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49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乔明朗放下手机,开始寻思和好的方法,可不能让高家欣觉得她服软了。她最后决定,明天早上若无其事地和高家欣他们打招呼,就当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后面的事实证明,她的担心非常有道理,高家欣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们的底线。唉,若是能够预知后来的事,乔明朗绝对不会选择“和好”这条路。
  第二天,乔明朗按照计划行事,听到高家欣他们起床的声音,赶紧起来假装不经意地走到了客厅,随意问道:“二姐,你们今天去哪儿玩?”
  高家欣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乔明朗会跟她主动打招呼,任宋用胳膊肘碰了碰她,赶紧接话:“今天打算去清华和北大看看。”
  高家欣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有些别扭地补充道:“对,去中国的最高学府,让石榴提前感受一下名校氛围。”
  乔明朗笑着说:“挺好的。北大外面有个畅春园,中午逛累了可以去那里吃小吃,味道挺不错的。清华西门出去就是‘宇宙中心’五道口,可以顺便去看看。”
  高家欣和任宋连连点头,之前的不快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接下来的一周,家里氛围很是融洽,虽然乔明朗和高家欣还做不到说说笑笑,但是见面微笑打招呼还是可以的。任石榴得到了高家欣的批准,可以继续和小垦丁玩耍。高家欣的锋芒收敛了很多,不再对乔明朗和小垦丁的事情指手画脚。刘玉梅和高志远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也很是开心。
  小垦丁就快满月了,他越来越胖,十来斤重了,一张大胖脸,两个脸蛋鼓鼓的,下巴甚至有三层,小手小胳膊小腿上都是胖嘟嘟的褶子,整个人就像一团肉球。他如今已是纯母乳喂养,乔明朗的乳汁早已能够满足他的胃口。
  高志远和刘玉梅很是遗憾不能给小垦丁过个热闹喜庆的满月酒,因为亲戚们大多数都在老家,不可能专程为了此事来北京,老两口就动起了别的心思。
  吃晚饭的时候,二人提出想要带小垦丁回老家办满月酒。

  高家明不在家,乔明朗一口就拒绝了:“爸、妈,孩子太小,坐长途火车不合适,万一被传染了病菌怎么办?”
  刘玉梅面子挂不住,照例还是用“想当年”反驳道:“孩子哪有那么娇气?想当年你二姐生完小石榴,还不是坐火车回她婆婆家办满月酒,一点事儿也没有。”
  高家欣也附和道:“是的,我记得当时正是十一,火车上可多人呢,小石榴健康得很!”
  乔明朗皱起眉头:“二姐,你家和你婆婆家,坐火车只需要半个小时吧?”
  高家欣辩解道:“现在只需要半个小时,当年可是需要一个小时。”
  乔明朗微微一笑:“行,那就是要一个小时。但是北京到黑龙江的火车,要坐十来个小时呢!路程更远,坐车时间更长,不能类比的。”
  刘玉梅咳嗽一声:“是啊,现在的火车条件可比以前好多了!明朗啊,你不要太紧张了,听说母乳喂养的孩子半岁内都不会生病的,因为母乳里面有免疫因子。”

  乔明朗一愣,被刘玉梅的专业术语震惊了,随即莞尔道:“妈,你说的很对,不过医生还有这么一句——宝宝半岁内免疫力低,少去人多的公共场合。”
  一顿饭吃到最后,乔明朗也没有答应,高志远把碗往面前一推,就出了门,砰的一声关门声惊扰了大卧室里的小垦丁,他哇哇地哭起来,乔明朗赶紧起身过去照看。
  刘玉梅在背后悠悠地叹了口气:“别人的儿媳妇都知道孝敬公婆。我们家呢,却是请了一尊大佛,每天尽心伺候着还不满意,每件事都要眼巴巴地等着她点头才行。”
  乔明朗脚步一顿,什么也没说,继续往屋里走。

  当晚,高家明回来后,与乔明朗发生了小垦丁出生后的第一次不愉快。
  高家明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就让小垦丁回老家办满月酒好吗?我们一起回去,这么多人一起照顾他,肯定没事的。”
  乔明朗本来还想得到他的支持,却等来了这句话,心下十分失望:“出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叮嘱了不要带小宝宝去人多的地方,容易被传染各种疾病。等小垦丁一岁了再回去好吗?到时候刚好过周岁。”
  高家明摇摇头:“不好,爸妈估计等不及到那时候。老婆,你生下了这么可爱的小垦丁,把他们开心坏了,他们老早就想跟亲戚们秀一秀小垦丁了。”
  高家明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乔明朗顿时火了:“他们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就甘愿让小垦丁冒着生病的危险,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老家?他们是真的爱孩子吗?虚荣心和孩子的健康,到底哪个更重要?”
  高家明赶紧拍拍她的肩膀:“消消气,消消气!爸妈当然是爱小垦丁的呀,坐火车不一定会生病的,很多小宝宝都坐过飞机和火车,都没事啊。有个同事去美国生的孩子,生完十几天坐飞机回来,一点事儿也没有。你呀,不要太紧张。”
  乔明朗心下凄惶:“连你也不相信我?”
  高家明突然有些烦躁:“怎么不信你了?我对你好不好,你心里不清楚吗?”
  乔明朗的眼泪又要掉下来,叫她给忍住了:“自从你爸妈来之后,什么都要听他们的,我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对。小垦丁到底是我的孩子,还是他们的孩子?我是小垦丁的妈妈,却连如何带孩子照顾孩子的权利都没有吗?”
  高家明的声音冷了:“你有这么多委屈,那你有为我想过吗?为了站在你这一边,我跟爸妈吵了多少回?闹了多少不愉快?我每天像块夹心饼干一样,回到家就听到各种吵各种告状,你就不能和爸妈好好相处吗?我知道女人生完孩子容易得产后抑郁,所以我一直安慰你支持你,但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也快要抑郁了。”

  乔明朗愣愣地看着他,她的确没为他想过这些问题,她的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委屈。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对不起,我太自私了,我应该多为你想想的。”
  高家明叹息一声,搂住了她:“老婆,这一次你就答应爸妈吧,他们以后也不能经常看到小垦丁了。咱们一起回老家,办完满月酒,咱俩带着小垦丁回来。”
  乔明朗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家明说的不无道理,她只要再忍受这几天,公婆就会留在遥远的黑龙江,不会再来北京指手画脚。
  刘玉梅和高志远得知后,开心地击掌,然后让高家明在半个小时内就为大家订好了火车票,北京—黑龙江,6月1日早上7点出发。
  不过,还没等到他们踏上火车,小垦丁就生病了,连续两天高烧39度。因为小垦丁的这场病,乔明朗患上了抑郁症,甚至差点死掉了。
  事情还是跟高家欣和任石榴有关。
  也许是他们每天出去逛北京城,逛得太累,导致抵抗力下降。这天晚上,高家欣和任石榴回来时就在咳嗽,估计是感冒了。刘玉梅去附近药店买了点感冒药给她们吃,不过没什么效果。当天夜里,任石榴发起了高烧,一测,39度!高家欣不停得给她用湿毛巾擦身体,但是热度持续不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