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18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黄毛他们并没有让太多的人去矿场,只是挑了寸头等五个年轻力大的同去。刚下过雨,去矿场的道路极其不好走。原本已经铲除的荆棘,一夜雨后又重新覆盖了小路。黄毛他们没有工具,根本无法清除荆棘。只得走了个远道,绕过了荆棘丛。
  一从荆棘丛旁的树林里出来,众人便发现,龙头似的独龙崖,真的塌了!矿场最重要的矿洞,就在独龙崖的正下方。那里原本有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半圆型矿洞,所有的鸡血石都是从那个矿洞中采取的。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就是因为这个矿洞毁坏了独龙崖的根基,才使得独龙崖在暴雨中倒塌。
  众人急忙跑向距离矿洞二十来米的小木屋。这个矿场每月十五号左右出一批石头,到时会有不少买家来这里竞价交易,那个木屋就是进行金石交易的地方。毕竟牵扯资金数额不小,买家们不愿让太多人看到。
  在不出石头的时候,有两个人住在木屋里看守矿场。毕竟鸡血石乃是印后,价格昂贵,保不齐就会有人前来偷挖。
  木屋从里面锁住了,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黄毛急了,从旁边工具棚里拿了把搞头,几下砸破单薄的房门,一行人冲进了屋内。

  刚进屋,所有人便被呛得咳了起来,屋子里的味道太冲了!有刺鼻的血腥味,还有排泄物的极度恶臭!两个矿场看守静静的躺在木屋墙角,身子底下一大摊血迹。裤裆里都鼓鼓的,应该是排泄物。众人憋着气,拽着两人的手脚,将他们拖了出来。
  众人检查一番,发现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还有些许呼吸。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一群人七嘴八舌的猜测了起来:
  “是猛兽!你看他们身上那大爪印子,不是狮子就是老虎!”
  “球猛兽!咱们独龙山最大的野兽就是土狼。老虎,咱这里什么时候有过老虎?狮子更是别想!整个东华国除了动物园,哪里也没有!你这是在胡诌八扯!”
  “那你说那大爪印子是什么?”
  “这个,我看是妖怪!”

  “老虎狮子没有,妖怪就有了?你他妈才是胡邹八扯!”
  黄毛没管众人的叨叨,左手提着衣领,右手使劲扇了活着的那人几个耳光,闷吼道:
  “三子!醒醒,三子!到底出什么事了,快醒醒!”
  这几巴掌很管用,三子慢慢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晰,当他看到黄毛,却惊恐的大叫起来:
  “山狗,山狗!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杀你们的是马大脑袋和黄毛他们,我不想杀你们的!饶了我吧!!饶了。。。”
  话未说完,眼神慢慢凝结,三子断了气。黄毛一脸铁青的松开手。寸头他们几个心头发毛,真不应该跟过来,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
  山狗是独龙山的守山人,不过并不是政府安排的守山人,而是从古传承至今的守山人家族。听村子里老人说,没有刘家村之前,山狗他们家族便住在这里了。他们一直守护着独龙山,到现在,也不知道传承多少辈了。
  山狗的家族并没有住在刘家村,而是单独住在独龙崖。村里老人说,山狗他们家族主要就是看守独龙山的山神庙。里面供奉着独龙山的山神,山婆婆。而独龙山之所以一直风调雨顺,便是山婆婆保佑的结果。
  一年前,马大脑袋他们和村里联合开鸡血石矿,矿脉就在独龙崖。山狗知道后坚决不允许,说独龙崖不但是山神的住所,还是周围地气的聚集点。如果独龙崖有损伤,十里八乡的都会出大事!因为矿场,双方发生了很多冲突!冲突最激烈的时候,听说双方都动了刀子。不过山狗身上的功夫十分扎实,十来个人没能拿他怎么样,反被他伤了好几个。
  村里人一开始都以为,开矿场这事要黄了。结果没过几天,黄毛他们就说事情谈成了。马大脑袋他们给了山狗五十万,山狗同意了。不过山狗觉得没脸见列祖列宗,就带着自己老婆孩子搬走了。
  当时村里还有老人疑惑,即便山狗要搬走,也应该来村里告别吧?这后生可是个很懂事的人啊。不过几个老人的疑惑,很快在村里得利的情况下烟消云散。整个刘家村因为矿场的存在,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村里整体起了砖瓦大院,该有的设施也都配齐了。
  而且每次鸡血石拍卖后,村里每个人都能分上一叠厚厚的钞票。即便原本有人对山狗的事情有所怀疑,在大把的钞票面前,也会将怀疑抛之脑后。
  三子临死前的话语,验证了寸头他们原本的怀疑。山狗真的被黄毛他们杀了!既然山狗被杀了,那他的老婆和孩子哪?不敢想,真的不敢往下想了!
  黄毛环顾四周,看到众人的表情,嘿嘿哼了两声,样子有些狰狞的说道:
  “有些话,你们听到了就听到了,不要到处胡说!这一年咱们村子的变化,你们自己也能感受的到。如果没有矿场,咱们还得过过去那种野人般的生活!再说,这矿场真正的老板是什么人你们也清楚。那都是咱们临安县手眼通天的人物!如果谁乱说让他们知道了,下场如何你们自己掂量!”
  寸头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了出来。看得出,他的情绪也很是不好。毕竟山狗家虽然没安在刘家村,可终究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玩耍过,说起来互相之间都是发小。而且山狗的秉性为人很不错,一起长大的年轻一辈儿,不少人和他是要好的朋友。寸头就是其中一个。
  楚兵听了寸头的叙述,不由摇了摇头。这些年走南闯北,类似的事见的多了。当少数阻挠了绝大多数的利益时,往往少数就会受到绝大多数的打击。这种现象,越是偏远的地方发生的越多。

  寸头接着说道:
  “黄毛警告了我们,我们自然不敢乱说。他本身在村里就算得上是一霸,更何况还有马大脑袋他们给他撑腰。之后,我们便按照黄毛的吩咐,将三子他们的尸体用树枝杂草盖了盖。然后就拿上工具,去矿场看看,还能不能挖出点东西来。当时已经有一批石头存在洞口了。”
  寸头住口,使劲咽了几口吐沫,声音发颤的接着说道:
  “独龙崖塌的很彻底,原本老龙头似的飞崖碎成了渣。大家也没多想,就挥着镐头使劲清理碎石。可是,挖着挖着,村里的老四一镐头下去,地下喷出了满天的血水!真的,就和打水井井喷了一样!不过不是清水,全是暗红刺鼻的血水!那场景,真的太恐怖了!”
  寸头低下头,用双手使劲抓着头皮,身子蜷缩成一团。铁柱拍拍他,递给他一瓶水。寸头用颤抖的双手抓起水瓶,仰头大口喝起来。喝的太急,呛得他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使劲抹去满脸的眼泪鼻涕和水渍,寸头的精神反而好了一些。

  不用楚兵他们催,他就接着说了下去。对他来说,这些事一直压在心底,便如重石般让他喘不过气来。如今说给别人听,这心里反而会舒服一些。
  “我们当时很害怕,大家都想跑。结果黄毛拿着棍子,使劲抽打大家,非让大家看看地下到底有什么。我是真没想到,黄毛胆子竟然那么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