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9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会,你帮我写信主要就告诉他们我在这里面是真的需要钱,我估计我姐夫也跟他们说过了,只是他们可能觉得没那么要紧。你把我在这里面写惨一点,越惨越好。看到了他们应该会给我送钱来的,你看,吃也吃不饱,烟也没得抽,想死呢!”赵昌平连忙说道,“田泽亮有办法带出去的,这你就不管了,再说就算搜出来了也没什么,又不说案情什么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看着赵昌平一脸期待的样子,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没忍心拒绝。
  “我考,怎么回事?李老头怎么又回来了?”装袋工作进行得差不多快完成的时候,站在铁门口和蓝马甲聊天的吴建国突然惊奇的说道。
  铁门拉开,李绪化提着他的蛇皮袋又走进了监室,让大家伙一下目惊口呆了。怎么回事,不是昨天下午才释放了的吗?这怎么又进来了呢?

  李绪化看了看大家,露出笑脸说了句我没听懂的话之后就提着蛇皮袋走到里面把袋子靠墙放好了去别人面前拿走两个筛子开始装袋了。
  没有人要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来刚刚进号子的那一套,就是想要在他身上进行所谓的号子的规矩也感觉有点别扭,这人就好像是吃了晚饭去那个邻居或者亲戚家串了下门过了个夜就回来了似的。再搞那么些是不是显得有点不合时宜呢。
  人类的好奇心是人类进步探求世界的源动力,所以虽然是身陷囹圄,也免不了对李绪化这让人看不懂的操作产生浓厚的一探究竟的兴趣。
  其他人因为手上还有生产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吴建国和许老板那是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啊。
  吴建国把李绪化搬过去的槟榔筛子还给了原主人,把李绪化拉到睡觉休息的那间监室里去追寻真相去了,当然还有翻译兼手语老师许老板。
  监室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不可思议。
  快速的完成手上的生产任务后一个个都凑过去听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人围得多了起来,吴建国挥手说道:“散开散开?干嘛呢?干部没跟你们说过吗?不准扎堆聊天,值班室里监控看着的呢!”

  等到围坐的人只有几个后许老板继续费力的和李绪化进行交流,我们几个就在旁边发挥自己的理解能力尽量的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事情是这样的,李绪化的房子处于他们区规划的一块经济开发区呢,在一年前家里的房子上面就大大的画了一个红色圈圈内写上一个“拆”字的图案。拆迁补偿标准也早早的送到他们村民手上,按照正常的剧本下去,应该是李绪化一家拿到大家都很满意的补偿然后住进新修的集中安置的小区,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可是剧情的发展不按剧本来,唯一的原因来自“跑得快”。
  二十一世纪的神州大地到处都是工地,老旧破败的推到,重新伫立起各式各样的小区、开发区。其中当然会出现大家经常听到的“钉子户”“强拆”之类的词汇。李绪化不是钉子户,他也没遭遇到强拆,他对拆迁补偿标准很满意。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总会有人会想出你怎么都想不到的办法来赚钱。这是我了解到李绪化的故事后最大的感慨。
  李绪化他们所在地出台的拆迁标准有几个方面的补偿:宅基地面积、固定建筑面积(其中包括了被拆迁对象超出宅基地的建筑)、青苗补偿、土地补偿、装修补偿。在前面那些方面都是简单的乘法运算,产生不了什么争议,真正能够有争议的在装修补偿这一块。
  不知道是谁开始的,一支神秘的队伍凭空出现在了拆迁这一项很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家致富的道路上。
  这是一支装修队,他们的客户是广大的拆迁对象,他们的业务是室内外墙体、地板装修及防盗窗安装。
  他们会在客户们要进行拆迁赔偿核算前两天以最快的速度给你即将拆掉的房子进行一次全方位的包装,外墙刷上一层勉强远看能遮掩住墙体本色的墙漆,内墙上贴上能轻松整块撕下来的墙纸,窗户上安上能很容易拆下来的铝合金防盗窗,更有甚者会在没铺地砖的地面上铺上一层走上去得小心翼翼不然会踩破的地板砖——因为基本上就是直接把地板砖放在地面上的。这样的装修连堆放杂物的偏屋茅房都不会放过。

  等到拆迁办的人来拆迁户核算了,拆迁户签了字以后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材料拆下来拉走去到下一个客户家“装修”。因为他们的宗旨就一个快字,所以得到了一个他们的独有的名号——跑得快。
  李绪化的儿子和女儿都已成家在工作地附近另外买了房,老屋拆迁的事都是李老头自己一手办理。由于耳背的原因把拆迁办过来给他核算的日子听错了,把十一月听成了十二月,当拆迁办工作人员来他们组开展工作的时候李老头没在家,他去附近的农贸市场摆摊卖菜去了。村干部于是给他的儿子和女儿打了电话让他们回来处理。
  因为拆迁的事他们都知道,李绪化也和他们说起过,再说全村的补偿标准都一样,拆迁办的人也都是相识多年的人。所以测量核算工作很顺利的进行了下去,在面积测量方面拆迁办的人尺子也拉得比较松,这样双方都是比较满意的,场面也是相当的和谐。
  李绪化在农贸市场听到了他们组在搞拆迁核算后踩上三轮车一路可谓是风驰电掣的赶了回去,终于在核算的尾声阶段赶到了家。一看儿子都准备要签字了,那怎么能行呢?我跑得快的价格都问好了,马上就准备让他们来装修了,你这时候把字签了不得少补偿几万块钱啊?
  李老头谁的劝告也听不进去,坚持这次的测量核算不能算数,要拆迁办的一个星期过后再来重新办。
  拆迁办的同志当然不会接受这个结果,都定好了三天后挖机进场开拆的怎么一个星期后来核算?坚持要李绪化他们把字签了。

  李绪化看到那个按辈分还得叫自己一声三叔爷的工作人员一副坚持的样子,想到他要挖掉自己几万块钱,火气噌的一下就冒上来了,随手抓起三轮车斗里的菜就砸了过去,没想到随着菜飞出去的还有他那小勾称的秤砣。孙子没想到爷爷会这么不讲武德,手忙脚乱的挡住了蔬菜的进攻却没挡住秤砣的偷袭,一下被砸中眼镜,镜片划伤眼镜,血流如注。
  拆迁是一个多部门联合行动的工作,随行的派出所民警立刻上前逮住了行凶者,就这样,李绪化进来了,因为妨害公务罪。
  “卧槽,这赚钱方法可以啊,谁想出来的?真他么是个人才!”王勇飞啧啧称奇的说道,“可以叫我哥哥他们也去搞一搞,黄龙,你出去的时候去我哥那里给他们说一下,说我给他们发现了一条新路子。”
  “赚钱的路子多了去了,肯想肯学肯干绝对能赚到钱,只要不想偏了走错了把自己送到这里面来了,还怕赚不到钱?”许老板看了看我们几个说道,“你黄裕新赚不到钱?在我们市你的收入水平算比较高的了吧?你王勇飞就算了,你不用想只要不走错路你那些哥哥们会让你赚不到钱?大学生你好好去工作会挣不到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