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27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前面提到过公元964年宋朝与南汉的郴州之战,正是这一战让赵匡胤从俘虏口中得知了南汉国内以及宫廷之类的种种令人发指的情况,也让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战争宣言——“朕必当救此一方黎民”。
  郴州之战结束后,潘美本欲扩大战果,但有两个现实问题摆在他的面前:第一,南汉国内拥甲之士近二十万,这几乎跟整个宋军的数量持平,而他只是宋朝边关的一方防御使。第二,郴州之战结束后,南汉上层集体清醒,紧急动员兵将开始战备,一头看似不经打的大肥猪就此变成了一头磨亮了牙齿的大野猪,潘美只得作罢。
  这里面要提到南汉的一个人,他叫邵廷绢。早在宋朝初建并开始向四周用兵之时,邵廷绢就敏锐地觉察到世界要变天了。他向刘鋹建言:我们承平日久荒于军事,如今中原真命天子已现,我们应该整军精武以备不测,同时也应该派遣使者跟宋朝通好。

  刘鋹这时候就是个二十几岁的色鬼小青年,对于邵廷绢的这份远见和建议,他只是当做一个屁给听了,根本不予理会。他很忙,忙着开车,忙着给官员们送辟邪剑谱。
  说到辟邪剑谱,邵廷廷这时候的头衔是南汉内常侍,也就是宦官。查阅关于邵廷绢的资料,在说到他时给他头上冠注的标签都是南汉名将,有些说他是行伍出身,有些民间说法里还提到过他的妻子。很遗憾,受制于自身条件和资源,我没有在官方史书里看到他有妻室的记载。
  其实,我的疑问就是这个邵廷绢是不是在刘鋹继位以后的那场武林大会里被切了某个重要部位?或者说,他本就是太监出身而非出身行伍?《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五》在说到有关于刘鋹当政时的阉割运动时有过这样的一段记载:遂委其政于宦者龚澄枢、陈延寿等,至其群臣有欲用者皆阉然后用。
  照此说法,所有当官的都得阉割,我不确定这种政策当时仅限于南汉的京城还是全南汉境内通用,也不确定这是否通用于武将,如果是,那么我只能说:如此南汉怎能不亡?如此刘鋹简直是天字号脑残青年。
  当潘美在公元964年攻陷郴州之后,刘鋹这才想起邵廷绢之前的话,于是他立即任命邵廷绢为招讨使,领军屯于洸口抵御宋军。邵廷绢到任之后一面加紧修筑防御工事,一面大量招募勇武之士日夜操练准备御敌。对于这个对手,潘美给予了充分的重视,他放弃了进军的想法,转而想办法智取。
  在此之后,关于邵廷绢拥兵谋反的言语传进了南汉的宫廷。由于宋军此后没再对南汉用兵,刘鋹这个二货觉得自己就此安全了,邵廷绢在他眼里也再没有了多大利用的价值:李煜和孟昶哪个不比我有钱不比我肥?赵匡胤就算是要收拾人也要先收拾他们吧?我现在紧张个啥?这个邵廷绢,我就说你怎么招那么多兵,原来是别有用心。你要谋反是吧?那好,你去死吧!
  于是,在公元965年7月,刘鋹下发了一道诏书要弄死邵廷绢。在使臣前去宣读诏书的时候,军营里的人已经知道这些人都是来干什么的,这些士兵聚集在一起向使者高喊冤枉,他们请求朝廷查清事实,然而,君要臣死,臣岂能不死?尤其是这个人又是个毫无谋反之心的“忠臣”。况且,和平申诉就能让那些狐假虎威色厉内荏之人感到恐惧吗?不会,你没有选择拔刀相向只是用这种在他们看来无比懦弱的方式进行抗议的时候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嚣张,这种人只有鲜血和刀枪才能让他们现出原形。最终,邵廷绢死在了他所忠于的皇帝和国家手里。

  我不想说刘鋹这是在自毁万里长城,也不想说邵廷绢就足以和檀道济相提并论,但面对宋朝这个在北方边境一直虎视眈眈的强敌,刘鋹这样做无疑就是宋朝的一个非常合格的地下工作者。

  公元968年3月,反间计的下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南汉的第一战将潘崇彻。这个潘崇彻之前那可叫一个猛如狗,他脚踢南楚拳打南唐着实生猛,如果潘美是忌惮邵廷绢的智,那在潘崇彻这里就是忌惮他的勇,潘美如法炮制再使潘崇彻又陷入了谋反的流言之中。刘鋹再次中计,他命宦官郭崇岳前去查探虚实并告诉他的这个亲信,一旦坐实潘崇彻有不轨之心就便把他就地正法。
  潘崇彻这时候是南汉的西北面招讨使,驻军桂州(今广西桂林),他所防御和戒备就是驻军湖南的潘美。对于朝廷使者的到来,潘崇彻是知道其要来干啥的,因为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他自然也是知道的,等到郭崇岳到了地方之后,潘崇彻带着一帮威武雄壮的手下士兵前去迎接他,也不知道这是盛大的欢迎仪式还是武装示威,反正最后的效果就是郭崇岳被吓着了:刘鋹你别开玩笑了,叫我杀老潘,我看这架势他能不把我给杀了就不错了。

  回去之后,郭崇岳向刘鋹汇报工作:潘崇彻每天又是喝酒又是看小美眉跳舞,根本就不干正事,手下的大兵他也不管,反正我看他那个样子不像是要搞事的样子。
  刘鋹这边还在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潘崇彻,可那边潘崇彻坐不住了,为了自证清白,他自己把兵留在了桂州,他自己一个人骑着马回到了京城:皇上,有人不是说我谋反吗?我现在一个人来了,你要怎么处理我随你便。
  面对潘崇彻的这个举动,刘鋹也是有点始料不及,但他更多的还是如释重负:我可以不杀你,但你以后也别再带兵了,好好待在我眼皮底下老实做人吧!
  就这样,南汉对宋朝最有威胁的两员“战将”不费宋朝人一枪一箭就给一个搞报废一个搞搁浅了。没有强而有力的证据可以表明邵廷绢和潘崇彻的遭遇是潘美背后搞的鬼,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两件事的发生其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整天待在边境上琢磨着怎么攻取南汉的潘美,参考他之前以及往后的种种所为,这两件事很像他的行事风格:不和对手一味地比拼蛮力,但在需要使用蛮力的时候既凶狠又诡谲。当然,邵廷绢和潘崇彻的事也很有可能就是南汉内部的窝里斗,但结局都是这两人废了,一个是在肉体上,一个是在精神上。

  也不知道看到这里会不会有人想起赵构杀岳飞罢韩世忠兵权之事,在性质上赵构和刘鋹所做之事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是,没天理的是,赵构竟然颐养天年活了八十多岁,相比起来,只活了三十九岁的刘鋹同学实在是很郁闷。
  在冷藏了潘崇彻之后,南汉军队的战斗力和军心士气以及边关的武备都呈直线下降。在宋朝聚拢重兵正式向南汉进攻之时,南汉军事状况可谓是凋敝不堪,史称:掌兵惟宦者数辈,城壁、壕隍,俱饰为宫馆、池沼,楼舰、器甲,辄腐败不治。

  一个国家领军御敌的将军们都是一群裤裆下面空落落的伪爷们儿,这也实在是古今中外未有之奇观异象。倒不是说公公们打仗就一定会拉稀,比如宋朝的监军太监秦翰和李宪在战场上的表现比好多纯爷们儿还要像个纯爷们儿,但整个国家的武装力量都由公公们来统管就不能不说它末日已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