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60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田门江使劲摇着头说道:
  “稀罕个球!万一这东西有个闪失,我赔得起吗我!赶紧走起,记住,摩托车骑稳点儿啊!”
  市里来人比想象的要快,两人才到广场,就看到了市里的那辆公务舱警车。开车的,是市局特警支队的一员老将。姓李,很早以前就和田门江认识,也是一个个性开朗的人。不过今天他却严肃了许多,看到田门江叫了声支队长,然后又冲着楚兵叫了声楚先生,便不再言语。
  另一个人是市博物馆的馆长,五十来岁,手里提着一个不大的合金箱子。听说锦盒里就是杏林春燕碗后,他立刻叫两人上了车。在车上,馆长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将碗从锦盒中取出。仔细检查一番后,轻轻的将碗放到满是柔软垫料的合金箱子中。

  这个过程,老李一直在用录像机录像。直到合金箱子关好并上好密码,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田门江看着别扭,觉得这两人比自己还小题大做,他使劲挠挠脸说道:
  “我说老李,不至于吧?虽然这玩意很值钱,但你们也有点儿太过小心点了吧!”
  老李苦笑一声说道:
  “我的队长大人,一个多亿的东西啊,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拍拍腰间,老李接着说道:
  “看到没有,都配枪了!市里很重视,执笔大人还有周局亲自跟我们说,务必保证杏林春燕碗的安全。广场外面还有两辆车,都是咱队里的同志。”
  楚兵和田门江互相看了一眼,八成是周长锋问过行家了,知道这碗已经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了,所以才这么看重。
  几人没再继续寒暄,老李打了个招呼便开车走了。那位馆长则是从头到尾一直绷着个脸,理都没理楚兵和田门江。
  看着警车越走越远,田门江也松了口气。这玩意其实就是个丨炸丨弹,在谁手里出事谁就得认倒霉。交接完毕,两人也没有了心事,正好看看这省府广场的夜景儿。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田门江被急促的手机来电吵醒。而此时,楚兵已经在小区里迎着朝阳站桩练功了。跻身宗师以后,普通的站桩拳法,对境界的提升已经没啥作用。但楚兵还是经常站站桩,练练拳。毕竟是几十年养成的习惯,大清早来上这么一遭,不说别的,整个人一天的精气神都会不同。
  “老楚,不好啦!赶快上来,有情况!”田门江在楼上大喊。
  楚兵抬头一看,田门江就穿着个丨内丨裤,半裸着个身子站在阳台上大声呼喊!使劲揉揉太阳穴,楚兵头痛不已。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半裸着在阳台上大呼小叫,被人看到不嫌丢脸吗?这段时间这老田到底是怎么了,过去那么多年也没发现这小子有这么不靠谱啊!
  “进屋去!穿成那样不嫌丢脸啊!”楚兵压抑着火气说道。
  “哦。”
  田门江这才发现自己穿的确实有点少。他一边答应一边转身回屋,右手还伸进丨内丨裤里挠了挠屁股蛋儿。楚兵腾腾腾几步上了楼,来到房间看着田门江问道:
  “说吧,啥事不好了。”
  “又发生尸体被破坏的事了!”
  “怎么可能?连续被人端老窝,这法医中心的负责人是干什么吃的!”
  楚兵一听,眉头立马皱了起来。这法医中心的负责人是不是有病啊!已经连续发生案子了,还不知道加强警卫?
  “你这可冤枉人嘞,人家法医中心现在晚上都是一个班的持枪警卫,老鼠都进不去一只。这次发生案件的是省殡仪馆,里面有两具尸体遭到了破坏。从现场看,应该和法医中心的是同一个人。”田门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什么时候发生的?”
  “应该是昨天晚上的事。今天早上,殡仪馆的一个化妆师赶早过去给尸体化妆发现的。班主任给的通知,让我去现场。对了,警事厅培训班那边也知道你来了,说要是你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现场。”

  “警事厅怎么知道我来了?再说了,我一个老百姓去现场,不合适吧?”楚兵疑惑的说道。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林士栋的案件结束后,警事厅方面就给你弄了个特聘专家的身份。听说是灾变处的赵处长运作的。你来省府好像也是他通知的省里。”田门江看着楚兵笑呵呵的说道。
  “你说这个赵处长是谁?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挺了解我,这段时间不管在哪里都能发现他的身影。”楚兵疑惑的说道。
  田门江推着楚兵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
  “行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这灾变应对处虽然挂靠在警事厅,可领导的级别比警事厅的厅长还高!听说这位赵处长的级别,那可是副省牧级的!被这么位大佬关注,你以后不管办啥事儿都要方便许多,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楚兵摇摇头,不再言语,抬腿骑上摩托车,带着田门江驶向殡仪馆。
  两人赶到时,殡仪馆外已经停了七八辆警车。田门江和看守警员打了个招呼,便和楚兵走进了殡仪馆。

  来到太平间,两人看到十来个身穿制服的丨警丨察,正在认真的勘察现场。有摆放比例尺拍照的,有提取痕迹指纹的,也有进行现场询问的。人数虽多,但现场井井有条,忙碌而不混杂。田门江看了看众人,笑呵呵的说道:
  “哎吆呵,姑娘们来的挺早啊。看来你们对这笨鸟先飞,勤能补拙的成语,认识的挺深刻啊!也对,哪怕智商再低,只要努力了终究会有回报!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哈,别忘了把整理的材料给我一份啊!”
  楚兵差点原地摔个大跟头。田门江这嘲讽技能果真是无敌啊!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能说出这般扎人心肺的话语!环视一周,果不其然,原本忙碌的众人齐刷刷抬头望向田门江。
  一干人等脸色铁青,如果眼神能化作刀斧,八成田门江现在已经变作一滩肉泥。不过众人不愧是警事系统的佼佼者,心理素质那是妥妥的过硬。稍作僵持,众人又恢复了原来手头的工作,该干嘛干嘛,就当田门江这贱人不存在。
  楚兵叹了口气,看来这段时间,天地间果然发生了某些神秘的变化!这些变化对老田影响深重,直接让他变成刺头杠精了!
  没有跟着贴到人身边,继续嘲讽的田门江。楚兵自顾自的,开始勘察起现场来。楚兵有自知之明,如果只从刑侦的专业角度来说,自己比这些警事系统的精英差了太多。而自己的优势,是超越常人的感知,以及体内澎湃的真气。
  如果这个案子真的和异常事物有关,那楚兵便占到了一个绝对的优势。因为对于异常事物,楚兵拥有远超过他人的应对经验!

  楚兵来到两具尸体旁,发现尸体损坏确实严重。头盖骨被掀开扔在一旁,脑袋里的脑浆基本空了。胸腹部,被巨大的力量生生撕开。心肺消失,其他的器官也残缺严重。
  楚兵将四周的情况细细看了一遍,便闭上眼睛推想当时的现场。按警方当时的怀疑,是一个人带着一只大型犬科动物做的案。可尸体头部还有胸腹部巨大的撕裂伤,根本不是正常的犬科动物所能造成的!若说是猫科的老虎或者狮子,那到还有些许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