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31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回坐在对面安静听着,今天,似乎宋融江想要主导这次谈话。
  宋融江继续自顾自说道:“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不就是个死嘛,后来,我发现,死还是有点可怕的。再后来,我发现我也不能免俗,我现在怕得要死……”
  “我看到过那么多有关死亡的诗句。”宋融江弹了一下烟蒂,“可是亲身体会,和那些都不一样。你知道等死是种什么感觉吗?人在怕死的时候,就会开始拼命回忆自己的过去,每一个瞬间,很多事情,时间被拉长,感官被放大,那些好的,不好的事情,都在你的脑子里回荡。对事情的认知,也变得清晰。我想到了很多人,我的母亲,女人,那些我杀了女人,还有……你……”

  吐出那个“你”字时,宋融江的眼睛上翻着,下眼睑上方露出眼白,死死瞪着苏回。
  苏回默不作声,抬起头来毫无畏惧地回看向他。
  “苏老师,尽管我们之前的谈话很愉快,但是还是有很多事情,我逐渐想清楚了……”宋融江笑着看向他,那眼神有些阴邪,“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把我当作研究案例才来这里看我的吧?”
  他吸着烟继续说:“你这个人,好像和一般的人不太一样,你会对我这样的变态着迷,你在试图探视我的内心。我最初就知道这一点。我太寂寞了,也就不计较这些了,我对你的试探并不讨厌,可是我也不太喜欢你深入到我的世界里来……”

  苏回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他就那么安静地听宋融江继续说着。
  “从开始,你就是为了裴薇薇来的吧?你关注的,只有这一点。你把你的目的性掩藏了起来,可惜,我在反复回想我们的对话时,还是越来越确认这一点。”宋融江说着,“无论我对你,对其他人说了多少次,那个女孩不是我杀的,你们始终是怀疑我。”
  在审问室外值班的狱警也发现今天的谈话不太寻常,他们互相皱眉对视着,有些迟疑,但是在开始之前,苏回已经叮嘱了他们,除非他的生命受到威胁,否则无论里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进去。
  审问室里,苏回的面色如常,事到如今,他也似乎没有再掩藏的必要了。

  苏回咳了几声,看着宋融江开口道:“我没有说谎,寻找裴薇薇,也是研究你这个人的一部分,甚至是关键的一环。然后我要纠正一下,我并不是怀疑你杀了她,我是确认你杀了她。我了解你,所以我知道,你在一直强调这个谎言。”
  宋融江叼着烟,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他,有瞬间,苏回就算只有一只耳朵可以听到声音还是听清了他后牙相触的轻音。
  然后宋融江笑了,露出了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他张开了口,发出了恶魔般的低语。
  “别做梦了,你,还有那些无能的丨警丨察,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在哪里。”
  下午两点,华都市区,乔泽带着一位实习小丨警丨察站在一处金属门外,从外面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独门独户的院落,建筑只有一层,像是一处仓库厂房。
  乔泽按下了眼前的门铃,门铃声很大,隔着一扇铁门也可以清晰听到。
  他们一直在根据之前苏回的推论进行调查,在苏回圈定的位置之中,所有建筑和人员都进行新一轮的登记和排查。
  为此,重案组从当地分局调了十余名刑警和辅警。所有人员分散排查下,嫌疑圈已经逐渐缩小。
  今天已经排查到了紫色/区域中的最后几个街区,为了加快速度,他们一共分了八个组,乔泽和一个刑警队的小丨警丨察一组。
  那名小丨警丨察叫做齐石,开始的时候乔泽叫不习惯,总是有种冲动想给里面加个“白”字,后来他把这名字记成了“其实”,也就不那么别扭了。
  见里面迟迟没有回应,乔泽又按了一遍门铃。
  身后的齐石手中对着表格,汇报着这里的情况:“这里原来是个食品公司的仓库,后来被私人买下,变成了一处画廊……之前登记过联系方式和负责人,画廊的老板名叫傅云初。”
  “画廊?”乔泽仰头看向这栋建筑,老旧的仓库经过改造,平添了一种艺术气息。
  “是的,业主傅云初是华都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曾经有留学经历,他的新作在拍卖会卖出了一百五十五万的价格。”
  乔泽感慨:“一张画就是普通人几年的工资,这画家看起来有点水平啊。”
  看里面没有声音,齐石又问:“我们用打电话联系下这位傅云初吗?”

  乔泽道:“再等等。”
  两个人正说着话,面前的铁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瘦高的男人,他的面色白净,眼睛细长,留着短发,乔泽判断,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位画家傅云初了。
  乔泽往前走了一步道:“傅先生吗?”
  男人点头:“我是。”

  乔泽按照流程亮出自己的警官证:“你好,我是华都重案组的乔泽,最近我们在调查一起案件,还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调查。”
  那位叫做傅云初的男人把他们让了进来:“我这里就是一个画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乔泽问:“我们只是进行下核对,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是吗?”
  傅云初回答他道:“是啊,毕竟创作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我画画的时候需要足够安静。”

  “你平时住在这里吗?”
  “有时候画得晚了我会在这里留宿,偶尔也会回家住。”
  乔泽和傅云初核对了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信息,包括傅云初的登记车辆,平时往来这里的时间,还有宁珂遇袭那天他在哪里。
  傅云初有条不紊地答着,还取出了两张电影的票据,时间正好宁珂失踪的那天晚上。
  乔泽看了一下男人的手:“傅先生,你的手腕受伤了?”
  他看到了傅云初的手腕上有一处像是被人抓伤的,而且伤口是在不久前形成。
  傅云初掩了一下伤口:“是之前画画削铅笔的时候划伤的。”
  削铅笔划伤的伤口怎么会出现在手腕上?而且是左手腕内侧?
  乔泽有点起疑,他没有戳破眼前的男人,继续道:“那有些不巧,我看伤口还很新,傅先生不需要处理一下伤口吗?”

  傅云初笑了:“不急,等送走你们我再处理,已经不太疼了。”
  乔泽问完了以后还想检查一下,往他身后看去:“傅先生这里挺大的,怪不得过了这么久才来开门。”
  傅云初道:“是啊,我在最里面的画室里,一路需要穿过来,刚才让两位久等了。”他的回答非常平静,“两位警官要不要喝点什么?”
  齐石刚要说我们一会就走,乔泽就接话道:“可以,你这里有咖啡吗?”
  在说到咖啡这个词时,他注意着傅云初的脸上变化。
  傅云初似乎没有料到他们会留下来,愣了一下说:“我这里没有咖啡,你们要不要喝点茶?”
  乔泽道:“茶也可以。”
  等男人离开,乔泽给齐石打了个手势,随后给陆俊迟拨了个电话,他捂着蓝牙耳机小声汇报了情况,然后对陆俊迟道:“陆队,我觉得这个人有些可疑……”
  刚才他们已经问了几家,大部分都是核实了一下情况,排除嫌疑就匆匆离开。只有这里,乔泽问得比较细致,他觉得这画廊有点古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