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37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吕头,你不相信我讲的话?真的!我讲的都是真的!”林士栋情绪激动地说道。
  “小林,你别激动,别激动,我相信你说的话。”吕志胜赶忙拍拍林士栋的手臂,安慰他说道。在他看来,林士栋已经有些神经质了,话得顺着他来说。
  林士栋也知道自己情绪不对,便深深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安静了下来。

  “对了,吕头,你是在哪里发现我的?”
  “小林,不得不说你的命真大。当时围堰一喷水,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便驾着船到处找你们,找了半天死活找不到。我急了,给老板打了电话,老板立刻让工地上的人都起来找人。你是在第二天上午,被船上的一位村长找到的。当时你沉在水里,一船的人都以为你死了那!等把你捞到船上,发现你还有气,这才匆忙把你送到医院里的。”
  “那我身上的瓷碗,老板拿到了吗?”
  “瓷碗?老板当时就在船上,没听说有什么碗啊?”吕志胜疑惑的说。
  “就在我的潜水腰带上!那里系着两个软包,一个装着一颗珠子,另一个,装的就是碗!”
  年轻的警员拿着记录本,埋头记录着什么。年老的警员则开着录音机,一边听雷泽明讲述,一边不时的提出疑问。
  “雷经理,你真的没有拿到另一只碗?”年老的警员疑惑的问道。
  “真没有!”雷泽明苦笑着说道:
  “当时把林士栋救上船后,他腰带上确实卡着两个软包。但是一个软包烂了个大洞,有东西也掉了。另一个软包没破,也锁得很紧,我当时打开了小包,但里面什么也没有。船上有六个人,其中两个是当地派出所的丨警丨察,他们都可以给我作证的。”
  “那林士栋为什么说软包里有碗?”老警员疑惑的说道。
  “吕志胜听林士栋说完,便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也有点疑惑,想了想大致有了一个猜测,林士栋在水底不知什么原因脑子受了伤,所以发了癔症。正因为他脑子已经混乱了,所以才跟吕志胜说出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至于那个叫老蔫的,他从我这里知道瓷碗很值钱,应该已经拿着瓷碗跑掉了。说不定林士栋身上的伤,也是他干的!”雷泽明想想说道。
  “那个老蔫,没再出现过吗?”
  “从我的了解来说,没有。”
  “林士栋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大的怨气,你知道吗?”老警员问道。
  雷泽明犹豫的点点头,苦笑着说道:
  “我知道他对我有怨气,但当时没想到,他能这么恨我。”雷泽明叹口气,接着说道:
  “林士栋在医院整整住了两个月,医疗费就花了二十多万,都是我出的钱。他出院的时候,我又让吕志胜给他捎过去五万块钱,算作他的辛苦费。至于那个林世强,也就是老蔫的钱,我肯定不会给。他把碗偷走了,我没那个道理再给他钱。”
  “原本我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没想到那林士栋在出院第三天,就找到了公司。他在公司大叫大嚷,说我昧下了他们的卖命钱。我和吕志胜跟他解释了半天,把所有猜测也都跟他说了,可他脑子真的有问题,怎么解释也不听。只是在那里说老蔫没有逃走,是被水狐狸咬死了。最后他情绪直接失控了,把公司的玻璃门啥的给砸了。当时我也火了,就叫保安揍了他一顿,然后把他撵走了。从那以后,他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第一次在你家砍伤你,你怎么不把他说出来?”老警员又问道。

  “因为半年时间,他的变化实在太大。原本他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可几天前,他的样子看起来得有个五十左右,即便他说了三百万,我一时也没往林士栋身上想。也就是这几天,我慢慢把事情捋顺了,才想到那是他。毕竟他现在再怎么老,和原来还是有些相似的。”
  “你有这个林士栋的详细信息吗?”
  “公司电脑系统里有,那里有所有员工的详细信息。”
  老警员点点头,把录音机收起来,然后和年轻的警员一起站起身,看着雷泽明说道:
  “雷经理,今天就先这样吧。如果还有不明白的,我们会再来找你。还有,所有挖掘出的文物,都是东华国所有。你之前的行为,已经碰触了律法底线。希望你尽快将文物上交,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说完,两个警员打开门走了出去。雷泽明想了想,拿起手机,给罗子轩打了个电话。
  田门江走进七十七号,便见到楚兵和昨天一模一样,坐在风雨亭中,一本书一杯茶,清闲得很呐!大步来到桌前,一口将茶水喝干,连茶叶也嚼碎咽了下去,田门江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解开湿透的衣领,哼哼的说道:

  “一把年纪的人了,光知道宅在家里,咋地,黑袜子皮皮还看上瘾了?!”
  楚兵斜眼瞄了一下心气不顺的田门江,拿着书缓缓翻了一页,慢悠悠的说道: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我这生活之态,非你这汲汲之人所能明了。还有,黑袜子皮皮已经看完了,今天看的这本,是飞侠杨小二。”
  田门江一巴掌拍向桌子,中途改变方向,拍在自己大腿上。他痛心疾首的说道:
  “楚兵!我的楚二哥啊!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知道吗?!榜样曾说过,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你现在的状态,太让我失望了!”
  楚兵又斜眼瞄了他一下,仍旧慢悠悠的说道:

  “说吧,又有啥事求我?”
  “您圣明。”田门江原本大义凛然的样子,一下变得狗腿无比。他谄媚地说道:
  “周局下令,让我请您这大侦探大国手,移驾东林市,有要事相商!”
  “昨天刚去过,今天又让去,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楚兵疑惑的问道。
  “我的楚大仙儿啊,你都不看电视,不看新闻的吗?东华国各个媒体,对东林市区发生的事情,都有报道啊!”田门江,有种崩溃的感觉。自家兄弟,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童话书啊!
  “我还真没注意,你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田门江的表情,楚兵就知道可能真出大事了,不然没心没肺的老田不会有这种反应。
  田门江迅速地将情况大略说了一遍,楚兵立刻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二话不说,楚兵拿着书和茶杯,起身便向屋子走去。田门江一愣,站起来喊道:
  “干啥去?”
  “取落甲!”
  我靠!田门江心头一震。到底啥事啊,怎么就去拿落甲宝贝了?
  楚兵向屋内走着,脑海中想起了当年的事情。那一年的那一天,自己正正好十八,耀阳般的年纪!老爹须发已经花白,但身子骨仍强壮的犹如熊罴!大哥正值壮年,整个人如同一座巨大的火山,便是站在那里,也让人望而生畏!就在那一天,老爹将落甲交到自己手中,以少有而郑重的话语说:
  “小二,以后落甲就交与你了,好好待它!把它当成自己的第二条命!”

  “爹,为啥不把落甲给大哥?大哥应该比我更适合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