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71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无论是从人情,还是法理上来讲,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得了丈夫的背叛。
  张小刚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梅蕊蕾则继续坐在床上哭泣。
  过了好久,张小刚实在困得受不了,便走进卧室去拿枕头,打算到沙发上睡觉。
  梅蕊蕾见他进去,便冷冷地质问他:“说吧,给我一个解释,她是谁?”

  “你凭什么偷看我的信息?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张小刚明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可是为了面子,他故意在妻子面前装出一副强硬的姿态。
  “别忘了我们还没有离婚,我有权知道你的生活状况。”面对张小刚的无情,梅蕊蕾也是毫不退让。
  “你这样做是侵犯我的**。”张小刚据理力争。
  “你做了亏心事,心虚了是不是?”梅蕊蕾步步紧逼。
  “你猜得没错,我就是有了外遇,你能把我怎样呢?”张小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更让梅蕊蕾怒火中烧。
  “你无耻!混蛋!唔唔唔…….”梅蕊蕾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不有良心吗?”

  她实在想不明白,张小刚得病后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越想心越疼,实在忍不住便放声大哭起来,直到哭得嘶声力竭,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两年来所遭受的委屈,全都化在她痛苦的泪水中。
  作为一个普通女人,她何尝不想亲身体会当妈妈的幸福,哪个已婚女人不喜欢自己的小孩呢?
  可是现实就有这么残酷,张小刚的病让她的梦想彻底破灭了,心碎之余,竟然还要承受他莫名其妙的冷暴力。
  白天她强装欢笑面对同事,晚上回到家里,不是独守空房,就是面对他的冷漠无情,这样的日子让她感到心力交瘁。
  回想起相恋那几年,他们过得多幸福啊!那时张小刚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她晚上加班,不管多晚下班,他都会去接她,或者等她回来一起吃饭。只要是她喜欢的零食或衣服,不管身上有没有钱,他都会想办法买给她。
  天有不测风云,短短几年的时间,他们的关系竟然恶化到如此地步。如今他对她完全不管不问,将她视作了空气般,往日恩爱的片断全都化作了过眼烟云。

  看着哭得肝胆心颤的梅蕊蕾,张小刚依然故作冷漠,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他自顾自地回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在他看来,男人的尊严与面子比起所谓的“良心”要重要得多,他才不管内心有多愧疚,总之他就是不愿向梅蕊蕾示弱。
  面对他的无情,梅蕊蕾感到心如死灰,那一夜她独自流泪到天亮,丈夫的背叛让她对这段婚姻彻底死了心。
  第二天上班时,她双眼红肿,神情落寞,黄香到会计部送资料时,发现了她的异样,猜想她头天晚上肯定哭过。
  尽管她早就听说过梅蕊蕾和张小刚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但是他们的矛盾究竟有多深,曾经那么恩爱的夫妻,感情为何会破裂,其中的原因她并不知晓。
  出于对好友的关心,她连忙走过去,轻声问梅蕊蕾道:“怎么了?你们昨晚是不是吵架了?”
  “下班后再说吧。”当时会计部还有其他同事在场,梅蕊蕾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私事,面对黄香的关心,她只得小声搪塞过去.
  “好的,开心点,别想太多。”黄香轻声安慰道,她本来想多劝慰几句,不巧的是,赵倩走了进来,她吓得连忙从会计部办公室跑了出来。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梅蕊蕾依旧神情忧伤,吃不下饭。在黄香的极力劝慰下,她才勉强吃了几口。

  吃完饭,她们来到黄香的宿舍。刚一坐下,梅蕊蕾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叭啦”“ 叭啦” 地掉了下来。
  “你怎么了?想哭就哭起来吧,别憋坏了身体,不管心里装有什么话,都跟我讲吧,我愿意帮你分担任何痛苦。”
  在好友贴心的关怀下,梅蕊蕾当即情绪失控,她趴在黄香的床上大声痛哭:“我怎么这么命苦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唔唔唔……”
  “哎哟,亲爱的,别太难过了,有话你就说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小刚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讲给我听听?也好让我帮你分析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见梅蕊蕾哭得那么伤心,黄香不禁慌了神,连忙拿出纸巾替她擦拭。
  她们的关系一直不错,黄香确实很关心梅蕊蕾的一切。
  之前厂里早就有人散播梅蕊蕾和柳波之间的暖昧关系,每次别人议论时,只要被黄香听到了,她就会毫不客气地出面制止。
  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她绝不允许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一个是她的上司,她不希望别人造谣生事,败坏了他们的名声,毕竟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

  尽管“无风不起浪”,但是为了好友的名声,她总是尽量将谣言的伤害力降到最底限度。
  “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说起,我的心里憋得太苦了。”梅蕊蕾一边擦拭眼泪,一边哽咽着说道。
  “没关系,慢慢说吧,我愿意听,等你说完了,我再帮你分析分析。”黄香一边帮她擦拭眼泪,一边安慰道。
  在好友的鼓励下,梅蕊蕾终于鼓起勇气,闯开心扉向她讲述了张小刚患有生育功能障碍,以及他们出现感情危机的前因后果,直至昨晚她发现张小刚有外遇等一系列的家庭变故,尽管这些事情都是**,但是在心里憋得太久了,她一时情绪失控,全部讲了出来。
  可能是在心里压抑得太久的缘故,讲完后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觉得胸口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憋闷了。
  “唉!真没想到你的心里装这么多事,真是苦了你了。”黄香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帮我出个主意吧,我该怎么办呢?”梅蕊蕾无助地问黄香。
  “依我看,你只有同他离婚。”黄香一脸严肃地说道。
  “什么?离婚?”梅蕊蕾为难地摇了摇头。
  “他没有生育能力,现在又有了外遇,这样的婚姻你还守着有什么意思呢?你还年轻,难道要将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为他的病痛陪葬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以后的生活?如果没有孩子,这辈子活得还有什么意思呢?”黄香愤愤不平地问道。
  梅蕊蕾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我实在下不了决心,你也知道,婚姻不是一个人能左右得了的,我的父母都很喜欢张小刚,如果我不讲出实情的话,根本找不出跟他离婚的理由,但是让我说出实情,他得的那种病我实在说不出口,更何况,他的父母和姐姐都待我不错,如果离婚,他们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呢?更何况,他们都不知道张小刚得了这个病,每次打电话回去,他们总是问我有没有怀孕,如果说没有怀上,他们就催我去医院检查,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为难,既不能告诉他们实情,又不能不接他们的电话,我里外不是人。现在倒好了,他不考虑我的感受不说,居然还在外面养起了别的女人,你说我的心里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要让我承担这些痛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