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36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张小刚坐起身,擦了擦眼泪,说道:“还有希望吗?”
  可以想象,无论是谁,如果这辈子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一个家庭将会失去多少欢乐,工作上肯定也没有拼搏的动力。
  结了婚的人谁不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呢?除了“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难以摒弃外,人的本性所决定,没有人不喜欢自己的孩子。
  为了安抚陷入绝望中的张小刚,医生继续耐心地劝道:“患上这种病也不要太难过,现今社会医学这么发达,像你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只要你坚持吃药,合理调节饮食,保持良好的睡眠,说不定还有治愈的可能,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医生的话又燃起了张小刚濒临绝望的希望,他迫不及待地问道:“要吃多久的药才能治好呢?”
  “这个不一定,要看你的治疗效果才能下结论。”
  “这?”张小刚知道医生是在安慰他,失落地问道:“也就是说即使吃药也不一定能治好了?”
  “呵呵,这个嘛”医生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吃药还没有效果的话,只有考虑做试管婴儿了,不过费用比较高,你要考虑一下经济承受能力。”
  张小刚以前听说过做试管婴儿手术的流程,但是具体怎么操作他也不清楚。以前他总觉得那种事跟他不会有任何关系,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如今竟然落到自己的头上了?
  “总共要多少钱呢?”
  “三,四十万左右吧,不过成功的机率很小。”
  “哦,这样啊。”张小刚的心里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又破灭了,对于他这样家境贫寒的打工仔来说,这笔钱无疑是天文数字,何况即使做了手术,也不一定能怀上小孩。
  “这样吧,我先给你开点药,你吃完一个疗程后再来复查,到时我再给你对症治疗。”医生说道。
  “好的,谢谢你!”领完药后,张小刚迈着沉重的步子,头重脚轻地走出了医院。

  早在不久前,他陪同梅蕊蕾在医院就诊,得知她的身体完全可以怀孕时,他的心里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梅蕊蕾结婚几年一直没有怀孕,照此看来,极有可能是他的身体引起的。
  尽管他不情愿,也不敢往那方面想,祈愿自己的身体一切正常,完全可以像正常男人一样做爸爸。
  然而,不管他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如今残酷的真相就摆在他的眼前,已经由不得他信不信了。

  这个无情的诊断结果无疑给了他当头一棒,晴天劈雷的打击,彻底毁掉了一个男人最宝贵的尊严,他心里仅存的一点希望,被这个羞于启齿的疾病消耗殆尽。
  拎着几包不知道有没有疗效的药,他精神恍惚地向公交站台走去,一路上心里想得最多的,不知如何应付父母的追问,他是个十足的孝子,希望父母晚年可以像别的老人那样,每天享受着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晚年幸福。
  可是自己的病痛,注定他们的心愿无法实现,他做不了父亲,梅蕊蕾当不了母亲,他的父母抱不上孙子,他们所期盼的一切,全部成了镜中花,水中月,这辈子他都不会有孩子了。
  一路走,一路想,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感慢慢地从他的脚底升起,并迅速弥漫到他的全身,他感到万念俱灰,肝胆欲碎。
  由于精神过度恍惚,在过马路时,张小刚差点撞上了一辆出租车,幸亏司机来了个急刹车,才避免一场横祸发生。
  司机从驾驶室里伸出头,见张小刚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气得破口大骂:“你没长眼睛是不是?你不想活,我还不想死呢!我上有老,下有小,就靠这台车赚钱呢,你想死找别的地儿去吧,别来害我们。”
  司机恶狠狠的叫骂声,让张小刚从痛苦的思绪中猛地回过神来。
  他连忙向司机道歉:“对不起,师傅,我会小心点”

  “哼,一个大男人,失魂落魄的,像个娘们一样,居然还想找死?丢人!”司机一踩油门,出租车急驶而去,留下张小刚呆呆地站在路边发呆。
  望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和马路上急驶而过的车流,张小刚觉得自己是那么孤独,无助。要不是舍不得年迈的双亲,他真想一头撞在哪辆车上一了百了,这样就不用被这个病痛羞辱,也不用担心被别人看不起了。
  恍惚中,他来到路边的一家商场门口,找了一辆休闲椅坐了下来。
  他看了看手机,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梅蕊蕾也快下班了,他原本打算回去给她做晚饭,可如今他实在没有勇气回去了。

  那个曾经让他留恋往返,下班后就急切地赶回去的家,他现在产生了强烈的想逃离的念头。
  作为一个男人,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也就等于丢掉了男人宝贵的尊严。在妻子面前,他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呢?他很担心被妻子看不起。
  他来医院就诊之前,就是因为担心被妻子知道真相而看不起他,于是坚决拒绝了妻子提出请假陪他前来看病的要求,他害怕会有这样的结果。
  也许是上天冥冥之中注定,一定要他遭受此劫难,他越是担心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
  诊断结果重重地击中了他的死穴,那份烫手的诊断书,粉碎了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也等于宣判了他当父亲的死刑。
  他心里很清楚,尽管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鼓励他积极配合治疗,说不定会有治愈的可能。其实医生完全是在安慰他,像他这样的检查结果,根本就不可能会治好,之前他在网上查过多次,知道自己患的症状比较严重。
  至于医生开的那些药物,也只能起到隔靴搔痒的作用,做做样子而已。

  就张小刚坐在商场门口的椅子上胡思乱想时,梅蕊蕾打来电话:“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怎么样呢?”
  “嗯,没事,还好” 张小刚口不对心地答道。
  “没事就好,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是你买菜做饭,还是等我下班买菜回去呢?”梅蕊蕾总是那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嗯,随便,你买点回来吧,我马上就回去”。 张小刚心烦意乱地答道。
  “好的,你路上小心点啊”妻子关心地说道。
  按照往常的习惯,他肯定会买一些好吃的菜,给妻子做一顿大餐,让她回家后美美地吃一顿,算是给她辛苦工作的犒劳吧。
  可他今天在没有心情去买菜做什么大餐,他在街上一直逛至天黑,才万般无奈地迈着沉重的步子返回出租屋。

  回到家时,他发现梅蕊蕾还没有下班。他又累又饿,但实在顾不上做饭了,便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起来。
  他真想就这样睡过去,永远不要醒过来,什么生孩子,传宗接代,男人的尊严,村里人的议论,全都滚一边去吧。睡着的感觉就是好,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已到了晚上六点多钟,梅蕊蕾下班回来了。
  梅蕊蕾进门后,发现丈夫既没有开灯,也没有做饭,而且一声不响地躺在床上。
  她放下手中有菜,走到床边,用手摸了摸丈夫的额头,问道:“你怎么了?医生怎么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