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61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错误地以为像她这样的打工妹,每月几千块钱足够对付,即使她现在生了小孩,他已经额外支付孩子的生活费,那些钱应该可以应付她们的日常开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她居然将一些琐碎的生活用品全部用公帐来报销,而且许多项目还是子虚乌有的。她这样空手套白狼的手法,无非就是想将他的公司弄空,她的手段未免也太狠毒了吧。
  让他气愤的是,她经手报销的那些物品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价,个中的缘由,已经不言而喻。
  事已至此,他知道这个女人再也不能留在身边了,照此下去,他的工厂迟早会被她搞垮,那他在东城打拼多年的心血将会毁在她的手上,如果传出去被他的朋友知道了,岂不要被他们笑掉大牙?
  阿玉是本地人,从蔡冬宝来东城开工厂时起,她就一起在这里工作。由于她平时工作认真负责,加上是本地人,因而深得蔡冬宝的信任。
  在她交给蔡冬宝的帐单上,每种类别的流水帐她都做得非常详细。蔡冬宝仔细逐项审核,越往下看,他越感到恐慌,愤怒。
  他发现凡是王丽红经手报销的那些款项,加起来的金额远远高于其它报销项目的总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个中的猫腻。为了遮人耳目,她弄虚作假,巧立名目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
  “哼!这个女人未免也太过份了吧?真是贪得无厌!”看完帐单,蔡冬宝气得脸色铁青,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怒骂起来。
  其实这两年来,他并非没有注意到帐目的异常,最明显的就是每个月的管销成本居高不下。
  起初他曾经怀疑过帐目有问题,不过每次核查时,王丽红总以业务部差旅费开支过大,或者物价上涨为由推塞过去了。

  那时他们的关系正处于如胶似漆的甜蜜期,他很信任王丽红,所以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在他看来,她将整个人都交给了自己,无非就是贪图每个月的生活费,估计她也搞不出多大动静。他一直以为她对工厂是忠心耿耿的,因此才放心地将财务大权交给她管理。
  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农家女孩,在她漂亮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这么一颗狠毒的心。
  自从她接手财务部的管理后,每月的管销成本都呈几何式递增,原来都是她搞的鬼,蔡冬宝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真是太小看了她,为什么没有早点看清她的真实面目。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龙画虎难画骨”,这几年下来,她未免也隐藏得太深了吧。
  幸亏发现得及时,要不然照此下去,他辛苦创业十多年的工厂,迟早要毁在她的手上。
  “你马上通知王丽红来办公室找我。”蔡冬宝板着脸吩咐阿玉道。
  “好的。”阿玉应声退了出去。
  阿玉回到财务部办公室,她发现王丽红正在签报销单据,她的办公桌上还有几张空白的餐用发票,看样子又是准备填写好,用来空手套白狼骗取公款。
  她的这些做法,是很多公司的业务员报销差旅费时所惯用,骗取公款的方法。
  “王小姐,蔡总找你。”阿玉走到王丽红的身边,客气地说道。
  “哦,好的。”王丽红连忙将单据锁进抽屉,好像担心阿玉等人发现那些不光彩的空白单据。
  实际上,自从她进入财务部工作后,她所做的一切,财务部同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过他们碍着她与蔡冬宝的特殊关系,加上打工圈子里都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他们不想掺合这些事情,因此两年多下来,一直没有人向蔡冬宝揭发她贪污一事。
  王丽红不明就理,她像往常一样,笑盈盈地来到蔡冬宝的办公室。
  进去后,眼前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本能地预感到可能要出大事了。
  蔡冬宝没有像往常那样站起来对她笑脸相迎,而是铁青着脸坐在位置上一声不吭,看起来很不高兴,他的大班台上放着阿玉刚拿过来的厚厚的一叠单据。
  王丽红是何等聪明之人,见此情形,她的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用说,阿玉刚才肯定跟他讲了什么,或者是他自己从帐目上查出了问题。
  不过她故意不动声色,依然微笑着走上前,娇滴滴地问道:“阿冬,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自己看看,老老实实给我交待清楚,这些帐目到底怎么回事?”蔡冬宝冷冷地盯着她,用手敲了敲堆在桌面子厚厚地一叠流水帐本,他的眼睛里透出来的寒气让王丽红的心猛地缩紧了。
  俗话说得好“白天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王丽红的确很精明,不过她干的那些事确实很不光彩,几年下来,她贪污了那么多的钱,她的心里一直很紧张,觉得这件事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说不定哪天就露馅了,她在这家工厂的舒服日子也就到头了。
  面对蔡冬宝的质问,她知道摊牌的一天已经来到了,不过她好像并不担心。
  她走过去,满不在乎地拿起那堆帐本,随手翻开几页看了看。
  蔡冬宝将她报销的那些项目都圈了起来,很明显他已经查出那些项目的款项有问题。

  “这些帐单怎么了嘛?”王丽红明明知道蔡冬宝让她看帐单的用意,到了这个关头,她还是故意装糊涂,继续拿出她撒娇的本事,试图缓和蔡冬宝的情绪。
  “你还用得着我说出来吗?你当别人都是傻子被你戏弄,是不是?”蔡冬宝气得大声叫骂起来,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好像有股火苗正往外窜。
  王丽红认识他这么多年,以前从没见到他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蔡冬宝指着帐本上的报销项目,逐一质问王丽红:

  “你一个月出去几次,的士费要花八千多块吗?”
  “你每天不是在工厂吃饭吗?为什么报销的餐费有六千多块?你出了什么差,在哪里吃的这么多饭呢?”
  “一箱苹果要两百块吗?你一个月吃得完这么多苹果吗?”
  “香蕉要五块钱一斤吗?这些香蕉都是谁吃的呢?”
  “保姆的工资不是从公帐上支出的吗?为什么这里又多出两千块钱来?你说啊,这到底是什么?”
  “小孩的尿不湿每月要用一千多块吗?你这是糊弄三岁的小孩是不是?”
  “还有,你的衣服,你每月买了那么多衣服吗?什么小孩的衣服,小孩才多大,每月要五千多块钱的衣服吗?”
  “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呢?我对你不薄吧?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
  蔡冬宝越说越激动,骂声也越来越大,外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清楚地听见了他们的争吵声。
  他时不时地用力摔打桌面上的文件夹,直骂得口水四溅,看他当时的举动,好像恨不得吃了王丽红才解恨。
  不过王丽红依旧装出没事人似的,任凭他大声叫骂,她照样面不改色地冷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蔡冬宝骂得脸红脖子粗的。
  殊不知,正是她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更加激起了蔡冬宝的满腔怒火。
  “滚,你给我滚远点,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当初真是瞎了眼,认识你这个贪婪的女人,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蔡冬宝指着王丽红大声吼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