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54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但是他们不知道,警局的人也没有事先告诉他们。就是指望他们能“说漏嘴”。一旦他们说漏嘴,活着去证明在酒吧期间跟下药的事情无关,其实就等于证实了他们下药的事情,那么案子也就破了。
  然而这两个人不仅不知道这女人是被毒死的事情,而且还以为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都是在总统套房里。所以他们意识中只拿出了和这段时间撇清关系的证据。说明他们根本不知道毒药的事情。

  葛飞在隔壁看着整个审讯过程,问寇天明:“你怎么看?”
  “他们有些小道门路,知道了黄天的事情,但是不知道具体细节。我们特意隐藏的毒药的事情,就是挖了个坑想把他们钓出来。可惜,看来对方确实不知道毒药的事情。”随即寇天明又说道,“这样吧,借着审,就拿酒吧的事情为借口。审审他们卖丨毒丨品、下迷药、□□□□的事情。但是不要提及和黄天案的关联,就当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案子。我看一下他们在回答下迷药这个问题的时候,神情有没有异常的波动。”

  “明白了。”葛飞当然知道寇天明是什么意思,按照他所说的就去安排了。
  没有给两人休息时间,紧锣密鼓地继续审两人。理由给的很简单,两人案底不少,这次借着黄天案拉过来洗一洗,数罪并罚。
  要说葛飞的手下也真是有手段,几句话就把两人吓得不轻,把酒吧里干的那些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并且还把私藏的迷药和□□也给交了出来。
  秦璐拿去化验,果然和酒吧酒瓶子里采集到的□□是一个种类。同时,也在其中化验到了那种将受害人致死的□□。

  有了决定性的证据,以及两人的口供。葛飞正式将报告向上提交,并且申请逮捕黄天!
  然而,事实并没有如葛飞计划的那样。当葛飞带人来到黄氏企业抓人的时候,却得知黄天已经坐飞机出国了。
  “什么!”葛飞拍着桌子愤怒地吼道,现在的他脸上狰狞得像是快要把人撕碎了一般!
  通查了黄氏企业,以及黄天所有的住所,确定黄天不在。又差了一下黄天的出入境记录,确实是已经出国去了新西兰了。
  “马德!”回到警局办公室,葛飞不由得爆了粗口。警局里所有人都不敢大喘气,就连寇天明都躲到了秦璐的法医室里躲清静。
  “黄天果然手眼通天啊。”寇天明感叹道。
  “倒也不是。”秦璐说道,“黄天在被拘留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了。”

  “这怎么说?”
  “首先一点,你对这迷药怎么看?”
  寇天明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估计,他们用迷药□□酒吧的少女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出过事,但是这次却把人毒死了。而且迷药里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毒物成分。八成是有人偷偷调换了迷药的成分。”
  “会是谁呢?”秦璐问道。
  “我也不知道。”寇天明挠挠脑袋,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这件事的发生,没有任何一方收益。而且我们说白了,就算真的是可以把黄天拖下水,也不能证明他蓄意投毒害人。毕竟在投毒之后的毒发期内还和受害人滚床单,这凶手的心眼也实在是太大了。说明黄天也是被蒙在鼓里。如果是为了陷害黄天的话,这个法子未免有些不够严重。要针对黄天应该用一些更直接的陷害手段。跟受害人有仇么?受害人已经调查干净了,不是针对受害人的投毒案件。而且当晚黄天在挑陪酒小姐的时候也是随机的,不存在刻意为之的情况。那既不是针对黄天的,也不是针对被害人的,那投毒者到底为什么做这起案子呢?没有动机,也就没有办法分析投毒者的情况。”

  秦璐说道:“黄天的逃跑,估计也是心虚。他知道自己在受害人的酒水里下了迷药。他不知道里面被调换了成分,以为是迷药导致被害人死亡的。所以心虚的他连夜逃离出国了。因为有葛法医的担保,所以他能够轻松地出入海关。如果没有葛法医的担保,或者仍然如葛队长的吩咐,放其自由但24小时监管的情况下,也不会出这档子事情了。”

  说到这里,寇天明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秦璐诡异地问道。
  “那个大便头原本是为了拍上级马屁,为了拍黄氏企业的马屁,所以主动签了字,把黄天给放出去了。现在案件峰回路转,虽然没有找到背后的投毒者,但是黄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案件关键人员的黄天,被大便头放走了。这下上头怪罪下来,可够大便头喝一壶的了。”
  “呵呵……”没想到秦璐却是一声冷笑,“你还是小瞧了葛法医的甩锅手段了。”

  就在这句话刚刚说到,两人就听到远处两个人吵了起来。听声音,正是光头队长葛飞,以及刚刚还在他们口中的大便头葛法医。
  会议室里,大便头拼命敲着桌子,指着葛飞就吼道:“都是你的原因!为什么你之前没有调查出投毒的事情来,就妄下断言,说黄天已经没有嫌疑了?”
  葛飞知道,这是大便头在甩锅。他乱,葛飞不能跟着一起乱。反正现在道理正反都在他这边,流程上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大便头抓不住任何把柄。于是他说道:“葛法医,我当时给出的结论是,总统套房不是造成死亡的第一现场,受害人死于投毒,也不存在黄天当场杀死死者的证据。我并没有说黄天是清白的。相反,我一直强调,黄天是案件最关键的嫌疑人,也是案发第一发现者。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把他放走。我当时给出的意见,是让他离开拘留室,但是行动受到限制,需要由两名警员轮流24小时陪同。而把黄天放走的不是我,是你,葛法医。”

  “放屁!我也是根据你的推论才做出放人,没有你的分析和推论,我能答应签字放人么?你可知道黄天是什么人?上头顶着多大的压力在调查这起案子。万一上头闹得不开心了,这个责任你担待得起吗?”
  “即使我担待不起,我也不会如此草率地把嫌疑人放走。正因为嫌疑人身份特殊,才更加要仔细调查。”

  “我不管,这个责任必须你来承担!你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呵呵……”葛飞冷笑一声,“是的,我的确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但是葛法医你不要忘记了,你的调查组是独立于我们警队外的,你们有自主调查和判断的权力,也不受我的管辖。甚至于,在一般情况下,你的话语权是高于我的。现在你才把我这个责任人搬出来,未免也太牵强了些吧。你犯的错误,却要我来承担,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我们两组的调查是并联关系的,你有义务和责任指出并纠正我在办案中不正确的决定。所以现在这事情出来了,你至少要兜一半的责任!”大便头看葛飞死活不认账,于是退一步,准备五五开。
  然而葛飞怎么会让这个老东西得逞?他咄咄逼人说道:“葛法医,你做出的决定,产生的后果就应该由你一人承担。在担保上签字的是你,并没有我的确认。而且你是在放人后才通知我的,流程上已经出了问题。我就更没有替你承担责任的理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