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婆婆来啦!》
第72节

作者: 柠檬扣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怎么照顾的孩子?”高家明突然转头看向乔明朗,低声呵斥。
  乔明朗愣住了,他怎么怪起她来了,哦,他可能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想到此,她赶紧解释道:“当时我不在场,是爸妈看护的时候没留神……”
  “别再把责任推给爸妈了好吗?!”高家明一副烦透了的样子。

  乔明朗不明白他的意思,瞪大了眼睛:“你在……怪我?”
  “当然怪你!孩子应该是由妈妈照顾的,你不负责任,现在出了事,还想赖给爸妈?”高家明冷冷地道。
  乔明朗几乎要跳了起来:“你……你!孩子当时由谁照顾,出了事就应该由谁负责,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你问问爸妈,孩子怎么会受伤?”
  乔明朗看向刘玉梅和高志远,希望他们跟高家明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然而,他们根本不看她,一个低着头直抹眼泪,一个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她的心不由凉了。
  高家明见状,厉声说道:“你还想含血喷人!”
  “你才含血喷人!”乔明朗的血气上涌,几乎吐出一口血来。
  她死死盯着高家明,又转头狠狠看向刘玉梅和高志远,小声但清晰无比地说道:“这次是谁害了小垦丁,就让他不得好死!”
  刘玉梅和高志远的身体俱是抖动了一下。

  迟疑了片刻,刘玉梅抬头说道:“明朗,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我这样说话怎么了?”乔明朗唇边浮起一丝冷笑。
  “你,我,我们……”刘玉梅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是眼泪流得更凶了,看上去很是可怜。
  高家明一看这情景,更是不干了,喝道:“够了!乔明朗,你说这话简直就跟泼妇一样,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推卸自己的责任。”
  也许是声音太大,床上的小垦丁不安地动了一下,乔明朗赶紧上前拍拍,他才又安稳地睡去了。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也不想再跟你们吵,白费唇舌浪费时间而已。天地自有公道,谁犯的错,即使不认,也自有一天会承受那恶果。”乔明朗冷冷地说完,便不再看他们一眼。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不用吵了,也不用诅咒了,是我没看好孩子,让他碰到了开水壶。”大半天都没说话的高志远,突然开了口,那声音很是沙哑。
  其余三人俱是一惊。高家明叫了一声“爸”,就说不出一句话了。乔明朗心中冷笑一声,如果不是她说了那样的狠话,高志远哪里会说出真相。
  刘玉梅则流着泪说道:“你也不是有意的,谁也没想到会出事……明朗,你不要再说那样恶毒的话了,你爸已经很自责了,你再那样说,会逼死他的呀!”
  乔明朗的眼睛如千年寒潭,此时更是如结了一层霜。刘玉梅竟然责怪她要逼死高志远,真是荒谬啊!他自己犯下的错,自己不认,反而怪她“逼供”。高家明刚刚怒斥她的时候,他们一声不吭,让她背那个黑锅,那才是要逼死她吧?
  “唉,事已至此,责怪谁也没有用,现在我们要关注的是,小垦丁何时能好起来。”高家明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绝口不提刚刚误会乔明朗的事情,也闭口不谈肇事者的责任,这变脸真是比翻书还快。
  她以为自己已对他死了心,可是,为什么心还会痛?

  就在这时,乔彬突然推着李婉出现在了病房门口,乔明朗赶紧上前去,帮忙把轮椅推了进来。
  “妈,你怎么来了?医生不是说最好不要到处走动吗?”乔明朗很是紧张。小垦丁突然出事,李婉还没完全康复,她真害怕再出什么意外。
  “我没事儿!我要来看看小垦丁,他到底伤的重不重啊?”李婉急切地说道。
  “还好,医生说是轻伤,在这里住院观察一周。”乔明朗答道。
  李婉看到病床上的小垦丁,眼泪也掉下来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谁也没有搭话。
  乔明朗是不好说,婆婆刚刚都说公公快被逼死了,她如果再说出是因为他,还不真把他逼死了。
  她不说话,高家明自然更不会说话。

  乔彬不住劝着:“别哭了,哪个小孩子还能没个意外,幸好只是轻伤。”
  “这还是轻伤?”李婉更激动了。
  乔明朗想了想,还是说道:“妈,孩子不小心被开水烫着了,医生说没有大碍,应该能痊愈。”
  话说到这里,乔彬和李婉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上午在家看孩子的,就是刘玉梅和高志远,那肯定是他俩没看好。他俩心里肯定也很难受吧,李婉也就不好做声了。
  “说起来,要是当时没有来郑州,孩子也就不会出事了。”坐在床尾的刘玉梅突然开口说道。

  乔明朗的心里咯噔一下,她清楚地看到,李婉的身子震了一下,乔彬的面色也难看了。
  婆婆这是什么意思?她是又要开始施展“推卸责任大法”了吗?她怎么能在此时这样做?她不知道李婉刚做完手术受不了刺激吗?
  “妈,别听那些闲话,我先送你回病房。”乔明朗说着,就要和乔彬一起推走轮椅。
  眼看已经到了门口,李婉突然伸手抓住门框:“不,不走!”
  乔明朗只好停了下来,心中已是紧张万分。
  李婉看着刘玉梅,缓缓说道:“有人卖菜刀,有人买菜刀,然后用那把菜刀杀了人,难道要怪那个卖菜刀的吗?”

  乔明朗顾不得其他,赶紧给高家明使眼色,希望他拦住刘玉梅,不要让双方父母发生争执。高家明却是一扭头,装作没看见。
  “什么卖菜刀的买菜刀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如果我们不来郑州,如果我们此时在北京,小垦丁哪里会被开水烫到?你说是不是?”刘玉梅一改之前的泪流满面、吞吞吐吐,毫不客气地说道。
  李婉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上话来。刘玉梅的耍赖本事,一般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妈,我们不要与这种人吵,就当是蚊子在旁边嗡嗡,装作听不见算了。”乔明朗也极不客气。

  还不待李婉说些什么,就听见刘玉梅气急败坏的声音:“这种人?蚊子嗡嗡?明朗,你倒是说说,我是哪种人?我说的不对吗?有本事你来反驳我,别指桑骂槐说我是蚊子!”
  高家明也插嘴道:“明朗,你不要太过分。”
  乔明朗再也不想跟这一家人废话,一声不吭,就要推着李婉离开。
  “没理了吧!无言以对了吧!要逃跑了吧!”刘玉梅却还在后面说。
  李婉气得浑身发抖,她看向乔明朗:“明朗,你在那个家里就是这样受着气?”
  乔明朗笑了笑:“妈,我没有受气,只不过当听不见而已。”
  李婉终于是被乔明朗推走了,身后还传来刘玉梅嘀嘀咕咕的声音:“本来就怪他们啊,要是不来看她,怎么会出事?”

  李婉气得直打哆嗦,乔明朗不断安慰着她。回到病房后,李婉还是气得不轻,想要回去找刘玉梅说个明白。乔彬不断劝说,让她不要在这个时候去给女儿添乱,她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而乔明朗则去医院旁边的商店里,买了很多玩具和食物。她拎着东西走到住院大楼门口,脚步越发沉重起来,她无力地靠在外墙上,闭上眼睛,身心俱疲。她真的不想上去面对那几张脸,可是,她最心爱的宝贝在那里,她必须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