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38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监室一下两个人再获自由让大家很受冲击,热闹一会以后差不多都陷入沉默,这一刻应该是这群人对自由的向往感受最深的时刻。
  或许是嫌大家的受到的冲击还不够,一波更大更粗暴的冲击又出现了。
  “李绪化,有什么要收拾的收拾一下,你被释放了!”值班干部再一次来到七监门口,敲了敲铁门大声说道。
  李绪化,耳聋的老头,在在押人员花名册上看到是因为妨碍公务进来的,因为耳聋,所以和大家也没什么交流。再说他一口难懂的本地最土的方言也没几个人能听得懂。和他交谈最多的反而是监室里话最少的许老板,主要原因是只有他能勉强听得懂李老头带有浓重鼻音的土话。
  许老板拍了拍坐在一边翻看法律读本的李绪化,一边说话一边辅以指手画脚的自创手语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李绪化站起身用手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自己,带着一脸疑问望着许老板,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慢悠悠的走到放风室拿出他的蛇皮袋子走出了监室,很是平静。
  监室里有个说法,如果是刑满释放或者是取保候审保外就医之类的离开看守所的时候,一般人都不会带走在里面用过的东西,包括衣服,被子等等,认为这些东西都带有一定的晦气,既然自由了,就得和看守所做个了断,就算是出去时候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要丢掉不会再穿。但是这个说法显然对李绪化没有用,一个是不好交流这样的知识点很难传授给他,再一个老头固执得很,就算给他说了也没用。

  监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连日常娱乐活动都没组织起来,接连三波冲击让大家脆弱的神经很是震荡了一下。出了王勇飞刚刚进来感受不深以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和平时很异样的表情,大多数是面瘫着的脸上写满了麻木的样子。
  毒鬼子和我分完了头子尾子后一个个从休息娱乐的那间监室过来拿的时候没有像平时那样蜂拥而出,一个个都不紧不慢的走过来随便拿上一盆蹲下来慢慢的往口里塞着。黄龙也因为感受到监室里的气氛低沉,没有在吃饭的时候和他们一个餐桌的上面的聊天。
  吃完饭夏干部来到了监室,今天是他值晚班。
  “槟榔生产还有四天就停了,等过年了正月十五再开始做。有一二十天,你们喜欢吃槟榔的可以自己留一点在监室,不要搞太多,也不要一次性的搞,人家厂家是有数的,少太多了人家也不会干。”
  “黄龙,后天就能出去了,有什么感想啊?”夏干部说完了监室生产安排后望着黄龙笑着问。
  黄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笑着对夏干部说:“夏干部,谢谢你,嘿嘿,能有什么感想?高兴呗。”
  “其实要说的也跟你说过了,再多说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是吧?说不定你心里还瞧不起我这个小狱警呢是不?我就不自讨没趣了。恭喜你,但是最后还得跟你说一句,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不要任何事都想着用拳头解决,你拳头再大骨头再硬,你能和执法机关掰腕子?”夏干部拍了拍黄龙的肩膀说道。
  “田泽亮,你也是后天出去?”夏干部又向田泽亮问道。
  “应该是的吧,刚刚提审的时候他们说还有什么手续程序应该明天能办完,差不多后天会把释放通知书送过来。”田泽亮起身回答道。

  “你呢,我就不多说了,你那个事还真只能算你自己倒霉,你那天要不动刀子的话怎么都轮不到你进来,可能会是他们进来,他们给你赔钱。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今天碰到办你案子的民警了,对方也是因为自己有错在先,所以他们大人才答应谅解,你才能现在结案出去。但是被你搞伤的那个虽然没说估计也会记恨你。你出去了自己小心点,店子我觉得你转出去算了,有手艺到别的他们不知道对方也一样能开店做生意,省得以后还有麻烦。”夏干部一反平时不谈案情的态度对田泽亮说道。

  “谢谢夏干部,我知道了,回去了我就去把店子盘掉。”田泽亮马上明白了夏干部的一番好心。
  “怎么样?大家今天一下看到三个人都自由了,有没有什么感想?”夏干部望了一圈问道。
  一阵安静,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夏干部见没人回话,又继续说道:“下周一启改,七监有四个判下来的是吧?梁方、刘景业、猴子、河北。你们做好准备,该带的衣服被子之类的东西都准备好,上次就给你们提过的,袋子买好了没?到时候一个人只能带一个袋子。还是得给你们说一下,到劳改农场或者监狱去了,那里比看守所管理得严格,最起码比我管理的这两个监室那是要严格不少的。过去了自己会做人一点,尽量让自己少吃亏受累。”

  “夏干部,我们是去哪个农场还是哪个监狱啊?”猴子问道。
  “这个我们是不知道的,这是监狱管理系统安排的。我们看守所这边只需要那么多外劳,所以一般都是刑期短的就在看守所服刑了,你们刑期长的都是监狱管理系统安排的,这边是看守所,算是代其他部门看管你们的。其实监狱和农场也没多大区别,无非是活动范围大小有点区别罢了。”夏干部看着猴子说,“怎么的?你想去监狱还是去农场?搞得你好像蛮懂似的。”
  “不是,我就是想现在知道了想请你给我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让他们去给我送点生活费,我听老口子他们说到那边了也是要用钱的。”猴子讪讪的笑着回答。
  “这个没办法知道,你只能到了那边了自己写信了,我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自己和家里通电话,如果不行的话应该也能让管教干部帮你们打电话的。还有,你们在看守所这边卡上没用完的钱是可以带过去的。”
  “十八个人,一下走了七个,等启改了冲几个人下来吧,一监都快三十个人了。”夏干部在离开监室的时候对吴建国说道。

  报数后睡觉的时候我安排值班的时候黄龙说他和我一起值第一班,下面的人有点诧异但是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值班了就能有一个人能多睡两个小时。
  第一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立刻睡觉,坐在小凳子上听大家聊天的内容总离不开“自由”“外面”“家里”“老婆孩子”“爸妈”等字眼。
  黄龙脱下裤子,找来了笔把我的QQ号码写在丨内丨裤里侧让我瞠目结舌。
  “嘿嘿,你别笑。我怕记不住,写下来好一点,听说出去的时候要搜身的,不能带的东西都会搜出来的,写在纸上或者肉皮上让他们看到了不好。”这理由让我哭笑不得。
  “我卡里应该还有几百块钱,给你,过年的时候加点菜!”

  赵昌平在装袋的时候把筛子搬到了我旁边。
  “大学生,帮我给家里写封信,我让易九高,不,田泽亮帮我送到我家里去。”赵昌平拿脚碰了下我对我说道。
  “出去要搜身的吧?你确定他能给你带得出去?被搜出来了怎么办?我会不会又要带镣?”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田泽亮答应帮他带信的,但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我懂,虽然在看守所称君子是件很荒谬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