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乱世》
第48节

作者: 黄汉

收藏本书TXT下载
  视线从蔡琰的身上扫过之后,卫仲道才高声念叨:“今夜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伸。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轗轲常苦辛。”

  “好!”
  卫仲道的话音刚落,刘桢就在一旁叫好。
  “人生短促,富贵可乐,不必长守贫贱,枉受苦辛。仲道咏唱出来的短短的一首诗,却隐藏着感愤的言语。”
  “恐怕还不止这些吧,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仲道应该还在暗示昭姬姑娘。”
  “哼!”
  就在众人感叹的卫仲道诗词之妙的时候,卫楚的冷哼传到了众人的耳朵中。
  “这诗词里面还引申出了一股郁郁不得志和一番自嘲。在我看来,卫仲道这完全就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要知道卫家可是名门望族,卫仲道也并未有出仕的打算。”
  听到卫楚的话,卫仲道面色不由一沉。
  他之所以在诗词当中加上一种郁郁不得志的情怀,实际上是为了让诗词更具感染力。
  卫仲道却不曾想,卫楚竟然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来攻击自己。

  “卫将军说我为赋新词强说愁,那我倒是希望卫将军今日也能作诗一首,让卫某开开眼界。”
  卫楚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讲道:“恰好我也想到了一首诗,只不过我这一首诗咏唱出来,在场的诸位恐怕会由此感到不开心。”
  “卫将军在战场上的本事我们听说过,还希望卫将军今日将文学上的造诣也展示一下。”
  “不错,还请卫将军作诗一首。”
  “只希望卫将军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
  在众人的注视下,卫楚慢慢的站起身来。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洛水近酒家。”
  “好!”
  卫楚刚刚说完话一句话,郑玄就不由在一旁鼓掌叫好。
  “好漂亮,好工整的七字句。”
  “确实不错,意境很美。如烟的水汽笼罩在洛河上,月光映照着江边的沙岸。宁静的夜里把船停在岸边,靠在酒家。这简单的一句话就把我们今日在这里的场景,生动的描写了出来。”
  “不错,这十四个字用得非常的巧妙。”

  众人大多都对着卫楚点了点头,卫楚的表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大家没有想到,卫楚竟然文武双全。
  此时蔡琰再看卫楚,眼神当中又多了一丝含情脉脉。
  卫楚总是能够给他惊喜。
  而卫仲道再看卫楚,眼神当中却多了一丝厌恶。
  卫楚抢走了卫仲道的风头,卫仲道恨不得立刻将卫楚杀了。
  “卫将军,还请你接着往下说!”
  听到郑玄的话,卫楚才接着振声念道:“高朋不知国乱恨,临江犹听后庭花。”

  卫楚借鉴了古诗泊秦淮,诗词虽然有所改动,令这首诗词相较于之前逊色了许多,但是这首诗的寓意依然非常的明显。
  别说是郑玄等大家文儒,就连典韦都完全听懂了这首诗词的意思。
  所以待到卫楚语落,整个风雨楼的三楼,刹那间就陷入到了一片宁静之中。
  “我都说过了,诸位听到我的诗词会不开心。”
  卫楚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卫将军,忧国忧民不只是停留在表象,我等表面上在此吟诗作乐,实际上在我等的心中,每时每刻都在挂念着天下百姓的安危。”
  一名看起来有点对眼的年轻人迈步来到了卫楚的身前。
  “不知道你是……”
  “在下祢衡!”
  “祢衡?”

  这个名字卫楚有点熟悉。
  “祢衡,我来问你,你说我手上的这一壶酒,价值多少?”
  “这一瓶玉液琼浆,价值五金。”
  “大汉货币,一金万钱。也就是说我手上的这一壶酒价值五万钱。”
  见到祢衡点头,卫楚又接着说道:“现在洛阳最新的粮价,梁米是一石五百钱左右,也就是说这么一壶酒,就能换一百石粮食。”

  “我想问问祢衡兄,你可知道一百石粮食在关键时刻能够救活多少人?”
  卫楚站起身来,将手中的酒壶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我再问你们,这满屋子的吃食价值多少钱?若是把这些山珍海味换成粮食,能够救活多少百姓的性命。”
  卫楚今天就是来砸场子,所以他越说越激动。
  “我从冀州而来,这一路上见到了数不清的百姓被饿死在官道两旁。丰饶的冀州尚且如此,同样被战争笼罩的青州和徐州,你们认为情况能好多少?”
  “你们想要听诗词,那我就再吟诗一首。”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这一句诗词妙不可言,也不知道农夫种下的粮食,最后都进了谁的口袋。”
  贾诩笑了笑,跟着站起身来。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一句诗词也太妙了,在座的诸位恐怕就没有几个人知道粮食是怎么来的。”

  “铺张浪费助长奢靡之风,若是让百姓知道,此时在这风雨楼上如此的祥和宁静,也不知道他们会诸位名士大家作何感想!”
  卫楚说到这里,径直的走到了卫仲道的身前。
  他伸手拍了拍卫仲道的肩膀,卫楚又笑着讲道:“下一次若是再举行这样的聚会,不妨把地点改在郊外,把美酒变成清水,把山珍海味变成普通的吃食。大家吹着风,看着过往忙碌的百姓,也许诸位能够得到完全不同的体验。”
  听完卫楚的话,孔融第一个站出来说道:“我这一次来洛阳,实际上是为了一些繁琐的公务,如今我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了。诸位若是还没有尽兴,我们下一次再聚。”

  孔融说完,就头也不会的转身离开了。
  要知道作为孔子的第二十一代世孙,孔融最看重个人的名声。
  如果今日聚会,通过某些人之口传了出去,定会对孔融的名声构成一定的影响。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待到孔融离开之后,郑玄也站起身来。
  “仲道啊,我也有点事情还需要处理,这一次你在洛阳多停留几日,他日到我的府上一聚。”
  随着郑玄离开,剩下的人很快就走掉了一大半。

  “蔡大家!”
  见到蔡琰搀扶着蔡邕就要从自己的身旁走过,卫楚连忙迎了上去。
  “蔡大家,昭姬姑娘,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我想送你们回去。”
  “好……”
  蔡琰刚刚张嘴说了一个字,蔡邕就在一旁冷声说道:“将军公务繁忙,蔡邕不敢打扰将军。”
  “蔡大家,昔日在经县城外,我们闹了一些误会,希望蔡大家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当面道歉。”
  “不用了!”
  蔡邕说完话,就别过头,大步朝着楼下走去。
  蔡琰双眼带着雾气,她颇有一些惆怅的看了卫楚一眼,才扭头朝着蔡邕追了上去。
  卫仲道见到蔡琰离开,正要上前,却被卫楚伸手抓住了手臂。
  “卫将军,你今日已经破坏了我的宴会,现在你还有什么赐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