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52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寇天明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然后轻轻弹了两下秦璐的脸颊,很轻蔑地说道:“怎么?才这几瓶就不行了?”
  葛飞说道:“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应该进入醉酒状态了吧?”
  面对寇天明的举动,秦璐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就当寇天明不存在似的说道:“尸检结果显示,死者生前确实喝了很多酒。即使过了一夜,血液中的酒精浓度还是很高。胃部解剖里的残留物也含有大量酒精,即使经过一夜也没能完全消化。”
  然而秦璐没想到,寇天明却突然跳起来保住了自己!
  “这!”葛飞想要站起来阻止!他也清楚,在进行演凶术的时候,寇天明只是在还原凶手的行为。特别是这种完全沉浸式的演凶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很多时候都需要第三者在场,事后告诉寇天明他的行为。所以,一旦寇天明做出过激的举动,葛飞为了两人的安全,必须要出面阻止。
  然而被寇天明压在身下的秦璐却阻拦道:“没问题的,女人是在酒店里和黄天发生的关系,死亡时间是凌晨熟睡时才药效发作。所以在这个包厢里女人不会有生命危险。”虽然秦璐不担心寇天明会失手杀了自己,但是心里却因为这种亲密的举动而有些心跳加速。
  虽然秦璐自己这么说,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毕竟,她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虽然思想成熟,但是还是有些心慌的。
  此时的寇天明,索性将秦璐按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捏住秦璐的双手手腕,将双手压在头顶。

  寇天明粗喘的呼吸配合着野蛮霸道的吻,嘴唇贪婪地吸吮秦璐的脸庞和嘴唇。似乎不过瘾,他竟然还轻咬秦璐的嘴唇,甚至还在秦璐的嘴唇上咬出了淡淡的牙印!
  就听见“嘶啦”一声,伸进秦璐衣服下的右手用力一扯,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布料被扯碎的声音!
  秦璐脸一红,一种莫名的刺激和冲动,伴随着一股强烈的羞耻感袭上大脑。不知为什么,秦璐竟然闭上了眼睛,主动地迎合寇天明的动作!原本如冰山一般的美人,此时竟也娇喘连连,燥热的她被寇天明压在沙发上,身体微微挺起,小腹紧紧地贴着寇天明。
  春意如同醉人的桃花酒一般,浸染着整个大脑。思维早已飘忽在天外的她主动地勾起双手,环抱住寇天明的脖子。
  就在她的意识已经不受控制的时候,突然间寇天明的身体重量消失,紧接着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本已丨春丨心荡漾的秦璐突然被打醒了,她睁眼看见了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寇天明!
  趁着这功夫,秦璐坐起身子。此时的她头发披散,脸上赤红赤红的,还有浓浓的娇嗔和羞涩。胸膛内的那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没完,似乎都要爆炸冲出胸膛一般。粗重的喘息不管怎么压都平稳不下来。衣服的下摆已经被寇天明扯了开来,露出纤细、雪白的腰肢。
  然而寇天明则像是完全没有看见此时的秦璐似的,转头看向葛飞说道:“把药给我拿来!”
  “药?!”两个人都是一愣。

  虽然葛飞没有动作,但是寇天明却像是真的从某个人的手里接过了某样东西。他掰开包装纸,扔进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啤酒瓶里。
  秦璐和葛飞都愣住了!如果寇天明的还原属实的话,那这颗药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证据了!
  处理好药丸,寇天明把包装纸捏成团扔进废纸篓。随后又靠在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道:“老子想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就在此时,寇天明突然抬头看向门口,随后对着门口说道:“你刚刚的表现我很不满意。这样,我也不为难你,如果你一口把这瓶啤酒吹了,我就放你走。”
  葛飞和秦璐这才明白,应该是刚才,女人逃出了包厢。可能是上厕所,也可能是补妆,甚至有可能是想逃走,但是被经理抓回来了。总之,他现在又回到了这个房间。而就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黄天给她的酒瓶子里下了药!

  演凶术到此结束。
  寇天明愣了好一会儿,才从神游中回过味来。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人:“刚才有什么突破口么?”他突然发现,秦璐看自己的眼神很暧昧,而葛飞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不过,这在实行演凶术之后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此时的秦璐,将自己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辫。并不是说她准备分析什么案情。而是刚刚和寇天明一段**,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不对劲。于是她索性把头发扎了起来。衣服很快就整理好了。因为寇天明是隔着衣服伸手进去摸的,扯坏的也是内衣,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她只要把外面这件衣服的衣角重新掖好,就可以装作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外衣已经整理好了,可是内衣却被寇天明扯碎了一半。此时她的□□,一半由内衣衬着,另一半却是毫无衬托地塞在衣服里,感觉很不舒服。为了不让外人看出端疑,秦璐只能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用小臂假装托着略有些下垂的□□。
  虽然已经极力掩饰了,但是还是看起来很不自然。
  葛飞虽然旁观了一切,但是他却不打算所说什么。他原本是想阻止寇天明的,但是秦璐自己要配合着演下去。而且此时略显尴尬的局面,秦璐已经极力掩饰了,他此时能做的就是闭口不言,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才能最大程度地避免尴尬。
  葛飞简单地叙述了一下经过:“刚刚你扮演的黄天,想要费力死者但是没有成功,被死者逃出了房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死者又回来了这里。在死者出去又回来的这段时间里,黄天在死者的啤酒里下了药。”

  原本非常尴尬的情况,被葛飞三两句话就直接讲述完毕了。完全避开了秦璐的尴尬,也没有提到两个人当时的情况。完全将重点引向了案情上。
  “你是说,我扮演的黄天给女人下药了?”
  “是的。”葛飞站了起来,“你已经给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假设,接下来如何理解和运用这个假设,而这个假设又有多少是真实的,那就要靠我来决定了!”重新找到线索的葛飞斗志昂扬,摩拳擦掌的准备开工。
  葛飞先是找了一个借口,让秦璐回去休息一下。毕竟,就他这个旁观者都能看得出,此时的秦璐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不在状态。
  紧接着他叫来了刑警队的人,分好几组,开始收集相关证据。
  首先第一组人,回收酒吧昨晚用过的所有空酒瓶。确切地说,是前天晚上,至昨天早上。

  空酒瓶回收,竟然一共有662个之多。葛飞要求,逐一化验这六百多个空酒瓶的残留成分。
  第二组,去调查另外两个和黄天一起喝酒的男人是谁。葛飞从寇天明刚才的行动可知,这个“药”似乎平时是带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的。
  第三组,调查天舞悦人酒吧。目的并不是为了把这不干净的酒吧给端了,而是为了给酒吧经理施加压力,希望能套出点更有用的信息。
  葛飞手下的这群人果然各个都是非常能干,不用一会儿,三组人的结果就都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