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凶术》
第76节

作者: 奥比十三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我还是要想办法打开这个吊坠咯?明天找那个开锁的家伙帮我看看吧。”寇天明心想。虽然他上次模仿了那个人的□□,但是模仿的那个□□只适用于开制定的那种锁。之所以能用那个技巧打开老爷子家的锁,那还是因为师兄给自己安排的剧本就是这么写的。师兄让这个人教自己开锁的技巧,警务室准备的模拟锁也是师兄事先准备好的,样式和款式和老爷子家的是同一款,所以寇天明才能成功。而这种从没有见过的新锁,又那么小巧,光凭寇天明的本事完全是没有希望打开的。

  摆弄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吊坠。如果这个难题这么容易被解开,那也不是他师兄欧阳冷银给他出的难题了。
  于是乎寇天明又打开了另一件东西,也就是一份文件。
  打开文件,里面是两份案件的报告。
  寇天明看了看,第一份案件报告,是七年前的年份。是一份已经被尘封的没有被侦破的案件。而另一份,是一个半月以前的,也没有被侦破。
  “既然两份放在一起,那一定是有相似的。”寇天明这样判断。毕竟欧阳冷银跟他一样,也是警校出生。两个人在对案件进行归类和分析的时候,思维也几乎是同一个模式。
  然而,出乎寇天明意料的是,两份案件何止相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寇天明先是打开了七年前的案件。
  这是一份十分残忍的杀人毁尸案件。受害人是一名女性,31岁,已经成婚。虽然已经年过30,但是因为身材娇小,外加平时保养较好,周围人评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二十几岁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似的。
  案发时受害人身穿一件淡蓝色连衣长裙,穿着拖鞋,上身披着一件白色半透的蕾丝披肩,正是从菜市场回来的路上,手上还拎着刚买的菜。发现尸体的时候是凌晨四五点,环卫工人进行清理的时候,看见地上流出的血迹,寻迹望去才找到的尸体。尸体被藏在一条没有人经过的小巷里。因为小区围墙改造,这条小巷原本是可以进出小区的,但是后来被封了,变成了一条死胡同,也就没有人来走这条小巷了。时间一长,这条小巷就变成了小区里扔装修垃圾的地方,什么废弃的床垫,拆下的门板,断了腿的桌椅等等,都被一股脑儿地仍在这里。平时这里都没人清理,但是当日凌晨这个巷子里发出了浓重的血腥气,再加上地面流淌出来的血,环卫工人这才报了警。警方勘察现场,发现凶手不是弃尸在这里,而是直接在这里杀害了死者,这里就是案发第一现场!死者被人用钢筋刺穿了手掌,直接钉在了门板上,手腕和双脚用铁丝捆住,防止逃脱。衣服被人从中间割开,露出整个身体。然后死者就像是被解刨的医学标本一样,被人划开了胸腔和腹腔,里面的内脏被全部掏了出来,场面血腥至极!

  由于案件太过血腥,情节也过于严重。警方在严密封锁消息的同时,也几乎是地毯式地调查了小区内的每一个人。因为现场地形复杂,凶手在现场留下了很多的痕迹,包括被勾破的衣料碎片,指纹,鞋印等等。但是同时也因为现场太过复杂,许多留下的痕迹并不能判定是凶手留下的,还是平时小区内的人字丢弃垃圾的时候留下的。也就是说真正有用的信息掩埋在了一大片无用的信息中。这就让调查进展非常困难。最终花了5个月,将小区内几百户人都普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联系的线索。为了避免舆论,最终这起案件还是被封存了起来。

  寇天明看着这份案件的报告,非常疑惑。这种作案的手法,无法归类到任何一类已知的杀人类型当中。复仇?不是。劫色?也不像。抢劫?更不是。如果硬要归类的话,那也只能算是“变态杀人”一类。换个说法就是“正常人想不到的杀人”这个类别。其实案件中警方也有考虑过将这起案子的凶手定义成一个有精神病或者偏激的特殊人群。但是在普查过整个小区人口后,小区内没有任何一个人满足这种条件。所以最终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也曾有警员怀疑,不是小区内,而是小区外的人进入小区作的案。但是这条小巷是死胡同,外来人员不会知道这条道路。只有原本住在这个小区,并且居住有一段时间,且经历过小区围墙改造经历的人才会知道这条小巷。所以极大可能是小区内部人员干的。同时,这个人也熟知这条小巷是装修垃圾的废弃点,平时不会有人前来。说明此人对这个小区非常熟悉。这也是众人判断凶手就是小区内部人员的重要依据之一。

  “已经锁定了凶手就是小区内的人,但是对小区进行普查后却没有找到嫌疑人。这个问题和结果相互矛盾啊……”寇天明挠挠头,也是完全没有头绪。也难怪,当时动用全部警力调查了5个月之久都毫无收获,寇天明只是随便想想,怎么可能会有结果?
  随即,寇天明又针对杀人的手法,猜测犯人会不会是学医的、或是屠夫之类的。因为开膛破肚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想干就能干的。
  然而寇天明的猜测,当时的警员早就考虑过了。他们甚至排查了所有与之相关的人物。医生、护士、兽医、屠夫,甚至是血腥电影的爱好者也盘查了。因为开膛破肚的手法并不熟练,也有可能是有人受了西方血腥电影的影响而产生的模仿行为。即使连这种可能性也考虑到了,但是仍然没能找到凶手,甚至是连嫌疑犯都没有。
  “没有目标,没有缘由,没有相似点。突然发生的极其残忍的凶杀案,不同于普通的盗窃和抢劫,即可以说非常有特点,可以和别的案子完全孤立出来办理,但是又无从下手,毫无头绪没有方向。”寇天明自言自语。
  这种很有“特点”的怪案让他很是兴奋,但是同时,他也对这种完全没有头绪的案件感到头痛。
  突然间,寇天明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师兄在看到这个怪案之后,也是和我一样的兴奋?”
  欧阳冷银曾经说过,他跟着大便头,就是为了去窥视那些封存的怪案,以满足他的好奇心。那他对这些怪案的兴奋,是不是就是此刻自己的心情呢?又或者说,自己跟师兄的脾气,是一模一样的?
  眼见这个案件的思考已经陷入的僵局,寇天明翻开了第二个文件。只是粗略地看了一遍,他发现,第二个案件竟然就是第一个案件的翻版!完全一模一样的案件,场景一样,杀人手法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杀人的地点和被害者。而被害者和前一个案件也有着几乎完全一致的外貌特征。这个案件的发生时间,就在几天前。
  “几天前?”寇天明犹豫了一下,几天前自己正在办理山区的那个案子……
  突然间,寇天明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第二个案件和第一个案件完全一模一样,而且还是一样到完美复制的程度。这种完美的复制,倒不像是同一个人连续作案。因为如果是一个人连续作案,那么作案的手法会越来越熟练,一次比一次完美。然而这两起案子,是处于同一平行线上的,没有任何进步。所以不会是同一个人所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