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9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就在秦璐倒地,葛飞愣神的时候,嫌疑人已经翻窗逃走了。这里是两楼,老式的房子层高又低,从两楼跳下去完全不会有问题。
  葛飞完全不理会寇天明和秦璐了。寇天明到底是被砸晕的,还是他扮演犯人还没出戏,他已经管不着了。秦璐虽然受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让她留在现场正好也照顾一下昏厥的寇天明。现在能追上嫌疑人的,那就只有自己了!
  他解开制服的第一颗口子,并按下了肩膀上信号追踪装置。一个翻身就直接跳下了二楼!
  平时没有搏斗的时候,内部纪律规定,衣装的纽扣必须扣到最上面一颗扣子,哪怕是炎炎夏日汗流满面也不允许解开。此时眼看是要和犯人来一场追捕了,葛飞自然也是不用遵守这条规定了,解开扣子好好舒展了一下脖子。
  至于肩膀上的信号追踪器,是这些年给队里专门配的。
  考虑到刑警职业的特殊性和危险性,他们每人的制服上,也就是肩章的这个位置,都有一个纽扣大小的信号追踪器。只要同时捏住上下端用力一按,信号追踪器就会立刻跟警局内部的网络联通。每隔3秒发送一次位置信号。这个像纽扣一样的信号追踪器非常轻巧,很难被发现。也不会发出闪光,也不会发出声音。它的功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算发送位置信号。
  这个东西陪给警员,是为了让警员在非常时刻像警队内部发出增员、求救信号。
  比如在追踪嫌疑人的时候,发现了对方的老巢,但是自己人单力薄,无法对抗敌人。而自己的隐藏环境又不允许拿出手机打电话,或是用其他形式通知同伴。那么这个时候,只要按下信号追踪器,信号和位置信息立刻就会发送到警队内部网络,再通知调度中心,调遣最近的警员前来支援。或者遇到危机、或者是被俘虏的情况,也可以使用这个纽扣状的信号追踪器来求救。有的时候为了追踪货物什么的,人无法跟上,更是可以将信号追踪器扯下,打开后扔进对方的车里或是货物里,这样警方也能随时监控对方的行动了。可以说非常地实用。

  虽然对方只有一个人,葛飞有信心将其制服。但是考虑到对方是一起性质恶劣的虐杀他人的犯罪嫌疑人,哪怕是一点点失误都是不允许的。所以葛飞在一开始,就按下了信号追踪器。
  跳下窗户,黑夜里葛飞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奔跑。因为这个人跛脚,即使是在奔跑,速度也非常地满。
  葛飞只跑了十几米就追上了这个人。可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在逃跑的过程中,从地上随手捡了一块碎砖,眼看要被追上了,转身就朝着葛飞的脑袋拍了过来!
  葛飞不是寇天明,身经百战的他怎么会被这种袭击给击中?对方转身攻击,正好省得他再费力奔跑追捕了。一个放手擒拿住对方的手腕,紧接着跟起一脚就踢中对方的小腹。趁着对方躬身的功夫,紧接着又是一拳打中对方左侧侧腰的软肋。
  葛飞击打的位置,都是人较为柔软的部位,很容易让人失去抵抗力,但是又不会给人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果然,这三下之后,对方完全没有了抵抗的余力,被葛飞反手扣在了身后。
  就在葛飞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身后红蓝色的灯光射来,警队的同事们到了。
  “怎么这么快?”葛飞有些疑惑,从自己按下信号追踪器,到跳下窗户追上嫌疑人,再到三圈制服对方,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这群人这么快就跟上来了?难道这群人会瞬移不成?
  就看见张老爷子从一个警员的摩托上下来,摘下安全帽,朝着葛飞笑了笑。

  葛飞这才明白,这一切都在张老爷子的预料之中……即使自己不按下信号追踪器,这群人也早已跟在了身后。
  到现在为止,从接到案件,到成功抓捕嫌疑人,只用了4个小时36分钟。可以说是完全刷新了警界的破案记录!
  葛飞,秦璐,寇天明三个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回到了警局。犯人的家就交给到场的同事们来处理了。而考虑到秦璐和寇天明都有不同程度地受伤,所以葛飞就先送他们会警局休息,当然,在一旁看戏看得非常过瘾的张老爷子也一起来了。
  休息室里,刚刚给寇天明包扎好的警员,马上开始给秦璐的脚踝消毒。因为平时认识的缘故,女警员对待秦璐的态度要比对待寇天明好太多了,看得寇天明一阵羡慕。
  葛飞站着看着眼前这些人,因为刚刚的抓捕,他到现在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所以他不太想坐,站着平复一下心情比较好。
  说实话,这个嫌疑人的抓捕过程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但是让他至今都不能理解的,是寇天明是怎么一步步找到这个嫌疑人的家庭住址的?难道他请了神鬼上身了不成?还有这个办案过程,不像是现代警方的办案方式,倒像是几百年前衙门请神棍来办案似的,简直匪夷所思!即使他亲身经历了一遍,也还是不肯相信,眼前这已经发生的事实。
  老爷子看着这些人,贼兮兮地一笑。说实话这老头子一点都没有德高望重的老者的风范,绝大多数时候都像个调皮的老顽童似的:“葛飞我就不说了,关键时刻还是那么可靠,你的临场应变能力我一直是很放心的。再加上你熟练的格斗技术,以及你变态般的体能训练,我相信,即使我不把情况事先告诉你,你也能完美解决这次的案子。”

  老爷子用“变态般的”这四个字来形容葛飞的体能,虽说是夸奖,但是葛飞听着却是那么别扭。
  老爷子又看向秦璐,笑道:“怎样,下次还出现场么?”
  秦璐咬着牙,女警员正在用酒精给她消毒。坚强的她强忍着,却也是有小声哼哼。她眼里含着泪光,平日里冰山女王的气场完全没有了。此时的她,完全就像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这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终于有了点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此时她的发髻已经散了开来,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连,空气刘海也遮住了她的额头,还有委屈的眼神。此时的她,宛如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独自盘坐在角落,一个人哭泣。嘤嘤嘤地,楚楚可怜……
  老爷子上前摸了摸秦璐的额头,就像爷爷在摸孙女的额头似的,充满了慈祥和关爱。秦璐一下子抱住老爷子的腰,把脸埋在了老爷子的肚子上。
  葛飞看到这里,身为刑警队长的他,原本还想指责秦璐两句。但是事已至此,他的心也软了下来。他低声说道:“秦璐,以后你就听张老师的,老老实实做后勤,不要出现场了。就算是参与调查,我也给你定一条规矩,那就是必须要有一名警员跟着。这个规矩,我就这么定下了,你不会不同意吧?”葛飞就像是爸爸在哄女儿似的,难得露出慈爱和商讨的口吻。要知道这个“黑皮球”在训其他男警员的时候,可是能把五大三粗的男警员给骂哭的货。

  秦璐头还埋在老爷子的肚子里,没有抬脸,估计是不想让别人看见她哭的样子。不过倒是轻声地“嗯嗯”了两声,算是同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