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36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老蔫将碗小心的放到腰间软包中,并用锁扣牢牢地锁住软包。然后他便攀着塑像,将斧头也取了下来。左右看看,正厅没有什么东西,两人便准备去偏房看看。刚走出两部,呼吸器的警报便吱吱的响了起来。没时间了,氧气快耗光了!两人立刻打消了其它念头,赶忙出房,迅速向着上方的洞口游去。
  上浮的速度远快于下潜,不大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洞口。洞口比较窄,林士栋先抓着岩层钻了出去。转过身来,看到老蔫拿着斧子不好行动,林士栋便抓住他的一只手用力往上提。老蔫胸部刚刚钻过洞口,突然拼命的挣扎起来!林士栋觉得自己的手臂猛的一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向下拉拽老蔫的身体。
  林士栋发现事有不对,便拼尽全力往上拉老蔫。老蔫一只手攀着他,另一只手则用斧子使劲往下戳。僵持了也就七八秒钟,老蔫被他一把拽了出来!
  看着身旁的老蔫,林士栋脸上却露出了无比惊恐的神色!难怪刚才会突然一轻,那是因为老蔫腰部以下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残缺的上半身,在水中浮浮沉沉!四周的河水,瞬间被大量的鲜血染红。林士栋双眸一红,眼泪立马流了下来。他一把抱住脸色苍白的老蔫,在水中无声的闷吼。
  一个怪物嗖的从洞中钻出,张开大口,冲着洞旁的林士栋一口咬下!就是这家伙伤害的老蔫?!愤怒的林士栋不理会腰间的剧痛,疯狂的挥舞着救生刀,冲着怪物畸形的脑袋连续劈砍!短短几秒,怪物就被砍瞎了一只眼睛,耳朵也掉了一只。
  怪物吃痛,赶忙松口躲到一旁。林士栋忍住腰部的剧痛向它看去。那怪物脑袋看起来有点像狐狸,可嘴巴比狐狸长了两三倍!身子修长有点像鳄鱼,却没有鳞甲反而长满长毛。并且这家伙只有三足,看起来十分畸形。林士栋脑中隐隐想起,奶奶似乎说过这种怪兽,好像是叫,水狐狸?!
  噌噌噌,又有两只水狐狸从洞中钻了出来。连同原来那只,三只水狐狸将他们围了起来。林士栋持刀紧张的戒备着,没有注意到,腰间的珠子沾染了鲜血,化作一道红光从伤口钻进了体内。
  水狐狸们没有理会生命垂危的老蔫,只是紧紧盯着林士栋。呼吸器的报警声越来越急促,氧气眼看就见底了!一只水狐狸猛然冲来,林士栋手中的救生刀刚刚伸出,那水狐狸一个急转弯便溜走了。刀还未收回,林士栋便觉得后颈剧痛。另一只水狐狸趁其不备,一口咬住了他的后颈!
  出奇强大的咬合力,毫不费力的碾碎了颈骨!林士栋浑身一颤,神经断裂,身体失去了知觉。昏死前,他心中充满了绝望,没想到自己和老蔫会死在怪物口中,奶奶和妮妮该怎么吧!
  另外两只水狐狸也聚了上来,张开大口想继续撕咬。一片刺眼的红光,突然从林士栋身体中亮起。三只水狐狸的毛发如同遇到明火,瞬间便化成了灰烬。它们痛苦的大叫一声,惊恐的向远方游去,很快消失在水中。
  “栋子,醒醒,栋子,醒醒!”一个虚弱的声音,在林士栋耳边不住地回荡。林士栋忍住头晕目眩的感觉,努力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已经离开了河水。围堰内的水已经没过顶部,正向着南河不住宣泄。自己则靠在围堰顶部的一处护栏上。努力转过头,发现身旁的竟然是老蔫!
  “老蔫,你没事吧?!我记得你被水狐狸咬了,难道我刚才是在做梦?!”
  “兄弟,你没有做梦,我真不行了。”老蔫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他看着林士栋虚弱的说道。

  “老蔫!”林士栋努力翻转身子,看到抓着栏杆,只有半个身子的老蔫,立时痛哭起来。
  “栋子,没时间了,这个你拿好。”老蔫拼尽全力,将装有瓷碗的小包,卡在林士栋腰带上,然后接着说道:
  “有了这个碗,妮妮、奶奶,还有村里的乡亲们,就都能过上好日子了!不管怎么算,我死的都很值!兄弟,你要好好活着,替我照顾好妮妮、奶奶,还有乡亲们!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连我的那份,一起好好的活着。。。”声音越来越低,老蔫的眼神也慢慢变得无光。话未说完,他便两手一松,向水底落去。
  “老蔫!”林士栋一把抓住老蔫的手,想要将他拖到身边。可不等他有其他动作,围堰内的水突然冲天而起!一阵天旋地转,卷入其中的林士栋便昏了过去。只不过,他抓着老蔫的手,一直紧紧的攥着,没有半点放松!
  这一夜,隆隆的声音在南河两岸响起。连绵的声音响了两个多小时,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声音的来源。
  雷泽明坐立不安,在家中客厅来回踱步。他在焦急的等待着吕志胜的电话,事情或成或败,对他影响巨大。
  吕志胜脸色惊恐的驾驶着小船,绕着围堰不停游走寻找。刚才泉眼变成了喷泉,喷起的水柱得有十多米高。他清楚的看到,喷涌的水流中有人影闪过,并迅速落入河中。那肯定是下水的二人,看情形,他们状态肯定不好!
  林士栋昏厥,在南河随水流上下浮沉。他原本拉着老蔫的手,紧紧的攥成了一个拳头。即便晕了,拳头也攥得紧紧的,指节都变成了白色。老蔫已经不知去向,不过在林士栋的手腕处,出现了一把斧头的标记。那斧头的形状,和老蔫手中那把,一模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林士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眼睛看到的,是洁白的天花板。耳朵听到的,是房外护士的交谈声。鼻子闻到的,则是消毒水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得救了。脑海中想到老蔫最后的模样,林士栋双手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吕志胜提着饭缸,一进病房,便看到哭的撕心裂肺的林士栋。吕志胜神色一暗,三个人去现场,其他两个人一个失踪一个受伤,他心里也不好受。将饭缸放在床头柜上,吕志胜搬过一张椅子,坐在林士栋身边,伸手拍拍林士栋的手臂,安慰道:
  “小林,别难过了,老板已经派了很多人,去南河下游寻找老蔫了。他也报了警,警方也出动人手帮着找人。指不定老蔫和你一样,只是受了点伤。等找到了,在医院待上十来天,肯定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汉子!”
  “活不了了,老蔫活不了了!他只剩下一半了!!”林士栋近乎崩溃,哭喊着说道。
  “小林别哭了!晚上水底到底怎么了?为啥老蔫只剩一半了?还有你,怎么脖子还有腰上都有贯穿伤,医生说差一点点你就残废了。你们在水下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吕志胜心急的问道。那天晚上发的事情十分怪异,吕志胜十分想知道水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士栋心里难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他也想找个人说说,排解排解。忍住哭泣,林士栋一边回忆,一边将当晚发生的事情,徐徐说了出来。
  大约讲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才将事情说完。说完之后,林士栋感觉心情好了些许,扭过头来,发现吕志胜嘴巴大张,已经呆住了。也怨不得吕志胜这幅表情,想听当事人讲事情的经过,结果当事人却把经过讲成了神话故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