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24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正午时分,天色慢慢变暗。临安县的上空,被厚厚的乌云笼罩。不多时,疾风带着骤雨席卷整个临安县。一个多月的燥热和干旱,被一扫而空!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妭,雨止,遂杀蚩尤。妭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妭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连绵不绝的大雨,已经下了两天。楚兵坐在圈椅上,右手撑着下颚,左手拿着本书,静静地看着。天窗上的毛玻璃,被雨滴打的叮咚作响,不显吵闹,反而更添宁静。一颗石珠,被放置在假山上的泉眼中,随着泉水的涌动,慢慢旋转。
  铁柱端着两杯茶走了过来,将一杯放到楚兵身前,自己则端起另一杯,大大的饮了一口。
  “叔,这趟去独龙山,很多事情都没头没脑的,你能跟我讲讲不?”

  “这么大了,咋还和小时候一样,那么喜欢刨根问底。”
  “你就跟我讲讲呗,比如山婆婆为啥要杀我和何文慧。山婆婆怎么能和女妭成了一个整体,山狗他们为啥能变成那样子。”铁柱越说越兴奋,两手捂着茶杯,大眼珠子都放光了。
  看到铁柱这样,楚兵摇摇头,想了想说道:
  “在独龙山,女妭查看我意识世界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某些意识也被我看到了。现在除了某些细节没法弄清楚,独龙山的事情,我倒是也大体知晓了八九分。跟你说说也好,省得你在家里坐不住,到处乱窜。”

  听了这话,铁柱赶忙使劲点头。
  “事情的源头,应该是发生在几十年前。因为某种原因,女妭的一个意识残影,从某个地方逃了出来。当时的她十分虚弱,急需灵气恢复,偏偏如今的天地间,几乎没有灵气,得不到灵气补充的她很快便会消失。”
  “最后关头,她靠本能钻到一个蕴含灵气的木像中。经过几年的沉睡修养,当她终于醒来的时候,便发觉自己融合了独龙山山神的意识。原来那个木像并不只是一件灵物,而是山神的神胎。只不过天地变化,神胎中的意识大部分已经消散,成为一个留有残余意识碎片的空壳。”
  “原本那些意识碎片,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不料女妭残影钻了进去,且立刻陷入了沉睡。最终二者因为某种原因,融合到了一起。由于女妭残影损伤过重,所以一直都是山婆婆的意识为主。直到山婆婆的山神之心被我击破,女妭才显化了出来。”

  “那山婆婆为啥要杀我和何文慧?”
  “以我的推测,刚开始她并没有伤害你们的想法。产生变化的点,应该就是一个多月前独龙崖的倒塌!这个点,是之后很多事情发生的原因和根本。”
  “山狗他们被杀后,山婆婆使用了女妭的一些手段,费了很大力气,将他们转化成了特别的山魈林魅和旱魃。而最终目的,应该是彻底将他们一家三口复活,不管是什么形态,只要能活下来便好。”
  说到这里,楚兵停顿了一下,摇摇头接着说道:
  “原本,山婆婆并无伤人之意。可独龙崖倒塌后,她的神胎被烧,山心石也被人打碎取走,独龙山的龙气也不见了。没有了这几样,她也就没有了复活山狗他们的希望。”

  铁柱了然的点点头,问道:
  “那之所以杀马大脑袋他们,应该就是为了取山心石吧?”
  “对,想必只要山心石凑齐了,山狗他们应该就还有希望。可没想到,马大脑袋那块石头,被他用囊袋封了起来。马大脑袋不知为何,至死也没说出山心石的下落,而山婆婆他们也死活找不到。没有办法,山婆婆便把主意打到了你们两个身上。”
  “我的山神之心对他们有用,可是何文慧为什么被盯上了那?”
  “前几天,我用内力探视何文慧时,便发现这个女人的体质不一般。有种特别纯粹的气息存在,不是阴气,但比阴气还要寒冷。我想,山婆婆应该是想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用何文慧,来顶替部分山心石吧。”
  原来如此,铁柱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有了大体的了解。想了想,铁柱又问道:

  “叔,山狗他们还有救吗?他们一家三口也够可怜的了。”
  “有,”楚兵指指假山,接着说道:
  “他们能否存活下来,就看这块山心石了。”
  “那甲爷是怎么掺和进来的?”

  “问你田叔去,你没见到他把那家伙逮回来了吗?也不知道他怎么捯饬的,听说那甲爷进局子的时候,一身屎味,熏的好几个人都吐了!”
  “您和女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我看她最后都流泪了。”
  “毛孩子哪来那么多屁话!晌午了,做饭去!”
  “哦!”
  大雨仍旧不停的下着,远远望去,临安如同一片泽国。
  富林镇,位于东林区郊外,是城乡结合处的一个小镇子。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它靠近东林市区,可在区域划分上,却属于临安县管辖。
  比起正在进行大规模基础建设的县城,以平房为主的富林镇,在时光中未曾改变多少,仍是一幅三十年前的老样子。镇子里的支柱产业,是一个罐头加工厂。每天厂子里那台老旧大型蒸汽机冒出的水汽和浓烟,成了这个镇子最大的活力表现。只不过厂子没啥名气,产品产销量也一般,也就凑凑活活的维持不倒闭。
  这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务工了,空出的房子不少租给了外来人员。镇子西北角,同样是一片三十年前建起的老住宅区。房子老旧不堪,排水系统也很差,一下雨便污水横流。本地人基本搬空了,倒是有几个捡破烂的外地人住在这里。
  连绵的大雨已经下了十多天,即便是那几个捡破烂的,也害怕房子被水泡垮,早早离开了这片危房。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可天空阴云密布,阳光根本照射不进来,到处都是昏昏暗暗的。整个小区,唯独有一间房子透出明亮的灯光。
  林士栋全身赤裸,神情恍惚的站在房子中央。原本挺直的腰杆,不到半年就变得佝偻起来。刚刚二十出头的他,苍老的就像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屋子老旧、低矮、狭小,四周堆满了捡来的各种垃圾。靠门的地方,有一个用砖头垫起的门板。门板上面,是一床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被子。那,就是他睡觉的地方。
  头顶新换的大功率晶石灯,灯光强烈炙热。渗水的屋顶,在炙烤下冒出大片雾气。林士栋的双眼,死死盯着灯光照射下自己清晰至极的影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老蔫,没办法了。没有钱,医院把她们的药都停了。奶奶已经死了,妮妮也快要死了。这半年,我拼死拼活也挣不了多少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找他去要钱!那是咱们的钱,咱们的卖命钱,更是妮妮的活命钱!”
  轰!一声雷鸣,灯泡突然灭了,屋子里一片漆黑。不只是这里,即便是远处的新小区,也漆黑一片。许久,白炽灯闪了两闪,又亮了。屋子里空无一人,林士栋不知去了哪里。强烈的灯光照耀下,地面上有一个清晰的影子。没有映射它的物体,只有,影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