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44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王丽红对张小刚的倾心付出,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尽管很感动,但还是不敢接受她的款款深情,为了化解尴尬,他只得以“嘿嘿”或者“谢谢”来表达对她的感激之情。
  随着交往的深入,王丽红除了在生活上给予张小刚无微不至的关照外,她对他的称呼,也从最初的“帅哥”,换成了“小张”,最后干脆直接喊“嗨”“你来了”,等。
  两人聊天的气氛也没有了起初的拘谨和正式,渐渐变得随意,轻松,话题也从一些无关紧要的天气,社会新闻聊到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无形之中,他们的关系渐渐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人所共知的是,男女之间很少有真正的纯洁友情,何况像他们这样,都是三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加上两人又都是处于感情空窗期的孤男寡女。

  他们天天晚上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唱歌,如果说他们之间不擦出一点爱情的火花,那才会让人觉得不正常。
  更何况,王丽红接近张小刚的目的,就是因为对他心生好感,想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
  那几个月里,她体贴入微的关怀与善解人意的劝慰,让正遭受到生活和感情双重打击的张小刚倍感温暖,心里对王丽红的看法,也从最初猜测的“酒吧不正经女人”,变成了“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那段时间,他之所以经常去她的酒吧喝酒,就是因为心情苦闷,想去那里散散心。
  面对王丽红的柔情蜜意,张小刚始终拒之门外,不可否认,随着关系的日渐熟络,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对她有好感。
  如果能跟她保持一个普通朋友的关系,就是社会上俗称的“蓝颜知己”也不错。
  至于和她进一步发展到感情方面,他不敢想,也不愿意往那方面想,毕竟生活中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不管生活和感情受到多大的挫折,他不能忘记,也无法抛开合法妻子梅蕊蕾,也不能不顾及老家年迈的父母的感受。
  如果他跟王丽红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他眼前的平静生活肯定会打破,以后他将如何面对梅蕊蕾呢?更加无法向父母解释这一切。
  他心里很清楚,他的疾病跟妻子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也是他们婚姻中的受害者,从内心来讲,他很对不起妻子。
  如今他之所以逃避她,冷落她,就因为内心自卑,害怕面对她,其实他的心里最爱的还是梅蕊蕾,因为她是全家公认的好妻子,好媳妇。
  对于王丽红,他只是将她当作一个解解闷,聊聊天的普通朋友,毕竟有些事情不能跟太熟悉的人说,也不能跟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讲。
  只有像王丽红这样,他们萍水相逢,彼此之间又没有利益冲突的人,正好可以说说心里话,聊聊各自的烦恼,一旦分开了,他们的交往也不会对各自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
  出于对家人的顾及,以及日后生活的长远考虑,他并没有打算跟王丽红有深入的交往。
  当然,张小刚并非无情之人,面对王丽红无微不至的关心,说他一点儿也没有动心那肯定是假的,何况王丽红是个风情万种,漂亮迷人,又很有钱的少丨妇丨。

  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无法不让一个正处于感情空窗期的男人动心,张小刚也不例外。
  一个周末的傍晚,他就像往常一样,下班后回到家换了一身休闲装,直奔王丽红的酒吧而去。
  来到酒吧后,王丽红正在吧台处忙碌着。
  “嗨,忙着呢!”张小刚走上前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你来了,先去那里等我吧,我一会儿就过来。”王丽红用手指了指一间包房,笑意盈盈地示意他。

  “好的。”张小刚经常来酒吧,他早就跟这里的服务员很熟悉,他招手跟几位女孩打过招呼后,便向王丽红指的那间包房走去。
  “丽丽,送两瓶红酒进去,记在我的帐上。”王丽红吩咐道。
  “好的。”丽丽连忙从吧台处拿出两瓶红酒,送进了张小刚的包房。
  不一会儿,王丽红忙完了手头的活,跟服务员交待了几句后,便来到包间与张小刚聊天。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到了彼此心知肚明,但是都没有捅破隔在两人中间那层纸的地步。
  当他们在包房里四目相对时,他们似乎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懂了彼此的心思,不过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年轻人的那种冲动,相反都很冷静,因为他们都不年轻,他们心中的顾虑太多了,特别是张小刚,他遇到的烦心事可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
  如果冲动之下,他和王丽红有了更深一层的关系,除了感受到短暂的欢乐外,并不能帮他解决目前感情上的困境,相反只会让身处其中的人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张小刚很喜欢和王丽红聊天,不过他并没有彻底打开心结,在她面前他还是回避了私人话题,他实在不敢,也没有勇气在别人面前谈起那个难以启齿的心病。
  夫妻感情不和归不和,但是男人的**却不能随便向别人讲,毕竟他的心病不同于普通夫妻的感情矛盾,这可是关系到他的名声和尊严。
  王丽红见多识广,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也很健谈,在聊天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兴趣与爱好,比如:他们都喜欢打网络游戏,也喜欢打羽毛球,以及喜欢看侦探小说,唱k,等。
  在张小刚的眼里,他觉得王丽红跟其他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人不同,她说话条理清晰,分析问题很有见解,对一些社会新闻,现实问题都分析得很到位,看得出她为人很有主见,独立性很强。
  于是他讲起了远在西北的老家,他的父母和三个姐姐,以及他早就结婚一事,不过他回避了妻子梅蕊蕾的近况,也没有讲出他患有生理疾病一事,这可是伤及到男人尊严的**,他不可能主动讲出来,何况当时的倾听对象是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女人。
  王丽红静静地听着,她能感觉出张小刚是个难得的实在人。在东城打工这么多年,他居然只有梅蕊蕾一个女人,可以看出他对感情很专一。至于他为何变得如此颓废,也许有难言的苦衷,既然他不愿意讲出来,她也不便过多打听。
  他们开了几艵红酒,边喝边聊,张小刚的兴致一直很高,可是当王丽红谈到东城的房价时,他突然情绪失控,莫名其妙地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王丽红见状,一下慌了神,不知道是什么事触动了他内心的伤痛。
  王丽红有所不知的是,张小刚在没有与梅蕊蕾闹矛盾之前,他们曾经打算在东城买房子,等生小孩后便不打工,两人相约一起创业。
  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将他们曾经规划好的一切全都毁灭了,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他们的生活计划全乱了,现在在留给他的只有一段残缺不全的婚姻。
  疾病的痛苦,对未来生活的绝望,犹如一条条毒蛇盘锯在他的心里,正无情地一点点吞蚀着他脆弱的灵魂,所有的这一切能不让他伤心吗?
  王丽红之前早就猜到张小刚的心里肯定有难言的苦衷,如今见他哭得浑身抽搐,她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