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事务所》
第80节

作者: 明冷清

收藏本书TXT下载
  忙活完了,楚兵拿起茶具和板夹走进了池塘的风雨亭,外边阳光太烈,还是这里舒服啊!饮几口清茶,楚兵打开夹板,先拿出了一张大红的结婚喜帖。

  这喜帖是马志国寄过来的,婚礼的日子就是下个月一号。楚兵撇撇嘴,他们两口子这可真够急的。不过想想老马和胡小琴的岁数,这急着点也是对的。
  两人耽搁了这么些年,岁数可真是不小了,再不抓紧着点,孩子都抱不上了。将喜帖放回夹板中,楚兵又拿起一本铁屋历险记,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楚兵一边看一边想,老田这瘪犊子还在上学,娟子又带着小田小泽林他们去了省城。七十七号而今就剩下自己一个人,还真是够清净的啊!
  南河岸边,翟新宇右手扶着老祖宗,左手习惯性的拢了拢自己那油光贼亮的汉奸头。苍老的翟武忠,颤颤巍巍的拄着龙头拐杖,用浑浊的老眼,忧心忡忡的看着南河大桥。
  两人头顶上方,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连绵不断。随着南河大桥的建成,贫困县安庆得到了东林市最大力度的扶持!整个县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而南河大桥,就是唯一的交通命脉!
  感受着车辆驶过,大桥传来的隐隐震荡,翟武忠颤抖的叹了一口气。他摇摇头,看着翟新宇慢慢说道:

  “新宇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这南河大桥多大啊,它的重量怕是得赶上一座山了!你这崽儿,怎么就敢用一块不到二两的赑屃甲,去承载它那?!”
  一阵巨大的轰鸣打断了老人的话头,应该是几辆重载卡车正在行进。待卡车驶过,老人又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
  “现在整个安庆都指望着这座桥,你看看这车来车往的,每天得经过多少人?如果桥出事了,那得死多少人,造多大的孽啊!拿性命胡来,那是会遭天谴的啊!”
  翟新宇同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先用左手压了压中分的印子,然后苦着脸说道:

  “老祖宗,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二嘎子他们被蜮祖夺了身子,乡亲们又被下了诅咒,我不这么做,就根本弄不到那么多钱救大伙!我再怎么说也是咱们村的村长,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乡亲们慢慢死去吧?”
  老人有一肚子话,一肚子的道理想要说。可看看为了救村里人而变得憔悴不已,神情都有点恍惚的翟新宇,最后只说出一句话:
  “苦了你了!”
  翟新宇听了老祖宗这句话,眼泪立马流了下来。为了乡亲们,这段时间他真是拼尽了全力,说是心力憔悴也不为过。不过今儿有老祖宗这句话,那就值了!
  翟武忠拍拍翟新宇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黑漆漆,形似瓦块的东西,摩挲两下后便递给了他。老人笑笑说道:
  “你用灵碗换回来的这块东西很不错,我已经刻上了封印。你把它装到桥墩上,怎么也能让赑屃甲多撑上两三年。有了这段时间缓冲,咱们大家伙儿就有了应对的余地,怎么着也能把这隐患消了吧!”
  “老祖宗,其实那个灵碗我真不想卖,村里人还要靠它续命那!您到底为什么非要让我把它卖掉啊?”翟新宇疑惑的问道。

  老人看看他,摇摇头说道:
  “新宇,那是个好东西,但是它太好了,咱们村子出身不正德行太低,不配拥有它。在村子里时间长了,会有大祸临身的!现在既然我醒了,自然有办法控制村里人身上的诅咒,那个碗越早离开咱们越好!”
  老祖宗既然这么说了,翟新宇便不再多说碗的事情。毕竟老祖宗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阅历远远不是自己能比得上的。捏捏手上的瓦片,翟新宇实在忍不住,又开口问道:
  “老祖宗,咱们真的不能和雷泽明说说这南河大桥的事儿?雷泽明做事干脆为人仗义,而且他有钱,路子也广,有他帮忙,应该能淘换到更好的东西。保不齐没两天这海眼就能给堵瓷实了。”
  翟武忠看看翟新宇,摇摇头说道:
  “你为了救村子里的人去堵海眼,那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村里人的命要紧。那个雷泽明因为这个,肯定知道你有些常人没有的本事。就和你说的一样,他路子广,又有钱有势,如果有心,很容易查到咱们村子和别处的不同。”

  “咱们村本来秘密就多,要是让雷泽明知道些什么事儿,万一他泄露出去让人知道了,那村子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所以新宇啊,你要记住了,万万不能和雷泽明说南桥的事情,以后最好也别和他来往!咱们村子从上古年间磕磕碰碰撑了现在,不容易啊!要是在咱们手里毁了,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
  翟新宇听了老人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老祖宗说得对,啥事儿也不如村子的安危重要!脱掉身上的衣服,只穿一条土布裤头,翟新宇冲老人点点头,将瓦片含到嘴里,一头便扎进了南河!
  清澈的河水下,一条身影好似游鱼,瞬间便没了影子。翟武忠拄着拐杖,慢慢蹲下身子,费力的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他用浑浊的老眼,静静的看着远处南河大桥的桥墩,嘴里喃喃地说道:
  “列祖列宗保佑,别让蜮祖破坏封印,否则,这天就塌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几天就过去了,马志国举行婚礼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楚兵提前两天开着自己的大皮卡,拉着一车零零碎碎的东西赶去了渡口镇。
  老马是个孤星,家里没啥亲戚,第九小队的兄弟又全没了,他和老田现在算得上是老马最好的兄弟了。这结婚的事儿,他们肯定得帮着操办操办。
  不过田门江这不靠谱的玩意儿,操心的事情就别想着指望他。让他办正事,他不给你捅个篓子他就不姓田!楚兵自己在这边儿一忙活就是两天,老马的婚事已经够简单的了,可还是把楚兵累得够呛。
  转眼到了举行婚礼这一天,东山省警事厅的培训班,也是在这天上午九点结业。结业典礼一结束,田门江冲上车,和娟子直奔渡口镇而去。原本跟出来想要和田门江说点事儿的李玉林,张着嘴伸着手,站在空无一人的大门前,独自凌乱。
  马志国的婚礼是在镇府的会堂里举行的,整个镇子的人,几乎都来了。出乎楚兵意料之外的是,镇子外边的人也来了不少。老马除了科技博物馆那几个警卫同事,并没给其他人下过帖子。可现在不但那几个同事来了,还来了二十几个没有喜帖的人。

  当看到老马流着泪,和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楚兵便知道,这是老马6357部队的战友们来了。
  虽然不是同一个小队的人,相互间也不是特别的熟悉,但大家终究是同一战壕的同袍,那份情谊永远不会褪色!
  一个大胡子先是拥抱了马志国,紧接着便冲着他的胸膛使劲儿捣了一拳!揍完人,他还狠狠的瞪着马志国,生气地说道:
  “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给我们通知?!第九小队的兄弟是没了,可咱们6357其他小队的兄弟,那不都还在嘛!你就这么瞧不上别的小队的兄弟?!”
  马志国使劲摇头说道:
  “陈队,我怎么会瞧不上其他兄弟!每个6357的兄弟,在我心里都是亲人!只是你们现在都已经在领导岗位上了,我一个警卫给你们下帖子,不合适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