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53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第一组人从662个空瓶中,化验出其中42个瓶子的残留物都有问题。残留物基本上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致幻类的违禁药物,简称丨毒丨品,一共有16个瓶子。第二类是兴奋剂,类似于高浓度的□□,并不是违禁药品,但是掺杂在酒中饮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吸丨毒丨般兴奋的效果。这些瓶子有23个。而剩下的三个,是迷幻类的药剂,会使人精神恍惚,同时激发□□,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而其中一瓶添加有□□的酒瓶中,发现了少量和死者体内相同的毒素。

  葛飞看了一下这份报告,肯定地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黄天想要在包厢里强上死者,结果遭到死者的反抗。死者逃出包厢后,可能是被经理或者黄天的同伴给抓了回来。在此期间,黄天在死者的酒里下了药,企图迷晕死者后再强上她。”
  “那我们这就可以去抓黄天了?”寇天明有些兴奋。毕竟,黄天那个小子太过嚣张,他早就想杀一杀他的威风了。
  “还不行。”葛飞又习惯性地皱紧眉头说道,“这只能证明这间酒吧存在有违禁药物的情况。但是并不能证明是黄天本人曾经给死者下药。这样的证据链根本不充分,很容易被那些狡猾的律师给推翻的。”
  “那我们要怎么做?”寇天明有些着急。
  “当务之急,我们先要找到和黄天一起喝酒的那两个男人。并且弄清楚他们的扔进酒里的药剂是什么。然后想办法让他们出面指证黄天。这样才能有效地拿下黄天。毕竟,这里没有监控,物证什么的是别想了,只能通过认证和口供来抓捕黄天了。”
  寇天明不甘地捏了捏拳头。黄天的身份非比寻常,想要抓住黄天并且顶罪就一定要有充分的证据,一击必杀。如果一下没有搞死他,让他喘息过来,这家伙动用家族势力来对抗,光凭葛飞这小小的刑警队长是没有办法对付他的。
  这个时候,第二组和第三组的人也来跟葛飞汇报了。
  随着葛飞的调查深入,这间天舞悦人酒吧的问题越来越多,而且都是一些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如果这些问题一股脑儿地扔出来,不说酒吧老板,就算是背后的黄天也要喝一壶。
  所以到了现在这种情况,酒吧经理也不替黄天隐瞒了,一五一十地把黄天的老底都给抖了出来。

  原来,黄天就如小道报道里说的,一个纯粹的花花公子,好色之徒。在他手上糟践的姑娘不计其数。
  摆在明面上的,黄天喜欢勾搭一些网红、二线三线女明星这类。暗地里,酒吧借着方便,一直在给黄天找“新鲜的”小姐。只要黄天欲望上来了,网红女明星什么的没办法随叫随到,他就到酒吧寻欢。这个酒吧简直就是黄天的后宫!
  但是,很多“新鲜的”小姑娘刚刚被骗到这里来,思想的束缚还没有“解开”,为了方便黄天“行事”,黄天惯用的手段就是下药,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
  那些黄天的跟班,基本都会备着迷药或者□□。黄天使个眼色,手下小弟们就知道该干嘛了。
  “原来如此……”葛飞现在能够解释,刚才寇天明在包厢里表现的原因了。其实寇天明的一系列举动,看似很荒唐,但是其实都是可以解释和理解的。只不过寇天明的演凶术,是将原因和结果扭转了过来,所以旁人看起来才觉得很荒唐。
  当别人先把原因一步步地告诉你,最后才告诉你结果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很简单嘛,换谁来都能答得出,简直小儿科!”然而当把这个步骤给反过来,先告诉你结果,但是不告诉你解答的过程,你就会觉得:“这好神奇啊!这是怎么做到的?”然后再告知过程,才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而此时葛飞就是这种感觉。或者说,他跟寇天明一路破案,都一直是这个感觉。
  有个警员说道:“葛队,黄天的两个朋友的身份我们已经拿到了,现在就去抓捕么?”
  “名单先给我看一下……”葛飞此时也是小心谨慎。因为黄天的身份特殊,他所接触的圈子也必定都是些有身份有脸的人物。如果一不小心又抓了哪个大佬的儿子,上头又要给自己压力了。

  “张成,男,31岁,是某装饰公司的老总。说是老总,其实也是承接他爸的一部分工作,开设了分公司而已。公司有75%的业务是承接至黄天的公司。可以说,因为黄天的存在,这家伙的公司和收入扩张了四倍!”
  “李翔飞,男,28岁。自己本身没什么钱,就是倒腾一些国外的红酒来国内卖钱。他卖的红酒基本上都是国外大众的红酒,在欧洲也就2欧元至3欧元左右的价格。换算成人民币也就20元上下。这消费水平差不多就和国内大众晚上吃菜喝个黄酒啤酒差不多等级。但是经过他一番包装后,零售价格一般都在98元上下,承包饭店的业务够,一瓶酒更是能够买到168左右。因为毛利很高,所以不管是酒店还是饭店,都很愿意购买他的红酒。这个酒吧里,很多洋酒都是李翔飞特供的。在这个喝酒如喝水的地方,再加上消费地点的特殊。这样一瓶酒甚至卖出了388的高价,足足翻了20倍。可想而知,他傍着黄天的这个酒吧,赚的也算是盆满钵满了。”

  看了看,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很麻烦的背景,也就是个普通的靠黄天吃饭的商人而已。葛飞直接下令:“把这两个人都给我抓起来!”
  把这两个人带到警员,原本葛飞以为会很难搞。毕竟,这两个人都是稍微有点身份地位的人,保不准有什么背景和关系,阻碍到正常调查进度。再加上,他们俩在黄天那里都是上下级的依托关系,正常来讲都是会本能地保护上家的。毕竟,上家完了,他们也就完了。上家还在,他们完了,还能指着上家来救他们,所以于情于理,在葛飞的预期中,他俩都应该是顽固抵抗的那种。
  可是没想到,黄天在酒店睡了死人的那事儿,很快就在他们圈子里传开了。这两人也是油滑得很,立刻就和黄天撇清关系。
  “丨警丨察同志,黄老板睡了死人这件事可是跟我完全没有联系啊。出了酒吧,我们就分道扬镳了。黄老板自己拉着那个女人走的,我们都没跟上。她怎么死的那是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对了!我们有不在场证据!”
  “什么不在场证据?”
  “那天,黄老板带走了那个女人,其实我们也各自带了个女人走。我和我的女人在XX路的XX酒店开了房,搞了一夜第二天才走的。这一点XX酒店的人都可以给我们作证!你去查酒店的监控和开放记录,我用的还是我的身份证呢!”这家伙也是豁出去了。这个时候宁愿承认自己□□,也要比跟死人案扯上关系要强。

  至于他的这些线索,警方是肯定会去查的。而且查下来也确实是如他所说。现在全国信息联网,这种事情不用几分钟就能核实了。
  这两个人虽然知道女人死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女人并不是因为和黄天一起在总统套房死的,而是服用了□□死亡的,而下毒的时间和地点就在酒吧里。所以其实这两人的这不在场证据根本不能成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