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53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回哦了一声,又接了过来,毫不在意地咬了一口,然后对陆俊迟说:“包子皮的韧劲没了……”
  陆俊迟:“……”
  他打定了主意,下次的话,一定要把食物检查好再给苏回。
  折腾了一圈,终于是有惊无险按时到岗。
  重案组里的其他的队员早就已经到了,案子的卷宗也终于到齐。
  众人先听刑警队的齐队长介绍完了案件的情况以及调查进度。
  陆俊迟做好了工作安排就带上苏回和物鉴,跟着齐队长一起去了第二案的案发现场。
  齐队长本名齐正阳,是总局刑侦二队的一名老队长,今年四十多岁,做派有些守旧。这一案从分局提上来以后,最初是他带人去看的,所以这一次还是他陪着过来。
  这是一户复式顶楼,楼下是客厅餐厅厨房以及洗手间,两间卧室还有书房都在楼上,这复式的面积不小,估计有将近两百平。在寸土寸金的华都,能够有这么一套精装的住宅,这家人也算是中产了。

  这一案刚刚事发两天,家中的其他成员暂住去了亲属家,犯罪现场还被很好保护着。
  苏回戴上了手套和脚套,他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有些浓重的血腥味,直接被呛得咳了几声。
  陆俊迟也扫视着案发现场的环境,然后他看向了苏回,十分奇特的是,只要拿起那些资料或者是来到现场,苏回身上的那种懒散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情专注。
  苏回先整体看了看一楼,低头观察地面上的痕迹,上面被之前的物鉴做了各种的标记,在各处放了标牌,其中的一号位就是曾经妻子谢佩兰尸体所在的位置,二号位是婆婆受伤摔倒的地方。

  苏回先从一号位看起,根据之前的现场照片以及留下的尸体痕迹固定线,可以看到谢佩兰是平躺在电视柜旁的。
  今早刚刚拿到的验尸报告上也写,死者是多次头部重击造成颅骨骨折,脑部重伤,出血而死。
  随后苏回的目光落在了墙面上的血迹上,那些血迹明显是妻子重伤后喷溅形成。
  那是现场最大的一片血迹,大片的红色在他眼中是模糊的一片。
  苏回又走往前走近了一步,这才看得更加清晰一些,可以看清血渍四周那些微小的血点。
  复式楼装修精致,所有的墙上都铺设了一层暗花的墙纸,那些血迹就是喷射到墙纸上的。
  随着刑侦技术的发展,血液早就成为了刑事侦查之中的重要物证之一。

  血液之中不仅含有大量的信息,血溅形态更是值得研究的方向。由于血液的颜色,质地特殊,流动性,渗透性都不同于其他的液体,血溅形态更是有其特殊性,国外甚至有专门的血溅形态分析师。
  比起那些错综复杂的谎言,伪证,血溅形态往往是最不容易造假的信息之一。
  在没有尸体以及其他物证的情况下,血迹就可以呈现出诸多线索。
  看着那些墙上的暗红色血渍,苏回轻轻皱眉,他之前也到过一些案发现场,更是看到过很多案发后的照片,可是这墙上的一片血迹却是和他过去看到的都不太相同。
  那血迹仿佛有生命般,像是被毛笔晕染而出,在墙纸上绽放出了一朵朵妖艳的花。
  这些血迹,像是要告诉他们一些什么……
  陆俊迟看到苏回进屋以后,一直在观察这一片血迹,他凑过来问:“这里有问题?”
  苏回嗯了一声,然后道:“我需要看得清楚一些。”
  说着话,他用带着手套的手指描摹过墙面上血渍的范围,到了下方低矮的地方,他腰伤刚愈,不太方便,索性就跪了下来。
  陆俊迟小心提醒他:“地上脏,你要不垫一下……”

  苏回完全不介意:“回头洗裤子就是了。”
  苏回仔细把墙上的血迹看了一遍,侧头问站在一旁的齐正阳:“齐队长,你之前问到的供词是,婆婆听到了异常声音就下楼查看对吧?”
  齐队长唉了一声:“丈夫,公公的证词都是这样,我今早去医院,去问过了刚刚苏醒的婆婆,也是这么说的。”
  苏回道:“那么这些人,很可能都在说谎。”

  听他这么说, 在场所有的人脸上都显出了不解之色,不知苏回是从哪里推断出来的。
  就连一旁的物证蒋向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所有人围拢着跪在地上的苏回, 等着听他的解释。
  陆俊迟早就给齐队长还有蒋向介绍过苏回是重案组新来的顾问。
  来的路上, 大家客客气气地打过招呼,可是他从众人的眼神里还是可以看出来,那位齐队长对苏回有点质疑。大概是觉得苏老师看起来太年轻了, 而且弱不禁风的, 不像是有什么经验。

  现在苏回只在现场待了一会, 就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还在质疑他们之前提供的证词, 齐队长有些不快。
  “如果按照那几位证人的证词,嫌疑人撬锁进门,拿着凶器,直奔正在客厅的谢佩兰, 在妻子没有反应叫喊之前, 就把她迅速击倒, 凶手用类似棒球棍的凶器,在谢佩兰的头上连续击打了十来下, 导致了她的死亡,这时候婆婆听到了声音下楼。”苏回说到这里, 抬起头看向齐队长,“我复述的没错吧?”
  齐队长点头:“对,几个人都是这样说的,这有什么问题?”
  苏回侧头, 指着墙上的血迹道:“可是这片血迹, 却呈现了和证言完全不一样的情况。”
  物鉴蒋向有些疑惑:“这就是喷溅形成的血迹, 重力击打造成,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干涸,进行了提取化验。”他比对了一下化验结果,“血液属于谢佩兰,没有发现酒精和药物,其他的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
  苏回指着那片血迹解释道:“特殊之处不在这血液,也不在血溅形态。伴随着每一次的击打,谢佩兰的血液会喷溅在墙纸上,形成血渍。在击打停止时,血液就会有时间渗入墙纸。当血迹半干的时候,新一次的血迹又喷了上来,这时候,多余的血迹会顺着墙面流下,但是还是有一部分血迹继续渗入。”
  他的指尖在那片红色上面划过,指了指上面颜色较浅的部分,又指了指一旁颜色明显深的部分:“正是因为这样多次的喷溅和渗入,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血迹最后呈现了不同的深浅。”
  陆俊迟听到这里,明白了过来,他蹲下身来仔细观察:“也就是说,深一些的地方,可能是喷洒了多次血迹的,而那些浅淡的地方,可能是喷溅了一次血迹?”
  苏回点头:“血液渗透越多的地方,颜色会稍微深一些。”他指着中间最深处,“这里可能喷溅了三次血液。”
  “有道理……”

  苏回一指出这些异常,蒋向就马上发现了,这是他和之前的物鉴都忽略了的微小细节,“这些深浅差异是血液渗透造成的,如果鲜血还没有来得及渗透进墙纸,就喷上了新的血液,血液就会融合在一起,并不会形成这样的痕迹。”
  苏回继续指向墙纸:“我看了一下这个墙纸,渗透性并不很强,能够形成这种痕迹,说明击打之中的时间间隔可能比较长。”
  蒋向在一旁连连点头:“苏顾问,你分析的很有道理,稍后我们会收集一些墙纸,在物鉴实验室进行模拟试验,看看多大的时间间隔可以形成这样的痕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