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37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没什么?你让我静一静。”张小刚突然不耐烦地吼道。
  张小刚反常的表现,让梅蕊蕾感到莫名其妙,她不悦地问道:“到底怎么了嘛?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说吗?冲我发什么脾气呢?我今天上了一天的班,这么辛苦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我做错了什么嘛?”
  “哦,对不起啊,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会儿”张小刚翻了一个身,将脸转到朝墙一边去了,给了梅蕊蕾一个冷冷的背影。
  梅蕊蕾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丈夫,尽管他没有告诉她结果,但是她的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女人有心思时,喜欢用眼泪来表达一切。男人有心思时,要么埋头大睡,要么抽烟喝酒。
  此时此刻,面对张小刚的一反常态,梅蕊蕾已经知道了他就诊的结果,他不说,说明他不想说,因为这种病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肯定一下子无法接受。也罢,让他先冷静一会儿吧。
  梅蕊蕾叹了一口气,心情沉重地来到客厅,拿出买回的菜,开始准备做晚饭。
  其实自从上次在医院就诊,医生明确告知她的身体完全能怀孕后,欣喜之余,她的心里就有一种不安的预感。

  既然她的身体没有疾病,那只能说明张小刚的身体患有生理疾病,而且他有可能知道真相,只是他不想说出来而已。
  要不然他干嘛拒绝她提出陪他看病的要求,如今刚从医院回来,他的情绪就变得如此低落?
  答案只有一个,他确诊身体有病,只是向她隐瞒了真相。
  她知道生理疾病是男人最敏感的病症,一个男人只要患上了这种难以启齿的病,也就等于失去了男人最起码的尊严。
  那天晚上,张小刚一夜未眠,他的脑海中反复回忆自己的成长经历,很想从中搜寻出是否有受伤的记忆片断。可是一直想到脑袋发胀,他也没有回忆起自己是否有过受伤的经历。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如医生所说,他的这种病是先天性的,如果真是这样,老天爷是不是太无情了,这种病的机率这么小,为什么偏偏让他背上这种耻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此时,他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丝的侥幸,希望东城医院的诊断结果有误,因为误诊这种情况很普遍。
  为了查证事实,他打算再去广州的大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说不定会发生转机。
  第三天上午,也就是星期一那天,张小刚等梅蕊蕾去上班后,他向上司请了一天假,找算前往广州大医院再做一次检查,以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患有生理疾病。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他来到广州一家大医院生殖科做了全面的检查。
  遗憾的是,这家医院的检查结果与在东城医院检查的完全一样,连医院的诊断方案都差不多。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妻子一直没有怀孕,原因就是他的身体有毛病,跟妻子完全没有关系。以前他和家人都错怪了梅蕊蕾了,想起这些,他不禁感到万分羞愧,觉得很对不起妻子。
  自从结婚以后,她就渴望有一个孩子,如今残酷的真相就摆在眼前,他们今生今世恐怕都不会有小孩了。
  尽管医生说可以通过试管婴儿手术来要个小孩,但是那个手术一来费用昂贵,二来成功的机率很小。对于他这样的打工家庭来说,那种方案根本就不现实。
  想到年近七旬的父母,一直眼巴巴地盼着抱孙子,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料到,唯一的儿子竟然患了这个难以启齿的病,这辈子都不会有孙子了。
  坐在返回东城的车上,一阵阵无言的悲凉渐渐涌上张小刚的心头,他感到胸口憋闷难忍,压抑得气都喘不过来。
  命运为何要如此羞辱他,他该怎么向父母解释呢?刚结婚时,他曾经向父母许诺过,等他有了小孩,就会接他们一起来东城生活,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享受天伦之乐。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根本不知道生活该如何继续,更别提什么接父母过来尽孝了?
  老天爷为什么要让我患上这种病?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小刚一遍遍地在心里叩问苍天,反复思索这个没有答案的难题,直想得他头痛欲裂。
  回到东城后,他没有直接回出租屋,而是去了附近一家公园散心。
  公园里有很多老人带着小孩在玩耍,看着眼前温馨幸福的场景,张小刚触景生情,心里更加难受。

  为什么别人那么容易生小孩,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到了他的头上就有这么困难呢?
  他孤零零地在公园里一直坐到日落西山,天黑时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出租屋。
  到家时,发现梅蕊蕾正在厨房做晚饭。见他进来后,她强装笑脸地说道:“回来了,饭马上就好了,你先看会儿电视吧。”
  张小刚没有答理她,顺手将背包挂在衣架上,径直走进房间,愣愣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见此情形,梅蕊蕾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到床边坐下,轻声问道:“你没有穿工作服?今天没有上班吗?”
  沉默……
  “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对我讲吗?”尽管梅蕊蕾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但是她还是想听到丈夫亲口讲出来。

  “不要问了,烦不烦哪!”张小刚突然朝她大声吼道。
  “你?”梅蕊蕾被他的吼叫声一下呆住了,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平时他很少冲她发火。尽管此时心情不好,但这又不是她的错,他凭什么拿她当作出气筒呢?她又没有做错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想到自己结婚这么多年,一直背着不能生育的“恶名”,在这件事上,丈夫不仅没有丝毫怜惜之情,反而总是怀疑是她的身体有毛病。
  如今真相出来了,他不但没有对自己的误解感到愧疚,居然还将怨气撒到她的头上,她又没有什么过错,凭什么要承受不能生孩子的过错呢?
  梅蕊蕾越想越觉得委屈,许久以来压抑的怨气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的心里再也承受不住了。她丢下手中的活计,趴到沙发上放声大哭起来。
  自从结婚后,她就日盼夜盼,盼望早点怀孕生个小孩,既圆了自己做母亲的愿望,也让父母早点放心。
  毕竟有孩子的家庭才是完整的,有孩子的女人,人生才是完美的,没有孩子的婚姻,注定没有幸福可言。
  转眼间,望眼欲穿几年过去了,她始终都无法怀孕,张小刚的父母和姐姐都以为是她的身体有毛病导致不孕,就连她自己的父母也多次催她去医院检查,好像没有孩子都是她一个人的错。
  无奈之下,她只得忍受着各种委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一家家医院的妇产科里来回奔波就诊,结果查明她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这些年不孕的症结完全是丈夫的原因。
  如今丈夫不但没有为她过去所受的委屈感到愧疚,反而将心里的不快发泄到她的头上,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呢?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么多的委屈?
  她越想越生气,趴在沙发上痛哭不止,直到哭得嘶声力竭,嗓子嘶哑,头昏脑胀,才浑身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那一刻她死的心都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