有错,按道理说,他和梅蕊蕾是早就该要孩子了,可是孩子在哪里呢?
  以后还哪有脸面回村里去呢?
  如果不回去,父母和姐姐们该怎么办呢?总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吧?
  张小刚越想心越乱,他哭得双肩直抽搐了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痛哭,自然让人觉得反常,他的痛哭引起了诊室外不少人的议论:

  “唉,可能也是那方面的病,要么是生不了孩子,要么是治不好”
  “是哦,要不他干嘛哭得那么伤心呢?”
  “很少见到年轻男人哭得这么难过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肯定是心里太难过了才哭的”
  “还是保重身体要紧,要不然赚钱干什么?”
  听着门口围观者的议论,看着哭得抽搐不止的张小刚,医生同情地看着他,安慰道:“哎,小伙子,别这样,看开点吧,我先给你开点药,你吃几天药试试看,过段时间再来做个检查,说不定还有希望,别太难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