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61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村里人对守墓人的感情呢?”寇天明问道。这个问题很关键,守墓人在村里的地位和交际情况,决定了这个人会不会对村里人做出出轨的事情来。
  文警官说道:“这个说起来就很复杂了……”
  文警官继续说道:“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守墓人的身世,所以很是同情他。他的成长,村里人也是给了他很多的帮助的。所以守墓人对老一辈的人很是尊敬。”
  “而跟他同龄的人呢,也就是当年拒绝和他一起玩耍的孩童,虽然当时不待见他,但现在也都长到了40岁上下的年纪。这些人也都成了家,有自己的家庭。有些家里老人走得早的,也都陆陆续续走了,或是都已经安排上了。虽然这一辈的人不像老一辈的人那样同情守墓人,但是碍于他的身份,村里老人去世都需要他的打理,所以没有人敢得罪他,也就保持着那种若即若离、井水不犯河水、大家自顾自活着的程度。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到了清明重阳,还是要求守墓人办事的,而且自己祖宗的墓地也是由守墓人看着,所以表面上还显得比较尊敬的。时长也是会送些吃的、用的过来。并不是说这些人和守墓人关系多好,只是因为守墓人替他们看坟,他们碍着祖宗的情面,给守墓人送点东西做个人情,也就是希望守墓人能好好看着祖宗的坟墓。守墓人也是,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从不主动得罪别人。收了别人的礼品,也会好好地替人打扫坟墓。凡是有家属来烧纸的,都看见祖宗的坟墓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周边的杂草也都祛除得干净。守墓人安守本分,大家也见着自己的祖宗被照料得好,也就满意。所以说,我说守墓人和这一辈人不会有过节,这一点应该是没有异议的。”

  秦璐点头表示同意。如果说老一辈的人是宠爱和同情的话,那同龄人这一辈应该属于职位利用。没有利益冲突,不会产生纠纷,而且还要求人办事,也就是最普通的互相依赖生存的关系。
  “那小辈呢?你刚刚说守墓人已经40+了。那二十几岁的人怎么看待守墓人的?”寇天明问道。
  文警官尴尬地笑笑:“我们村里像你们这样年纪的人,一来80%的人都出去打工赚钱去了。就算留下的,也和守墓人完全没有交集。对先人祭拜的事情还轮不到这个年纪的人,所以他们不会去拜会守墓人。同时守墓人看坟,他们也不喜欢,大人们也忌讳,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大人,出于本能还是外界其他人的督促,都不会让他们去主动接触守墓人。所以守墓人和这一辈的人可以说是一年到头都说不上一句话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啊……”经过这么一说,寇天明觉得,守墓人还是个既可怜又可悲的人。按照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他这辈子都只能孤独终老了。别说是找个老伴了,就连平时说话的朋友都没有一个。他所作的,也就只是让自己活下去,每天看着太阳升起,看着太阳落下,仅此而已。他这样的一个人,活着和一滩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了。
  “难道他就没有什么七情六欲吗?这样活着多无趣啊?”寇天明问道。
  “要说这样活着,也确实有点寂寞。”文警官说道,“不过呢,老的守墓人还有个手艺,就是扎纸人和木匠。你看他那个屋子,还有篱笆,都是老木匠留下的。他呢也多多少少学了一些。平时有生意的时候,就给人扎纸人。没有生意的时候,就自己打一些桌椅板凳的木匠活来打发时间。”
  “为什么老守墓人会木匠活?既然会木匠活,干嘛不去做木匠,非要做守墓人呢?”在寇天明看来,不,在所有人眼中,守墓人都不是一个光彩的职业。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能不干这行就不干这行的。
  文警官笑道:“你不知道,老守墓人会木匠的收益。就是因为当了守墓人才学会了。”
  “啥?为啥当守墓人还要学木匠的活?”
  “你知道三长两短是什么意思吗?”
  “三长两短不就是死了的意思么?直接说死了不吉利,所以用个次词代替一下而已。古人都喜欢这个绕着弯子说话。”寇天明说道。
  文警官解释道:“最早这个成语出自明朝的《鸳鸯棒》里。这三长两短呢有两种说法,是和棺材有关的。棺材是用六块木板制作而成。盖和底分别叫做天与地,左右两个叫日月,这四块都是长方形的。前后是彩头彩尾。这两块是短的。叫做四长两短。但是盖是在死人之后才盖上,所以就叫三长两短。也就是死的意思,后来就表示意外灾祸的发生。所谓三长两短,其实也就是棺材板。在这个地方,守墓人包办所有和丧葬有关的事情,村里又没有专门的木匠。你觉得打造棺材板这件事会是谁来做?”

  “哦,原来是这样。”
  “以前的守墓人都打造的棺材板。现在实行火葬了,不用打棺材板了。但是还是需要打造骨灰盒的。所以守墓人还是多多少少要会一些木匠的活计。会了这些,顺便没事的时候,还能给自己打造一点桌椅板凳什么的。不也正好消磨时间么。”
  寇天明点点头:“这么说来,这人虽然孤僻、怪异。但是这是他这个职业的特点。而且像他这种与世隔绝的生存方式,也难以和其他人产生争端。这样的人会是凶手的概率很低。”

  秦璐点点头表示同意。
  文警官说道:“那我们趁热打铁,去看看护林员吧。”
  护林员之前已经提到过了,原本是个伐木工,现在不让砍树了才当了护林员。和守墓人一样,护林员也会一点简单的木工的活计。
  过了这一会儿,村子里也闹消停了。于是乎文警官就带着两人来看看这大便头制定的第一嫌疑人。

  虽然丨警丨察不能凭借主管意识来做判断,但是当两个人看见护林员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这个不是犯人。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憨厚了。普通的脸,普通的身材,老实憨厚的脸庞,呆滞无神的眼睛。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会干出杀人这档子事情的人来。
  秦璐问文警官:“审讯记录上怎么说?”
  文警官笑笑:“这样吧,反正有时间,你们先跟他聊5分钟,然后我再给你们看审讯记录。”
  结果,两个人只进去3分钟就出来了,因为跟这个人聊天太没有意思了。他的脑子很简单,词语也很单调。他就是一两句话反复地说,说到别人都听厌烦了他还在重复。寇天明从聊天过程能够判断出,不是这个人有意如此,而是这个人天生脑子就不太聪明,思维简单。
  文警官笑笑:“是不是感觉这人有些单纯?”
  文警官用单纯这个词来形容,都算是客气的。如果用傻这个词来形容,也不会觉得过分。
  秦璐说道:“也不是不存在杀人的可能。单纯的人逼急了脾气也大,也容易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是,的确。但是他这种类型的人,是只会做简单一种事情的类型,重复型的简单人格。虽然冲动杀人的可能性有,但是这可能性的大小么……”寇天明说到这里,看着另外两个人。另外两个人也是点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