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26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当时警员的证词呢?”
  “和当时警员的说法一致。”
  “他只开了一枪么?”
  “是的。”
  “有没有错开的时间点?追来的警员是听到枪声立刻就赶到了,还是听到枪声后隔了几分钟才赶到的?”
  “追来的警员听到枪声后立刻就赶到了,前后绝对不超过5秒。”
  “那可以说警员是看到他开枪的咯?”

  “不,追来的警员并没有看到他开枪的过程。以为这个小巷有一个转角,根据追捕的警员所说,他们是先追捕逃犯,逃犯转过转角,然后听见枪声,再然后他们看见逃犯转身又跑了回来。随即他们扑上去进行了抓捕。可以说,他们只是听见了枪声,却没有一个人看见开枪过程。”
  “那么那个逃犯应该是看见开枪了,他怎么说?”
  “那个逃犯的证词倒是和开枪的警员是一致的。他确实是看到这名警员朝天鸣枪,被惊吓到之后才折回去的。”
  “这么说也不是完全一边倒地对年轻警员不利。”
  “虽说如此,但是事实物证说明,击杀老人的就是年轻警员的枪和子丨弹丨。物证和人证相冲突,我们还是以物证为主的。毕竟,人会撒谎,而死物不会。”吴刚尴尬地说道。显然,他也是非常想极力相信年轻警员是无辜的。可惜,物证就像是一把尖刺一样钉在地上,如果不排除其中的矛盾,永远无法根除。

  “最重要的是,在那个时间段,也就是8点至9点之间。所有警员已经封锁了路段,不会有外人进入。而地头蛇们正在进行械斗,没有人突破封锁圈。在这个时间点,只有驻守那个封锁区域的年轻警员在那个区域附近,除了他,没有别人有杀人的时间。”
  “这就很尴尬了……”寇天明也皱起了眉头。
  寇天明沉思道:“案发时间,物证,都指向了那位年轻警员。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年轻警员枪杀了老人,但是按照现场的情况,除了这种情况没有其他可能了。”
  “也不算是。”秦璐说道,“至少那个被寇天明开枪吓回去的小混混的证词至少是偏向年轻警员的。只不过,他的证词分量太轻了……”
  秦璐和寇天明两人分开行动。
  物证那边,有专门的物证组一一排查。因为两方械斗,导致现场一片混乱。除了一些关键性的现场痕迹外,还收缴了很多刀具等。警方排查的话,不能因为主管认为这些东西和事件无关,就不去检查。万一其中有某些联系,可能存在破案的线索呢?
  所以物证组要一一核对这些无用的证物信息,哪怕和误伤事情无关,他们也要仔细检查。这就导致了工作量非常庞大,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做完的。

  而秦璐那边,面对着死尸,她也开心不起来。老人那边,老人的家属也在闹着。社会媒体那边也在想方设法拖延。并不是说要隐瞒案件,而是案件现在还不明确,如果哪些没有道德的报社,将这件事添油加醋地写出去,歪曲事实,造成社会舆论和人心恐慌的话,那事态就严重了。到时候,就算老人不是年轻警员枪杀的,为了平息民愤,人民群众也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年轻的警员很可能成为社会舆论的牺牲品。

  西队的法医是一位老法医了,快退休的年纪,但是人很负责。没有因为年纪大了或是临近退休,就草草了事。相反,他的眼光、经验和手法都是无可挑剔的。因为某些原因,这位法医和秦璐还认识。
  两个人重新梳理了一下案件,又结合案件重新审视了一下尸体。经过二次解刨,秦璐发现这位西队的法医所作的报告根本就是毫无瑕疵。
  这份毫无瑕疵的报告即让她高兴,又让她失望。
  高兴的是,我们人民丨警丨察的内部,还是有很多像西队法医这样尽职尽责、专业技术过硬的人的。失望的是,这份毫无瑕疵的报告,却将那位年轻的丨警丨察进一步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寇天明来到审讯室。
  审讯室里,坐着那位年轻的警员,还有另外两位老警员。可能是因为此时是嫌疑犯的缘故。年轻的警员已经脱下了警队的制服,只剩下里面的白色衬衫。
  因为成为了嫌疑犯,警员被迫脱下了制服接受审问。这小小的一步,却给警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原本他是一个为人民除害,光荣的人民丨警丨察。但是摇身一变,却变成了一个遭人唾弃的嫌疑犯。这种心理的落差,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而光荣和耻辱的巨大反差,也瞬间让这位年轻警员苍老了很多。
  门外,寇天明问值班的警员:“他睡过吗?”寇天明不像那些专业的丨警丨察,他更多的是从心理学的方面去分析犯人的行动和逻辑轨迹。所以被审问者的思维状态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值班警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内部对小张还是很友好的。不仅给他足够的吃喝,还给了他充分的休息时间。和其他嫌疑人的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只不过,从昨天到现在,小张一口饭都没有吃过,给他时间睡觉,他也睡不着,哎……”最后值班警员也叹了一口气。
  寇天明并不怀疑西队内部会有包庇的行为。因为他知道,这种来自自身的压力已经足够压垮这个年轻警员的内心了。
  寇天明推门进去,里面三个人都抬头看了他一眼。
  两位审问的老丨警丨察也是一脸愁容。面对这个曾经的同事,又是年轻的下属。他们有一种将他当做自己儿子的宠爱。想说,又不能多说什么。
  而这位被称作“小张”的年轻警员,更是憔悴不堪。
  寇天明打量了一下,他的警服已经被“扒掉”了,贴身的衬衫上皱皱巴巴的,领口和袖口等不同程度地沾着一些污渍。头发乱糟糟的,上面沾满了油泥和头皮屑。脸上有些污渍,特别是年轻人的脸,额头和鼻头还有厚厚的油腻,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梳洗过了。领口敞开,还能看见脖子上的汗,衬衫也稍微湿了一片。这个审讯室并不热,这应该是冷汗,来自于自身精神压力而产生的身体应激反应。总的来说,这个小张不论是精神还是□□,都处在一个非常憔悴和虚弱的状态。

  老丨警丨察问寇天明:“我们要出去吗?”
  寇天明摇摇头:“我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不是审问。也没有什么特备需要注意的地方,两位就留下来一听聊聊,就当聊个家常。”
  “哎……”老丨警丨察也是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话两位老丨警丨察也是没有少说,可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个情况,大家都十分尴尬。他们不认为,寇天明能够再挖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寇天明重新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跟案件记录上的分毫不差。虽然小张极力否定,但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他。寇天明的二次介入,不仅没有缓解现场的气氛,反而让在场的所有人更加地失望了。
  现在不仅仅是西队内部非常丧气,就连前来介入调查的刑警队也非常地会心。

  为了节省时间,吴刚中午让人买了汉堡,直接在队里吃。包括寇天明在内,竟然有3个警员,连着包汉堡的包装纸一起吃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