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57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田门江瞄准垃圾桶的入口,使劲将啤酒罐扔了过去。气势很足,就是准头差了点,偏了一米多。田门江撇撇嘴,看着楚兵说道:
  “6357部队,差不多十多年前就撤销了。过去因为保密性,本来就没多少人知道它。如今过了十多年,你以为还有几个人还记得它?”
  “这支部队过去立过很多功吗?看你这意思,对这支部队的老兵挺敬重的,这可真不像你的风格!”
  “立过很多功?6357立的功可不是多少的问题!他们完成的任务,很多都是可能动摇咱们国本的!”
  “这么牛?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哪怕是一丁点消息也没听说过啊。”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没听说过吗?光会读死书,不知道和实际相结合,你个纸上谈兵的赵刮!”田门江气势汹汹的瞪着楚兵说道。
  “闭嘴!那念赵刮吗?!那念赵括!你个文盲!来,二哥好久没和你练练手了,你这段时间飘的有点大,二哥给你拉低点高度,省得你整天犯二!”
  马志国锁好大门,出了博物馆,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二人纠缠在一起的样子。楚兵腋下反夹着田门江的大脑袋,一只右手便箍住了田门江的两只大熊掌。左手正使劲拍打着田门江的大屁股,一边打还一边卷他:
  “我让你赵刮!我让你领导!我让你犯飘!”
  “警事丨警丨察在暴力威逼下,永远不会屈服!即便你是我二哥,我也永远不会屈服!大爷我永不为奴!”田门江罩门被楚兵戳了,浑身力量根本使不出来,只能使劲嚷嚷。
  楚兵更是生气,连永不为奴都出来了,这孬货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手下巴掌更是连拍,打的田门江的屁股啪啪作响。这是十八庄的老传统了,打人不打脸,打屁股!上次田门江还想打病毒学老专家的屁股那。
  “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不嫌丢脸啊?!”马志国看他们两个的姿态,实在是想笑,但又觉得不太好,便使劲憋着笑说道。
  楚兵听了这话,立马讪讪的松开了田门江。他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咋火气突然就上来了。不过真是太久没揍老田的屁股了,别说,这手感还真是不错。
  老田揉揉屁股,麻痛麻痛的。狠狠瞪了楚兵一眼,田门江笑着和马志国说道:
  “我家二哥更年期到了,没地方撒火,就拿自己兄弟消气,让老哥你见笑了。对了,你有交通工具不?不行咱们三个挤挤,坐摩托车得了。”
  这兄弟二人虽然闹腾,但看得出相互间的感情还是很好的。马志国摆摆手说道:
  “我有个小电驴,跟着你们就行。咱们也不用走远了,从东面那个街角一拐弯,就有一个不停灶的大排档,咱们去那里就行。”
  不多时,三人就坐在了大排档的餐桌旁。楚兵左右看看,都晚上十点半了,可这人还真不少。刚才三人互相通了姓名,楚兵看着马志国说道:
  “马老哥,这人可真不少啊!附近没有看到住宅区,这里也不是商业区,怎么生意这么红火?”
  马志国将手中菜单递给服务员,然后笑笑说道:
  “这家大排档,在整个省府也小有名气。这些人都是从别的地方赶过来,专门在这间店吃宵夜的。他们家晚上十二点左右,会有从屠宰场新鲜上来的下货。还有晚归的渔船送来的海鲜,都特别新鲜,那时候来吃的人才多哪!”
  菜上的很快,田门江和马志国顺便要了啤酒,碰个杯喝的畅快。楚兵夹了个烤带子,尝尝味道确实不错,难怪这么多人。
  “老哥,我记得6357部队解散后,人员基本都去了军方以及国家的特别部门。可以说,原6357部队的人员全都高升了,包括我那个同事。他原来是6357后勤股的一个司务长,转业后就直接成了省警事厅的中级干部,现在听说已经是省厅的高层了。我看老哥你这样子,应该是上过前线的,怎么却在这里当起了门卫啊?”田门江疑惑的问道。
  马志国将满杯啤酒一口闷下去,吃了一口韭菜炒海肠,慢慢的说道:
  “6357部队人数不多,总共也就不到三百人的编制。整个6357部队又分成了九个特勤小队,分别驻守在东华不同的边境地区。由于驻地不同,不同的特勤小队之间,也并不是太熟。至于经历,更是大不相同。有的特勤小队,直到6357番号撤销也没有人员损失。而我所在的特勤小队,在十来年前的一场任务中伤亡惨重,最后只活下来我一个。”
  马志国又倒满一杯酒,一口喝下去,看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我的兄弟们,都在那场战斗中殉国了。我这个活下来的,也成了个残废。士兵的责任,本来就是守家卫国!我既然残废了,不能再履行自己的职责,那就不要去给国家添麻烦。”

  “6357部队,就是在我们小队出事的那一年撤销的。这门卫,是当时我自己要求的。你们两个可别觉得这岗位不怎么地,我告诉你们,我工资比很多一线工人都高!比起死去的兄弟们,我已经好了太多了!”
  楚兵和田门江能听得出,这是马志国的真心话。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很不错。可是楚兵和田门江,总是觉得心里很堵得慌,有点难受。想想,应该是因为马志国的那份孤独感吧。或许在他心中,自己和兄弟们共赴黄泉,才是最好的结局。
  三人聊了很多,也吃了很多。马志国心里高兴,很多年没有和人聊的这么尽兴了!这个田门江,一看就是没啥城府的人。不过这家伙当丨警丨察这些年,经历过不少危险,所以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
  至于楚兵,马志国有点犹豫。按他们两个的说法,楚兵是个侦探。但是楚兵却有一种自己当年战友们身上的气质。不过这楚兵,按他们的说法并没有当过兵。
  想不通就不想,投缘就行!三人一直吃到上了新鲜下货和海鲜,每个人都撑得不得了。看看都凌晨一点半了,说好了有时间再聚,马志国便推着小电驴往自家走去。
  田门江问他为啥不骑着,他说,喝了酒不能骑。田门江笑了,说都是大晚上了,想找个人撞都找不到。再说,就小电驴那速度,撞上人也没啥事。
  马志国还是摇摇头,认真的说,规则就是规则,既然立下了,自然就有它的道理。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遵守它的责任。朝两人挥挥手,马志国推着小电驴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人看着他慢慢走远。虽然因为残疾,他走的高低不平,但是他的每一步,走的都是那么的坚定和整齐!

  一句话浮上楚兵心头: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中午,楚兵废了很大力气才把田门江这个宿醉鬼拽起来!在饭馆吃饭的时候,田门江挂着两个黑黑的眼袋,一边喝面汤一边喊头痛。楚兵也是头痛,这小子离开娟子的管束,直接就放羊了!就他现在这德行,几个月就能废了!
  “老楚,这么早叫我干嘛?今天星期天,我也不用上课,让我多睡会不行吗!”田门江慢慢端起碗,慢慢喝着面汤,动作就像按下慢放一样。没办法,头痛欲裂,动作稍快一点脑子就跟针扎似的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