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41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马上就24岁了。”小米答道。
  “我叫朱新梅,你叫姐就行,我母亲王秀,你叫伯母或者阿姨都行,几岁了?”
  看得小米浑身不自在。
  “多有礼数,这姑娘好,好。”王姨不住地夸小米,自打坐下眼睛就没离开过小米。
  朱新福这时正用眼神对他姐和他妈表示埋怨呢,都没顾得上给小米介绍,米依兰介绍说:“这是我公司同事田小米。”小米站起来身来给二位半鞠了一下。
  “谁家的姑娘这么水灵啊?”朱新梅把母亲扶坐下后坐到了小米对面,米依兰的身旁。
  按这么推断,朱新福的父亲应该算老来得子了,怪不得年纪轻轻就那么宠着他,让他把那么多钱拿在手上挥霍了。
  朱新梅看起来差不多有40岁的样子,长得和朱新福差不多,小眉小眼,不过脸不像他那么圆。
  不会是朱新福故意安排的吧?
  小米看了看朱新福,正对着他姐满脸旧社会呢,好像不是,应该真是偶遇。
  “妈,你快点吃饭吧,您弄错了,田小米不是您的儿媳妇。”朱新福说着把一筷子肉从火锅里夹到服务员刚给拿来的空碗里。

  “你闭嘴!你以为我人老糊涂了?”王秀训斥道。
  “小米,你是南方人吧?”朱新梅问。
  “我是重庆人,不是市里的,是下面县里的。”小米说。
  朱新梅马上也开始神说了:“我说嘛,我们小时候都说苏杭二州出美女,现在人们一提就是重庆美女,看皮肤这个细,这个白啊,将来有了小孩一定要遗传你的基因,别像我们小福一样,你看他那皮肤,和土豆皮似的。”
  “姐,你们怎么回事,说了小米不是我女朋友,你们这样搞得人家下不来台!”朱新福声音也变大了。

  “你长本事了,敢和你姐喊了?你再说话看我不撕你!”老太太也发怒了。
  “我们真的不是……”小米想从老太太手中把手抽回,没想到老太太就没打算放她回去,抓得更紧了。
  “行了,不是,不是就不是,不用这么难为情,逗你们呢。”朱新梅一边笑着一边把身子往椅子上一靠,从包里掏出烟,抽出一支,把烟盒往桌子上一扔。
  中华金中支,100元一盒,小米今年回家过年时在别人请客的饭桌上见过,看来朱新福这个姐姐就是很有钱啊,要不然怎么能买两百多平的房呢?
  小米和朱新福的解释对于这母女俩完全没用。
  哎呀我天,不枉为姐弟,这说话方式有点像啊。
  “哈哈,逗你呢,那我就抽了。”转身又对朱新福说:“秤砣的饭馆算什么公共场所,不和咱家一样嘛。”
  “我……”小米觉得自己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左一刀右一刀,刀刀不离后脑勺。
  “那小福要是抽烟你介意不?”
  小米忙说:“没事儿,我不怕烟味儿,我爸也抽,我都习惯了。”
  当朱新福对她说公共场所不能吸烟时,朱新梅问小米:“你介意不?”
  母女俩把小米家的情况翻了个底朝天,也把朱新福捧上了天,还说南方姑娘好,血缘远,将来小孩儿聪明。

  “对了,前些天我舅舅要介绍人到我公司就是你吧?”朱新梅这么一问小米才想起来,那个神经病王壳郎说让自己去小梅的公司上班,原来这个小梅就是朱新福的姐姐啊。
  怪不得他那么快就帮自己找到了工作。
  “我那天是开玩笑的。”小米不好意思地说,心想,我是学服装设计的,谁知道你那公司是做什么的我就去?
  “开什么玩笑,来就行了,马大鼻涕的公司哪有我们公司好,你在那儿挣多少钱,我给你翻一倍!”
  还是米依兰出来替小米说话了,说小米喜欢现在的专业,年轻人都有理想,不光考虑钱的因素。
  小米觉得自己快熬不住的时候,朱新福挺身而出了一次。

  他是儿子当然做什么都好意思,说她们三人已经和人约好下午见面,现在得赶紧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朱新梅压根就没信他的鬼话,只顾吃饭不吭声,也不腾地方,朱新福想走也过不去。
  还是王姨通情达理,放开了小米的手说:“那就快去吧,以后得常和小福回家来啊,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
  朱新梅这才松口,问了声:“今天谁请客?”
  “是我请客,小梅姐,你们看还需要点啥?”米依兰回答道。
  小米一拉脸,马上问朱新福:“这事儿是巧合,你们家人不可能见个姑娘就认儿媳吧,这也是巧合?”
  朱新福咧嘴又笑上了,看来他也怕小米怀疑这事儿是他干的。
  “没,这事我看出来了,是巧合。”小米忙说。
  原来自己想过什么她都知道,自己就那么透明吗?
  接下来米依兰又向小米解释今天的偶遇确实和朱新福无关,不是刻意安排的。

  怪不得呢。
  “小梅姐比我们大十多岁,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人家就是大姑娘了,在我们这一茬孩子里,小梅姐就是半个长辈一样的存在。”米依兰向小米解释道。
  从包间出来后,小米才发现一向强悍的米依兰原来也怕朱新梅,一句她结帐后,米依兰连推让一下都没敢,出来后也只和秤砣说了声小梅姐结帐就离开了。
  能脱身才重要,骗子就骗子。

  我滴天,朱新梅严肃起来还挺吓人的,小骗子,连自己也算进去了。
  “我结帐,你们走吧,一帮小骗子!”
  “咳,肯定是秤砣说得啊!”
  “那秤砣听谁说的?”
  朱新福一下嘴瘪了。
  “行了,你就别逼他了,他们这伙人指不定拿哪个姑娘开玩笑,乱点鸳鸯谱过嘴瘾呢,没准儿秤砣是从大宝和二蛋那儿听的玩笑话呢?”米依兰出来解围道。

  “对,这事儿我得问问那俩小子。”朱新福顺着竿就爬。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咱们只能做朋友,如果你乖的话,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否则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小米正色道,这种说话方式不是她自己的,电视剧里多的是,随便学两句就来。
  “啊啊,你这话我真奇怪,莫非你还有别的想法?”朱新福居然嬉皮笑脸地反问起小米来。
  这事不用再和他纠缠下去,这也算是正式通知他,自己和他没可能。

  一顿本来气氛很好的午宴,让朱家母女的出现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复杂感觉来。
  米依兰让朱新福先回去,她把小米送到地铁站,她认为小米如果真的对朱新福一点感觉也没有的话,从饭店出来后说这几句话是对的。
  “其实我一直对他喜欢我这个事有点怀疑,如果是真的,有好几次我都逼他说了,他还说反话。”
  米依兰笑了:“你还是不够了解这个人,啥都好,就这个毛病特臭,嘴硬得像茅房里的石头一样。”(老北京人把厕所称茅房)
  啥人啥命,后来就出现了燕儿这么一个主动要扑他的姑娘,可从今天朱家母女对小米的表现来看,至少朱新福和燕儿还没到谈婚论嫁那种地步。
  “他就是先想办法通过别的方式向你传达一种信息,然后等着你扑到他怀里这才算美满,确实有点病,我是这么认为的。”米依兰也同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