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42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谢谢康行的教诲,您太看得起我了。”
  “我这样跟你说是因为你具备实力,还有关系,只要具备这两点,你不想升官都难,哪像我,直到现在,我只是在视频会议上见过黄行长,私下别说见了,就是他本人的声音都没聆听过。”
  康瑞祥话的意思肖毅听出来了,说实在的,他也没私下见过黄行长,看来,他是得找个机会跟黄行长见一面了,一来是做给大家看,二来他也想探听一下老胡的这位朋友到底是何方圣神?

  “那个……康行,别急,容我私下创造机会,您跟黄行长见一面。”
  “真的?那太好了!”康瑞祥的眼睛里就露出了光亮:“肖毅啊,你心里有我,我很高兴。”
  “您别这样说,在我的问题上,您没落井下石我很知足,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再有了,谁没几个知近的人,目前,您就是我最知近的人,我盼望您早日当上支行的一把,彻底整顿一下单位的不正之风,让那些埋头干事的人得到提拔锻炼的机会,让那些偷奸耍滑、投机钻营者没了市场。”
  肖毅这话无疑是给康瑞祥打了一支鸡血,如果别人这样说康瑞祥认为是奉承自己,但肖毅这样说就给他带来了希望,因为肖毅背后有关系,如果能在退休之前自己的职务扶正,也不枉干了这么多年。
  但康瑞祥的嘴上却说:“我不行了,老了,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

  肖毅说:“我比您年轻不假,但总会有先来后到之分,您放心,等哪天咱们见到黄行长,我给您烧烧火。”
  至此,肖毅夯实了他跟康瑞祥的关系。
  朱强的处理结果出来了,退赔私吞的全部款项,清理出滨海银行系统。
  下午,徐守宁在中层班子会议上宣布这一决定后,与会者都感到震惊,坐在主席台最末位的杜鹃却把目光投向了台下的肖毅,眼神复杂。
  肖毅捕捉到了杜鹃的目光,他一时想不明白杜鹃眼神的含义,但有一点他敢肯定,那就是她对自己是不友好的。
  果然,散会后,杜鹃来到他办公室,脸色很不好看,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肖毅,看不出你还真够狠。”
  肖毅以为她是为早上他的“暴行”来讨伐他的,他当然不想在办公室跟她吵架,就本着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说道:“杜副行,对不起了,早上多有得罪。”
  没想到杜鹃却说:“我在跟你谈公事!”
  “公事?公事我怎么狠了?这您要讲清楚,不能欲加之罪。”
  “你说呐,朱强已经被你淘汰出信贷部了,你干嘛还要赶尽杀绝,非炒了人家的饭碗?”
  肖毅听明白了,作为跟朱强同为王辉阵营里的一员,杜鹃是为朱强打抱不平来了,他很生气,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就该给他背着私吞客户利息的罪名,不争也不辩,还跟上次一样,再蹲回监狱你的甘心了是不是?”
  见肖毅的口气严厉起来,杜鹃的气势弱了下来:“你别又把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抖落出来,我在跟你说朱强。”
  “是不是朱强找过你?”
  “是的,昨天头下班就找我了,但你晚上回来得太晚,没容得我跟你说。”
  肖毅心想,晚上谁知你们母女俩唱的是啥戏。说道:“杜鹃,朱强的事你不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吧?”
  “我当然明白。”
  “既然明白,为什么还来怪我?你是不是觉得所有倒霉事,都该我肖毅扛起来?你们就心安理得了是不是?还是有人给你授意了什么?”
  杜鹃的脸一红,说道:“咱们俩说话别牵扯到别人,是我自己想警告你,别把事做绝,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看来,你明白了我说的意思,好,很好。”肖毅背过身去,这就是他的妻子,一个跟他生活了好几年的妻子。
  他悲愤的眼圈都红了。他抑制住自己的感情,默默地说道:“杜副行,我还有事,请回吧。”
  “别以为这是你办公室你就有权力赶我走,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讲。”
  肖毅转过身,看着杜鹃。
  “别以为你总行有关系就想着反攻倒算,我告诉你,底下的人给你使个小绊子你就得栽跟头!”杜鹃恶狠狠地说道。
  肖毅反问:“你这是在警告你老公吗?”
  杜鹃眉毛一扬说道:“老公?你拿我当妻子了吗?如果你拿我当妻子对待,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告诉我你背后的关系是谁?你不拿我当妻子,我就不拿你当老公。”

  正说着,俞歌推门而入,她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惊喜,刚要说话,看见杜鹃在屋里,就迟疑了一下,为刚才的冒失感到脸红。
  杜鹃生气地说道:“进主任的办公室不知道要敲门啊?”
  俞歌赶忙说道:“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忘了敲门……”
  肖毅料到俞歌有事,就对杜鹃说道:“杜副行,我要工作了,如果您的指示还没完,一会我去您办公室聆听。”
  杜鹃不好再闹下去,她狠狠瞪了一眼俞歌,嘟囔了一句:“鬼鬼祟祟,非奸即盗。”说完,转身走了,出去的时候故意将门打开。
  肖毅唯恐俞歌尴尬,关上门说道:“更年期,别理她,什么事?”
  俞歌这才说道:“我写了一篇咱们清理陈欠的稿子,没想到还被总行的滨银快报采用了,您看!”
  俞歌兴奋地将手里的《滨银快报》摊到肖毅的办公室上。
  肖毅看后,鼓励她说道:“不错不错,虽然字数不多,该说的都说了,该表达的也都表达了,逻辑性、条理性很强,但有一点你要注意,这句话,部主任肖毅亲自统筹部署,这话太多了,超出我的职务权限。”
  俞歌脸一红,说道:“那该怎么说?”
  “应该是行领导就对了。”
  “可是,徐行长领导没这么做呀?”
  “他不阻止不反对就是对咱们工作的支持。”虽然肖毅有一百个理由不想这么说,但对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他不能把俞歌往偏路上引,必须正确引导:“你想想,我在你眼里是领导,在咱们行、在分行、在总行,我算领导吗?连个小组长都算不上。”
  “但编辑并没有给我改。”
  “那是编辑失职,要么就是他偷懒或者正赶上审你稿子的时候犯困了。”
  俞歌笑了,说道:“好,我以后注意。”
  肖毅将报纸还给她,说道:“小俞,以后多写点,扩大咱们支行在系统的知名度。”

  “老周让我只写咱们信贷部的事,别的部门不涉及。”
  “咱们信贷部的事就多了去了,你可以把视野扩展到贷款户上,你看,一个企业要想长期发展,就必须要和银行保持一种稳定的业务往来。每个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资金链是最关键的问题,资金链断裂对于企业来讲是致命的,即使是像宏大集团那样的大公司也会去银行贷款,甚至有些企业暂时不缺钱也会贷款。他们在贷款的帮助下,如何使企业发展壮大,这里大有文章可做,你多跟老周他们下企业、下农村,这样的例子多的是。”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还想呢,下一篇稿子没得写了,这下有素材了。”俞歌说到这,看着肖毅:“主任,还有一事我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