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58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忘了今天要去见杏林春燕碗的买家了?”
  “晕!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这都什么时候了,不是说了上午九点的嘛!那个买主好像还是什么书画协会的一把手,要是不愿再搭理咱们了该怎么办!”田门江有点急了,这喝酒是真误事啊!
  “你还有脸说!你以为我上午没叫你?我叫了你好几遍你都没反应,这能怨我?”看到田门江捂着脑袋在那里犯愁,楚兵便不再逗他,笑笑说道:
  “行啦,今天上午柳老给你来电话了,是我接的。一开始他挺生气,最后我们两个聊着聊着,聊到了我那个院子,还有何远征何老。没想到柳老认识何老,这之后我们聊的挺开心,也把时间改在了下午两点。以后记住啊,少喝点酒,容易误事!”
  田门江冲楚兵伸了个大拇哥,然后头也不痛了,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来。
  下午一点四十,摩托车停在了格林尚品住宅区外面。看着住宅区里面连绵的别墅,田门江咋舌道:

  “我滴个乖乖!这里可是整个省府地价最高的小区了。听说一个平方就要将近十万,比我一年的收入还要高!那个柳老住在这里,那肯定是个大富翁,现在画画写字的这么有钱吗?!早知道,我跟村里的左秀才多练练字,说不定也能在这弄个别野住住那!”
  楚兵都不稀得纠正他错误的发音,只是瞥了他一眼说道:
  “你不是早就知道柳老住在这里了吗?怎么看你还挺震惊的。”
  “耳听和眼见能一样吗?听说有个女的很漂亮,和见到有个女的很漂亮能是一种感觉?”田门江不屑的说道。

  楚兵也不和他拌嘴,在门卫那里做好登记,骑着摩托驶进了小区。
  “格林尚品十七号,就是这里了!”楚兵看看门牌,将摩托车靠着路牙子停了下来。田门江大长腿一伸,从摩托车后座上迈了下来,他伸着脖子,透过镂空的围墙向院子里张望。
  “这院子咋和我的想象不一样那?人家外国艺术家,院子里种的都是花花草草,还经常摆个裸女雕塑什么的。这院子里咋种的都是菜啊,太生活了,让我有点失望啊!”
  “小伙子,咱们东华人和外国人不一样。他们喜欢情调和浪漫,咱们喜欢丰收和实惠。打老祖宗开始,咱们东华人就喜欢种地,就喜欢品尝那份收获的喜悦。你不觉得,自己种出来的水灵灵的蔬菜,比那什么花花草草、裸女雕塑要可爱的多吗?”围墙内突然站起个戴着草帽的老头,把田门江吓了一跳。
  不用想,这肯定就是省书画协会的理事长,柳健亭柳老了。听了柳健亭的话,田门江赶忙使劲点头说道:
  “可不是咋地!大爷,您不说我还没发现那!原来在我的心底,最美的不是花草和裸女,而是大葱和白菜啊!我太激动了,您就是我人生的导师啊!不行,为这我得请您喝酒,您看今晚咱们上哪喝酒去?我请客!”
  “你是小田吧?你这表演可有点过于浮夸了,不过看在你拍我马屁的份上,你不守时这点就算过去了吧!都进来吧,门没锁。”柳健亭摘下帽子扇了几下,笑呵呵的说道。
  听了这话,田门江赶忙推开门,先楚兵一步走进院子。他紧赶几步来到柳健亭身边,弯下腰,狗腿的搀扶着柳健亭的左臂。柳健亭笑呵呵的看看两人说道:
  “我说小田啊,真没想到你这警事系统的干将,说起话来这么贫。你看看人家楚兵,多沉稳大气,你得跟他多学学啊!”
  “柳老,我跟您贫是因为您德高望重。就楚兵,他不是沉稳大气,他是暮气沉沉,我都不稀得跟他贫。”田门江还记恨着昨晚上那一顿屁股板子,心气还没捋顺,看不得别人说楚兵好。
  柳健亭没再继续这话题,任由田门江搀着,领路进了房子。屋内的装修很普通,只是简单的白墙黑地。只不过墙壁上挂满了书画作品,屋子的边边角角,也摆设着不少根雕和瓷器。穿过客厅,三人来到了柳健亭的书画室,同时这里也是柳健亭重要物件的陈列室。
  一张三米多长的原木大板画案,摆在书画室正中央。在画案四周零零散散,摆放了四五张圆凳,一看就不是待客用,而是站累了坐下休息用的。在画案的四周摆放了六个博古架,架子上琳琅满目,都是各种上年头的物件。
  田门江早扔下了柳健亭,正一脸财迷的站在博古架旁。摸摸这个,捏捏那个,嘴里一直叨咕着什么。
  “柳老,我能看看你买的那只杏林春燕碗吗?”楚兵不理会那个财迷的田门江,看着正在整理画案的柳健亭说道。
  柳健亭点点头,冲着田门江说道:
  “小田,碗就在你右手侧那个架子最上面一层,你拿过来吧。”
  田门江顺着架子一看,杏林春燕碗就在最上一层的正中。小心翼翼的用双手将瓷碗捧到画案上,田门江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柳健亭说道:
  “我说柳老,您心可真大啊!我看过案子的资料,这只碗如果是真的,最少值一个多亿!您老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摆在架子上,不说被人偷了吧,万一不小打碎了,那也得心痛死啊!”
  柳健亭摆摆手,笑笑说道:

  “你把这些身外之物,看的太重了。你可以因为它的历史,它的文化,它的巧夺天工,而去欣赏它珍惜它。但绝不应该因为它的金钱价值,而去敬畏它!”
  楚兵点点头,从这位柳老的言语,便能看出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再看田门江,他一边点头应是,一边继续摩挲着一件件物件,楚兵不由的摇了摇头。不过,在楚兵心底,他对田门江的操守有一万个放心!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秉性什么样自己还不知道?他也就是看到值钱的东西有点腻歪,真要有啥想法,上班这么多年,他早赚得盆满钵满了。
  楚兵将杏林春燕碗拿在手中,翻过碗来,底部果然有个阴字。将碗摆正细看,碗身洁白通透,珐琅彩绘制的树木飞燕生动活泼。即便不懂瓷器,楚兵也觉得这个物件确实不俗。南明府君曾经说过,杏林春燕碗应是灵器。
  楚兵手中落甲便是灵器,他对于如何辨别真假还是知晓的。意识闪过,丹田内真气涌动,磅礴的真元之气,顺着双手注入碗中。田门江猛地回头,和柳健亭一起呆呆的看着楚兵手中的杏林春燕碗。
  此时,瓷碗发散着明亮的莹白光芒,便是白天的阳光也不能遮掩。伴随着光芒的,是刺骨的寒意。随着真气的继续输入,碗中出现层层雾气,最终化作浅浅的一层透明液体。
  楚兵吐出一口浊气,停止了真气的输入。仅仅两分来钟,楚兵便消耗了体内八成的真气。将碗放到桌上,楚兵和柳健亭告罪一声,便走到墙角坐下,开始恢复体内真气。
  柳健亭看看楚兵,不由暗暗点头。他们来之前,柳健亭和何远征通过电话。电话里何远征便说过,楚兵是个奇人,万万不可怠慢。而今看来,这楚兵确实不凡。一个看似普通的瓷碗,到了他手中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柳健亭没有打扰楚兵,而是跟田门江一起来到碗旁,细细观察起来。杏林春燕碗没有真气输入,便不再发光。但是碗中的液体,还在继续散发着寒气。田门江看了半天,忍不住便将手指头伸向碗内,想看看那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