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40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到底想怎样?有话就直接说出来,不要这样憋着。”梅蕊蕾起身跟进去,怒不可遏地问道。
  “你别管我的事,我想怎样是我的自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张小刚板着脸朝着梅蕊蕾大声吼道。

  “我有权知道你的想法,因为我们是夫妻。”梅蕊蕾那天的口气也出人意料地强硬。
  “我们各过各的,以后互不干涉。”
  “你混蛋!”。梅蕊蕾气得骂了一句,那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骂他。
  “什么?你变了,居然敢骂我?”张小刚刚走到浴室门口,听见梅蕊蕾的骂声,他突然转过身来,冲到她前面,朝她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梅蕊蕾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当然,那天是张小刚第一次打她,以前在她面前,他连重话都没有说过。
  那一巴掌不仅打掉了梅蕊蕾内心仅存的忍耐性,也打掉了她对丈夫所有的期待和温情。面对他的无情与蛮横,她气得捂着脸坐在沙发上大哭起来。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你得病又不是我引起的,拿我出什么气呢?”
  “你想怎么样,就直说,不要总是这样逃避,这样能解决得了实际问题吗?”
  “我们都三十岁的人了,你逃避得了一时,逃避得了一世吗?”

  “你有什么理由打我?这些年我是怎么待你的,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有本事就想好怎么应付你的父母,免得他们总是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医院检查,这是我的过错吗?”
  面对妻子的一声声质问,张小刚原本没有吭声,可是当她提到他的父母时,他实在忍不住了,便冲着她大声吼道:“够了,不要提我父母,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你的便!”
  说完,便径直走进隔壁的房间关门睡觉去了。
  面对丈夫患病后的所作所为,想起他无端给予自己的冷暴力,梅蕊蕾感到心如死灰,她对他的怨恨与不满也与日俱增。
  其实看着哭得梨花带雨般的梅蕊蕾,张小刚的酒清醒了很多,他的心里也很难过,他理解妻子心中的痛苦。摊上这样的事,搁在谁的身上心里都不会好受,何况她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
  可想而知,结了婚的女人谁不喜欢小孩,只有做了母亲的女人, 人生才是最完美的。想当初,他们还没结婚时,梅蕊蕾经常同他念叨以后生男孩,还是生女孩的话题。情到深处时,他们连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还幸福地憧憬着孩子长得像谁,以后在哪上学,等问题。

  可如今突如其来的疾病,彻底击碎了他们曾经编织的美梦,能不让她伤心吗?
  尽管很心疼,也很愧疚,但是所谓“男子汉的尊严”让他选择一错再错,硬是忍着没有向妻子道歉,任由她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便开始陷入了日复一日的冷暴力中,感情也持续恶化。只要见面,他们除了吵架,就是冷战,昔日的恩爱已经彻底变成了过眼烟云。
  每天下班后,张小刚不想回家面对梅蕊蕾,又不愿意跟同事们出去玩耍,他害怕他们会再次问起生孩子一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他的心病,也是他心头的死穴,他不想回答,也不愿意回答跟孩子有关的问题,他不愿意别人触碰那个痛苦的底线。
  可是到了他这个年纪,跟同事们聚在一起闲聊时,孩子是永远都绕不过去的话题,那些结了婚的同事,聚在一起时,他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
  为人父,为人母的同事们只要聊到孩子,他们的脸上便充满了幸福和慈爱。这样的场面更加刺激张小刚,他无法回答同事们的疑问,无奈之下就只有选择逃避。
  他没有勇气回家面对妻子,也不愿意跟同事们外出玩耍,心烦之时,他便去酒吧喝酒。尽管“借酒消愁愁更愁”,而且也解决不了实际的生孩子问题,但是只有在酒精的麻丨醉丨下,他才能暂时忘却眼前的烦恼。
  他经常去喝酒的酒吧叫“红红酒吧”,位于他的出租屋不远处,骑自行车大约需要二十多分钟。
  由于他经常一个人去喝酒,每次总是喝得醉醺醺地离开,从来没有人陪着他,他也从不跟别人交流,看起来总是心事重重的。
  或许是他一个人孤单落寞的形象,在这家鱼目混杂的酒吧里显得格格不入,抑或是他英俊帅气的外表看起来分外引人注意。总之,在去酒吧几次后,张小刚便引起了酒吧的老板王丽红的注意。
  王丽红三十多岁,是一个单身母亲,她来自江南某省,独自经营这家酒吧好几年了。
  她便是张小刚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也是本文的第三位女主人公。
  之前张小刚去医院就诊时,尽管医生曾经告诉过他,只要按时吃药,注意饮食,合理安排作息时间,说不定还有生育的可能。
  其实在就诊前后,他已经在网上查过多次,知道自己的症状比较严重,治愈的希望不太大,医生的建议完全是在安慰他。
  如今知道了真相,他实在没有耐心,也没有心情去调理身体,他只想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今朝有酒今朝醉,过一天算一天,至于以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他心里也没有谱。
  心里有苦无处说,烦恼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就要寻找发泄的渠道,否则内心的痛苦简直要逼得他神经崩溃了。
  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只要有空,他就去王丽红的酒吧里喝酒。只有在酒精的麻丨醉丨下,他才能暂时忘痛不育带来的痛苦。
  起初他并不认识王丽红,之所以选择去她的酒吧消遣,是因为她的酒吧离他的租住地很近。每当心情烦燥的时候,他就顺道去那里坐一会儿,花钱买醉是他忘却痛苦的唯一方法。

  王丽红的酒吧位于东城繁华地段,每天傍晚六点后开始营业,到凌晨五点打烊,生意一直很火爆。
  张小刚通常在晚上七,八点左右来到酒吧,他有时坐在角落处喝闷酒,有时也会要一间包房独饮。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离开。
  王丽红经营酒吧生意,什么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男人她都接触过。凭她过往的经历,她总结出经验,来酒吧喝酒的男人,要么是成群结对的狐朋狗友,要么是怀搂情妇或者陪酒女,总之那些男人没有几个是正常的,他们大多行为猥琐,言语暖昧。
  偌大的酒吧里,唯有张小刚总是孤零零的独来独往,在昏暗的灯光映照下,他英俊的脸庞显得那么颓废,消瘦。每次离开酒吧时,在朦胧的夜色中,他那高大的背影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孤单,让人觉得很心酸。
  他每次来喝酒,除了与服务员有几句简单的基本交流外,从来没有见过他与其他人搭讪过,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丽红早就注意到这个高大魁梧,神情忧郁的男子,凭着她对男人的了解,她觉得能让一个男人如此消沉,颓废,要么是他的感情受挫,或者是他的事业遇到了重大波折。
  有几次,她发现张小刚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喝闷酒,情绪低落,神情恍惚。出于怜悯,她很想上前同他交流,但是看到他顾影自怜的神态,又觉得不便上前打扰,于是便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