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34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呀,你是不是有脚气?”朱新福又冒出一句不着四六的话,把小米和苏剑锋都听愣了。

  小米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抢了人家的酸奶就喝,也不管人家之前喝没喝过,真有猪性,啥也不嫌弃。
  “就是,酸奶这东西按中医的说法性子是发的,你头上有伤还是少喝为好。”朱新福吸了口酸奶便坐到了苏剑锋旁边。
  只好把刚接过来的这一份给苏剑锋,他推托着没要,说自己不渴。
  小米又傻了,这是给你的吗?

  “谢谢,谢谢。”朱新福见状忙把苏剑锋手里的另一桶酸奶拿了过去。
  一边说一边把放在条椅上的酸奶递给了小米。
  苏剑锋倒没在意,居然说朱新福说话挺有意思。
  “你这位朋友有意思,真够智慧的,我这才弄懂是什么意思。”苏剑锋突然边笑边摇头说。
  “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头上有伤吗?他偏说我有脚气还溃烂,懂了吧?”
  小米摇摇头,不懂。
  “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听说过吧?意思差不多,说我坏透了。”

  “二猪头你个……”小米就差把脏话骂出来了。
  李晶晶拿着三瓶北冰洋回来了,看见朱新福愣了一下,这不就是小米视频里的那位撸串哥吗?
  这次朱新福表现得出奇正常,打招呼也有礼貌,四人三瓶汽水,他表示不能喝,喝了怕打嗝声大吓着大伙。
  已经12点多了,李晶晶提议买些东西去湖心岛找个地方野餐,朱新福兴奋了起来,立刻向大家介绍出了北门有个老天桥熏鸡店正搞活动,熏鸡半价,二十多元就能买到一整只,再来一根肉粉肠才十块钱。
  出了西门往北走,龙爪槐胡同里有家社会老年服务社,那里卖的猪皮卷熏香软糯,还有肉笼(一种把肉馅卷起蒸熟的面食)也味道不错。
  “离了肉你能死啊?!”小米打断了朱新福,刚才他表现出的烦人劲儿让小米决定不再对他容忍了。
  反正装淑女的是李晶晶,自己不需要。
  米依兰一听朱新福也在,就对小米说出了北门往西不远有家老北京大刀铜锅涮肉,老板也是老街坊,能给小米省点钱。
  “怎么什么事儿到了你这儿都这么别扭,请客不早说,我们家饭刚端上饭桌!”
  “离了张屠夫,还得吃连毛猪?不用你!”小米拨通了米依兰的电话。
  “别看我,我不认识素餐馆,这一带没有。”
  苏剑锋建议就近找一家饭店就好,他看了看朱新福。
  小米没理他,上午在医院答应请苏剑锋吃饭陪罪,正好今天人多,把米依兰也叫来,聚一聚。
  小眼睛看着田小米,半晌说出一句话:“你今天说话的声儿怎么这么脆呢?”
  朱新福的热情被泼了瓢冷水,还有好多没介绍呢,南来顺的羊肉串、牛筋和排叉,菜市口大街口的那家扒鸡……。
  定了地点往公园外走,没多远就到了,米依兰比他们还先到,正和老板站在门外有说有笑地聊天呢,很熟的样子。
  “这是这家饭店的老板陈拓,我们是发小儿。”米依兰给大家介绍。
  “不是都你们公司的吗,怎么二哥也混进来了?”陈拓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最后面的朱新福。

  “他和小米认识,正好在公园遇在一起了。”米依兰解释。
  “呀,你就是米姐啊,幸会幸会!”陈拓过来准备和小米握手,见小米没反应又把手缩了回去,伸向门口:“里边请。”
  小米看了朱新福一眼,又是他搞的鬼,自己踩他这事八成他朋友全知道了,大宝二蛋叫自己米姐,今天这个陈拓也叫,都比自己大好几岁,也不知他们怎么叫得出口的。
  在米依兰的安排下,苏剑锋坐在了正对雅间门的位置,李晶晶坐在他右面,左面是米依兰、田小米。
  朱新福倒是挺知趣,挨着小米坐在了最外面的位置。
  聊起这顿饭的缘由,朱新福才知道小米踢飞腿的事。
  “呀呀,这是又踹了一个,神脚啊!”
  “你刚伤了别人就请人家吃饭,伤我多长时间了欠的饭也没落实。”
  小米是不打算理他了,他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份了,故意晾着他和其他几人说话。
  可临到结帐的时候他又出来胡说了。
  这一顿饭气氛还不错,朱新福总算没捣乱。
  小米总算找到了对付朱新福的办法,越和他叫板他越来劲,只要不理他,很快就老实了。
  “嗯,她爱吃肉就是爱好,我爱吃肉就叫不吃肉能死。”朱新福一脸怨言地说。
  “小米还没怎么吃呢,她最爱吃肉,拿北京话怎么说来着,叫好这口儿,是吧撸串哥?”李晶晶见朱新福在这几人中显得实在是有些孤,便对他说。
  “吃不了了吧?”苏剑锋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
  “再来两盘肉!”小米对服务员说。
  李晶晶不怎么吃肉,眼见着肉全让朱新福吃了,苏剑锋吃饭又比较矜持,就开始不停地给苏剑锋夹肉。
  点了几盘肉被他一个人就吃了一半。
  虽然还是没人理,好在有的吃,朱新福埋头只管吃,一边吃一边听几人聊着公司的事。
  直到菜端上来他才跟着服务员一起回来。

  没人理的时间一长,朱新福自己也觉得没趣,和大家打了招呼到外面和陈拓聊天了。
  苏剑锋要和小米抢着结帐,让小米请客是开玩笑的,一起吃饭不能让女孩花钱。
  俩人争执中,朱新福冒了一句:“小米你快停吧,男人结帐天经地义。”
  “用你管?”小米说了坐到饭桌后和朱新福的第一句话。
  最后的结果当然还是苏剑锋把帐结了,880元。
  陈拓亲自来给打折,收了680元。
  “陈拓,我记得你这饭店价格挺亲民啊,怎么,调价了?”米依兰问。
  “兰兰,现在的物价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工、房租……,哪有不涨的?要不我给你把菜单拿来看看?”陈拓满脸堆笑地说。
  苏剑锋连说不用了,都是朋友,五个人吃一顿涮羊肉人均一百多不算贵,再说今天吃得肉多,还不停感谢陈拓给的折扣。
  小米觉得有些纳闷,不是应该服务员过来结帐时把菜单给顾客吗,怎么到了他这儿还得要才给拿来?
  服务员端上了饭店赠送的饭后水果。
  小米借口去洗手间溜到了吧台。
  把菜单要来一看,这顿饭本来就是680元。
  “别别,看来这事儿没办好,我二哥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他可能是看那个男的不顺眼,总之二哥是个好面子的人,这事您可回去千万别说,算我求您。”

  “这么说我得领你的情啦?”
  “那就不一样了,钱不紧就给个三五百,要是不方便记帐都行。”
  “要是我结帐呢?”
  “别,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可一分钱没多收啊,二哥说了,要是那个男的结帐一分不用免,他有钱。”
  嗯?小米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陈拓连忙拉住小米:“米姐这事儿你回去可不能说,咱们不是外人,我告诉你实话,我这家店可是从我爸手上接过来的老字号,诚信待人、童叟无欺,今天这么干都是二哥的主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